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小桃,再去添雙碗筷

A+ A- 關燈 聽書

第158章小桃,再去添雙碗筷

容離拿筷子使勁戳著碗中的飯菜,這人,真是的…

小桃在一旁忍俊不禁的道,「小姐,您再戳碗就要漏了。」

容離趕忙看了手中的瓷碗一眼,沒事啊。

反應過來小桃是在取笑她,便瞪了她一眼,「臭丫頭,就你話多。」

這些日子,她瞪眼的次數似乎有些多啊。

小桃絲毫不懼怕,反正小姐一向對她們很好,哪兒會生她的氣?

笑眯眯的上前給容離夾了菜,服侍她吃完飯後,便退下了。

容離和夏侯襄下棋的固定時刻已經斷了好些時日,容離看著棋盤上的棋局,磨了磨牙,都是他,勾起來她下棋的癮又惹事,害她連盤棋都下不好。

她曾捧著復刻的棋盤去找父親和兄長們,二哥就不用說了,一提下棋蹦到八丈遠,連碰都不碰。

父親倒是棋藝不錯,不過殘棋本就難解,她和夏侯襄下了那麼時間,才慢慢摸到些門道,這時一換人,下棋的風格變化很難再續,再說她父親的下法太過沉穩,一點兒也不適合破此殘局。

容敬是出了名的聰明,下棋也是有自己的風格,但有一劫,他太過深思熟慮,常常容離走一步,他得等半天,想出最佳位置才會落子,容離跟容敬下了一次棋后,再也不找他下了,太累人了啊!

端著棋盤又放回櫃中,這棋還得跟夏侯襄下。

就是什麼時候……等她氣消了吧!

翌日,夏侯襄又來,還是抱著一堆公文,容離不知道他昨天到底吃飯了沒,又不想先開口,所以坐在一邊拿著書心不在焉的看著。

今日他臉色好像不大好,神情更加鄭重,他不會遇到什麼棘手的事情了吧?

容離在一旁坐著,心理活動相當活躍。

時不時瞟他一眼,暗自琢磨。

殊不知,這一切都被夏侯襄看在眼裡,不過他不動聲色的任她猜,現在時機不到,還要再等等。

午時一過,容離這邊剛擺下飯,墨白提著食盒又來了,還是昨天一樣的說詞,容離讓他進去送飯。

墨白一撩嗓子,開始說,「主子,您昨天又沒吃飯,這可怎麼頂得住啊,事情再難辦,也不能餓著啊,兩天了,您就吃些東西吧?」

「拿走,不餓。」夏侯襄依舊頭都不抬的說道。

「我的爺,您這是跟誰啊?天大的事哪有身體重要,您聽屬下一句勸,就吃點兒吧。」墨白說的聲淚俱下,活脫脫一個為主子身體著想的好下屬。

「拿走。」

「哎,」墨白嘆了口氣,原路來到正廳,剛剛容離正豎起耳朵聽兩人的對話呢,此時墨白一出來,她裝作認真吃飯的樣子,夾了一塊子菜就聽墨白獨自念叨,「再這麼下去可怎麼辦?兩天一粒米都沒進,這麼餓下去身體非垮了不可啊!」

容離瞟了眼他,夏侯襄昨日回府都沒吃東西?

這幫人怎麼伺候的?

墨白搖著頭又出了院子,容離咬了咬唇,看了裡間的夏侯襄一眼,只見他又在收拾東西。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想著他是不是又要進宮,這一想眼神就忘了收回,直到夏侯襄走到她面前,她還看著人家呢。

夏侯襄見狀微微勾起了唇角,「我先走了,你多吃些。」

語氣溫柔似水,容離感覺雙頰又開始發熱,夏侯襄笑了笑轉身出門。

容離站起身,剛要叫住他,誰知夏侯襄走得飛快,沒等她出聲便沒了蹤影。

她心下有些懊惱,這人怎麼這樣,總是不吃飯,是要修仙不成?

一時間也沒了胃口,讓小桃等人將桌子收了,心裡都是墨白那句『主子兩天一粒米都沒進』的話。

小桃哪兒能答應,容離才吃多少就要收?那不餓壞了?

當下開口道,「小姐,可不能不吃飯啊,若是餓壞了,老爺夫人該心疼了,還有大少爺二少爺,若是知道您午飯吃了兩口便不吃了,還不得急急的趕來,看您是不是身體出了問題?到時再讓柳大夫給您醫治怎麼辦?」

邊說邊給容離夾菜,「您想想,是吃飯好啊,還是喝那些苦湯藥好?」

小桃這邊說著容離,容離那邊聽完心思便拐了個彎。

她一頓吃不飽,還有爹娘心疼,可夏侯襄一天不吃飯都沒有人心疼他。

先皇與太后早逝,唯一的親兄長又英年早逝,夏侯贊雖也是夏侯襄的兄長,但到底不同母,而且他即位后便削藩王配邊疆,夏侯襄是他唯一沒敢動的王爺。

容離想著,夏侯贊應該不是不想,而是夏侯襄的聲望太高,擁護者眾多,若是一個不好犯了眾怒,反而得不償失。

倒不如留在身邊看著,榮華富貴給是給了,同時還制定了些政策,想要奪夏侯襄手裡的軍權。

但是夏侯襄頗得先皇愛護,手裡有道遺旨,夏侯贊這才沒成功。

不然,若是收了軍權,夏侯襄聲望又高。

無論是功高蓋主還是兔死狗烹,夏侯襄的下場都不會太好。

容離只在端午節的宮宴上見過一次夏侯贊和夏侯襄相處的情景,雖然夏侯贊掩藏的很好,可他眼裡對夏侯襄深深的防備,是逃不過她眼睛的。

她嘆了口氣,出神看著門口的路,不知在想些什麼。

第三日,夏侯襄依舊準時前來報道,容離雖沒說話,可態度顯而易見的軟了幾分,夏侯襄心知應該是時機到了。

他站起身來,往圓桌旁走,看樣子是想要倒杯水來喝。

本在看書的容離抬起眼眸,看得出來夏侯襄腳步有些虛浮,到了桌邊甚至有些站不穩,一隻手扶著桌沿一隻手執起茶壺剛要倒水。

容離擱下書,幾步來到夏侯襄身旁,接過他手裡的壺,低聲說了句,「你回去坐著吧。」

說話也不看他,移過茶杯,將水倒好端至桌邊。

夏侯襄滿眼笑意,一瞬不瞬的看著容離道,「多謝離兒。」

「哼。」還是不置可否的哼聲,不過到底和之前有了不同。

午時一道,小桃自動自覺的帶著丫頭們進屋擺飯,容離看了看身旁的夏侯襄,到底還是硬不下心來,她揚聲道,「小桃,再去添雙碗筷。」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