第157章 這個女人懷過我的孩子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34:39
A+ A- 關燈 聽書

第二天晌午,喬御琛正準備結束一上午的工作,出去轉轉的時候,手機響了起來。

見是老爺子打來的,他表情凝重幾分。

想到前段時間,他才失去了自己的孫子,喬御琛將手機接起。

「喂。」

「喬御琛,我問你,你會跟安然在一起,是不是因為她曾經是御仁的女朋友。」

老爺子的口氣裡帶著很深的怒氣。

喬御琛凝眉:「這件事情已經過去了。」

「過去?御仁死了,你就想把所有的事情都一筆勾銷了?你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御琛吶,御仁是你的親弟弟,雖然你們不是一個母親所生,可你們都是我喬家的骨肉,我已經讓他,把所有的一切都讓給你了,你說,你為什麼還要這麼對他。安然那個女人,就是個禍害。」

喬御琛閉目:「別說了,我不想跟你討論這個話題。」

「你是良心不安了吧。」

「御仁的死,是意外,我沒想要他死。」

「我看你巴不得他去死,這樣,你就可以高枕無憂了,是不是?」

喬御琛咬牙,緊緊的握拳,這是他親爺爺說出來的話。

好,真的是很好。

「對,我巴不得喬御仁去死,這樣,喬家就是我一個人的了,我不用再去在乎顧雲清那個女人的蠻不講理,不用再想方設法的報仇,因為喬御仁,就是她的報應。我不用再聽你嘮叨,用財產威逼我,動不動就要我捨棄我珍惜的一切,去守護你想要的。不用再管喬御仁的未來,不用擔心他來破壞我的婚姻,我很開心,開心的不得了,這樣,你滿意了嗎?」

喬御琛將手機狠狠的一摔,扔到了地上,拉開門就要往外走。

可是門打開那一瞬,他一眼就看到了書房門外五米處,正站在樓梯口,手裡端著水杯要上樓的安然。

她怔怔的站在原地,看著他。

很顯然,他剛剛氣頭上吼的那些話,她都聽到了。

他眉心微微一蹙。

又多了一起……誤會。

可是誤會就誤會吧,他已經無力再去解釋什麼了。

他閉目,嘆口氣,往門外快步走去。

他現在需要呼吸,不然,只怕自己真的會窒息而死。

安然在原地站了足有五分鐘,一動沒動。

林管家走上前,恭敬的站在她面前,對她鞠躬。

安然回神看向他:「林管家,你這是幹什麼。」

「夫人,剛剛少爺在書房裡說的話……你聽到了吧。」

安然握著水杯的手指緊了緊,點頭。

「那不是少爺的真心話,少爺雖然面冷,但是心裡卻不是真的那麼恨二少爺,我想,這通電話,一定是老爺子打來的,所以……」

「林管家,」安然打斷了他的話,她抿唇:「什麼也別跟我說,他的事情,與我無關,我不想聽,也不想管,御仁已經死了,我不會為了他去跟別人爭執什麼,因為我很清楚,御仁是怎樣的人。」

她說完,轉身上樓。

林管家急道:「那夫人知道,大少爺是怎樣的人嗎?」

安然腳步踟躕了一下,看向他。

林管家深深的給安然鞠了一躬。

「夫人,真的謝謝你,謝謝你那天救了我家大少爺。或許你不信,可我家少爺,他真的是個可憐人,以前的少爺不懂愛,所以為了自己的恩情做了一些傻事,可他現在,不正在接受您的懲罰嗎?

我是看著他長大的,知道他都經歷過些什麼。除了他的母親,我家少爺,這輩子沒有得到過誰真心的愛護,而就連唯一愛他的母親,也因為那場意外去世了。

他的心是冷,是狠,是毒,可把他變成這樣的,不是他自己,是那些……是那些一次次傷害他的人。夫人,這世上沒有人願意做天生的孤獨者,少爺,是因為被傷害和恐懼,所以才會……一步一步的孤立了自己。

他現在什麼都沒有,只有你這一個親近的人了,所以,我真的希望,即便全世界的人都不理解他,你也不要誤會他。」

安然沉默,未語,可是表情卻有些糾結。

「即便你不願意親近他也沒關係,別孤立他,別讓他更寂寞了,拜託了,夫人。」

林管家說著,又給她鞠了一躬。

安然站在原地,一動也沒有動。

林管家恭敬的離開,安然呼口氣,轉身,倚靠在樓梯的木欄杆上,半響一動未動。

廚房裡,阿姨做好飯端出來看到她。

「夫人,午飯做好了,您和少爺什麼時候用餐?」

「先放著吧,」她轉身上樓。

進了房間,她在床上坐下,想著林管家的話。

再想起剛剛喬御琛在書房裡的怒吼聲,她抬手捏了捏眉心。

「御仁,我該怎麼做,你教教我,我該……怎麼做呢。」

一個半小時后,喬御琛還沒有回來,出去找他的林管家也沒有動靜。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倒是廚房裡的阿姨上樓來請她下去用餐。

「夫人,剛剛林管家打來電話說,還沒有找到少爺,讓您一個人先用餐。」

安然盯著門的方向,應了一聲:「好。」

她手裡握著手機,糾結了半響,還是放棄了給喬御琛打電話。

如果不能給予對方愛護,從一開始,就不該給予關懷。

她下樓吃完飯後,就回了房間。

本來想睡一覺,可是她躺在床上,卻怎麼也睡不著。

正這時,樓下傳來喬御琛的聲音。

安然坐起身,隨手將書放在了手裡,裝模作樣的看了起來。

正這時,門口傳來敲門聲,阿姨畢恭畢敬的道:「夫人,少爺請您下樓。」

「有事嗎?」

「有客人來找您。」

客人?還是找她?

安然下床,開門跟傭人一起下樓。

來到樓下,安然就看到喬御琛身邊站著一個身高只有一米七五左右的白凈男人。

男人一看到她,立刻就要上前,卻被喬御琛一把抓住:「給我老老實實的站在這裡。」

「安然,安然太好了,你真的住在這裡,我在門口等你半天了。」

安然走近,凝眉看著對方,半響后才納悶問道:「你是……」

「我是黃漢呀。」

「黃漢?」安然仔細搜索了一下自己的記憶存庫,都不記得自己認識過這樣的一號人物。

「我們認識?」

男人無語一笑:「你是真不認識我了,還是飛黃騰達了,故意裝作不認識我的,我是安家的傭人曲美慧的兒子呀。」

安然望著對方,疑惑:「曲美慧?我怎麼不知道,她還有個兒子。」

「哇……」男人盯著安然:「你是打算裝作不認識我,對吧。」

安然無語,眼神也有幾分冷漠:「不是打算,而是我們本來就不認識好嗎。」

她就知道,跟安家扯上關係的,一定沒有什麼好人。

黃漢氣的臉都綠了:「你以前小時候的事情,我可全都記得呢,而且還記得清清楚楚的。」

「你這個人還真是奇怪,我明明就沒見過你。」

「好,你繼續裝就好了,」黃漢說著看向喬御琛:「您就是喬總吧,喬總,我聽說您娶了這個女人,可實在是太替您不值了,這個女人,就是個賤貨,她……啊。」

不等他話說完,喬御琛已經一拳揮到了黃漢的臉上。

他狠狠的掐著對方的脖子,「你最好給我把嘴巴放乾淨點兒。」

安然上前,「你讓他把話說完,我想聽聽,這個男人是想幹嘛。」

喬御琛看向她:「這種滿嘴污穢的人說的話,有什麼好聽的,林管家,把這個男人給我轟出去,以後不許再讓他出現在咱們家周圍。」

「是」,林管家正要上前,安然呵道:「讓他說。」

安然就是覺得,這個男人既然跟安家有關係,就有他出現在這裡的目的,今天不說,早晚也會說的。

林管家看了喬御琛一眼,見喬御琛沒說話,林管家也沒再動。

黃漢從喬御琛身旁往後退了兩步,保持安全距離后,捏了捏自己的脖子,這才開口。

「喬總,我剛剛說的都是真的,我跟這個女人都是在安家長大的,我對她真的是再了解不過了,她從小就愛勾引男人,光我知道的,就有葉知秋和喬御仁,後來,她高三那年,還跟我上過床……哎喲。」

他話還沒說完,又被喬御琛揮了一拳頭。

這一拳頭不輕,打的對方鼻子只淌血。

黃漢一看自己鼻子一直在流血,連忙吃痛的捂著嘴道:「喬總,我說的都是真的,這個女人,真跟我上過床。」

「你還敢胡言亂語,」喬御琛還要打黃漢,對方卻是只顧著逃跑。

他邊逃邊喊道:「天地良心呀喬總,我不是來羞辱您的,我是來告訴您實情的,您要是不信,可以去監獄里調查一下,這個女人真跟我睡過,還懷過我的孩子。

她在監獄里的第一個月,就流過產,這事兒,獄警不可能不知道,您去調查,一查就知道我說的是真還是假了。」

喬御琛飛起一腳,就將對方狠狠的踢到在地,踢的對方眼冒金星。

「林管家,給我把這個神經病拖出去,找人給我打,往死里打。」

林管家也是一陣氣憤,「是,少爺。」

這次,安然沒有再阻止。

林管家將人拖出去后,喬御琛走到安然身前,緊緊握住她的雙肩。

「你不用往心裡去,我相信你,我相信你是個好女孩兒。」

安然緊緊的握住拳頭,垂眸看著地面。

糾結良久后,她莞爾一笑,挑眉看向他。

「好女孩兒?呵,可是喬御琛,怎麼辦呢?他說的沒錯,我的確懷過孕,在監獄里的時候,也的確流過產。」。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