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後半生為你而活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34:53
A+ A- 關燈 聽書

安心拉著喬御琛的手腕,急的哭了起來:「御琛,你可算是來了,你再不來,然然就要發瘋似的把我打死了。」

安然看著她,側頭冷聲一笑。

戲精就是戲精。

喬御琛看向安然,「你沒事吧。」

安然愣了一下,隨即搖了搖頭:「沒事。」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喬御琛甩開安心的手,眼神冷漠的落到了安心身上。

「安然既然會來找你們,就總會有她的理由,你不必每次都急著先跟我說,安然有多瘋癲。」

他伸手拉住了安然的手腕,將她扯到了自己的身後。

安然看著他的後背,有那麼一瞬,鼻頭有些發澀。

安心怔愣的望著喬御琛,「御琛……」

路月上前,拉著安心的手,將她拽到了自己的身側。

「喬御琛,即便你心裡再有氣,也不該對著安心發脾氣,這裡是安家,來找茬的,是安然。」

「這裡是安家沒錯,可安然也是安家的女兒,她來這裡,怎麼就是來找茬的?她只是回自己父親家裡,有錯嗎?」

喬御琛冷眼望向路月,想到路月對安然做的一樁樁,一件件的事情,他打從心眼兒里覺得憤怒。

「沒錯,這裡是安然父親的家,可是她剛剛欺負安心,你也看到了,為什麼你只幫安然說話,安心也受了委屈。」

「我只看到,她們兩個人在互相撕扯,到底是誰更受傷,還不一定呢,而且,安然是我的妻子,我不幫她,難道要幫外人?」

安心眼眶通紅:「御琛……在你眼裡,我是外人?」

「安心,我實話跟你說吧,我喬御琛,從來沒有愛過你,也從來沒有想過要娶你,曾經把你留在身邊,是出於愧疚,現如今,我的妻子,用她自己的肝救了你的命,我也將對你的愧疚,轉嫁到了我的妻子身上。

從此以後,我只會對我妻子忠誠,只會對她好,別人休想再利用什麼道德來綁架我,其實仔細想想,我喬御琛也並不再欠你什麼了,不是嗎?」

安心向後踉蹌兩步,雙眼迷濛的看向她:「你……你說什麼?」

「我說,我喬御琛,不欠你安心的,更不再欠你安家的,以後,你們休想再用四年前那一晚的事情來綁架我。」

安心的眼淚簌簌的從眼眶中落下,聲音有些無力:「我就說,當初我不該用安然的肝臟,我寧可死,也不想走到今天這一步,我一直……一直在等你回頭,一直在等你,可是你今天,竟然跟我說出這麼絕情的話,喬御琛,我即便對不起全世界的人,可我卻從來沒有做過對不起你的事情,所以,你不能這樣傷害我,我的心也是肉長的,也會痛,你到底知不知道。」

路月攙扶住他:「喬御琛,你怎麼能這麼過分,當時,我們是用了安然的肝臟,可你別忘了,我們可是支付了一千萬給她的。」

「一千萬?一千萬買你女兒的命?那你女兒未免也太不值錢了,還有,路月,我提醒你,安然也是安家的孩子,作為親生女兒,她拿到安展堂給她的一千萬,不過分。」

「喬御琛,」安心撕心裂肺的怒吼一聲:「你怎麼能直接喊著我媽的名字這樣跟她說話,就算你沒有愛過我,就算你背叛了我愛上了安然,我允許你傷害我,但你卻沒有資格針對我媽。」

喬御琛冷眼望向路月:「沒有人比我更有資格這樣對她。」

他說完,掏出手機,打開了一段錄音。

安然站在一旁,一直在看戲。

聽到錄音內容,她才知道,原來他剛剛是去找那個叫黃漢的男人了。

聽完錄音,安心凝眉:「這是什麼?」

她納悶的看向路月:「你又讓誰去做什麼了?」

路月看向喬御琛,握拳:「喬御琛,你這是玩兒的什麼把戲。」

「你自己心裡不清楚嗎?黃漢,你不是讓她去羞辱安然了嗎?」

「媽,黃漢又是誰,你認識?」

路月推著安心進屋:「你進去,我來跟喬御琛談。」

「等一下,」安心走到喬御琛面前:「御琛,你到底是來幹什麼的?這個錄音又是怎麼回事。」

安然站在喬御琛身後不遠處冷笑:「這不是明擺著嗎?」

安心怒吼:「然然你閉嘴,我在跟御琛說話。」

喬御琛冷眼:「你也閉嘴,不要對我的妻子大吼大叫。」

安心失望的望著她:「御琛。」

「我不相信,你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你在說什麼,我是真的不知道,」安心急的跺腳。

那樣子,看起來倒真的像是什麼都不明白似的。

路月心一橫,上前:「喬御琛,你不用為難我家心心了,心心怎麼可能會知道這些,我保護她還來不及,不會讓她參與這些事情,我承認,是我讓黃漢去找安然的,可是黃漢說的那些話,都是事實。」

「安然是懷過孕,可那個孩子,一定不會是什麼鬼黃漢的,」喬御琛表情篤定:「四年前,黃漢人根本就不在北城,他是如何讓安然懷孕的?」

路月凝眉:「我只知道,安然懷過孕,流過產,別的可不是我教的。」

「哦?那我倒是要問問你,除了毆打安然的獄警和指使她們毆打安然的幕後黑手之外,根本沒有人知道的事情,你為什麼卻知道了?」

喬御琛上前一步,眼神微微眯起。

路月心裡一慌,即便再淡定的人,臉上也還是會有破綻,畢竟不是那麼坦然。

喬御琛聲音玄寒:「路月,你才是那個幕後黑手吧,路陽,你的親弟弟,他只是你手下的一枚棋子,被你利用背了黑鍋。」

路月握拳,強迫自己看向喬御琛:「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喬御琛冷笑:「你很快就會知道的。」

他冷魅的掃了安心一眼,轉身拉著安然的手腕上了他的車離開。

車上安靜的,好像與馬路上的喧囂彼此分成了兩個世界一般。

安然的頭,微微側在車窗上,表情裡帶著與她此刻的心情不太相符的寧靜。

喬御琛將她帶回了御香海苑。

兩人一前一後的進門,安然對才回來不久的林管家道:「林管家,我的車落在安家大門口了,你能幫我去開回來嗎?」

「好的夫人。」

安然將車鑰匙交給林管家,林管家接過鑰匙,看了喬御琛一眼后,就恭敬的關上門出去了。

房子里只剩下兩人。

安然上樓,走到陽台邊,看向遠處的海平面。

喬御琛走過去,站在她身側。

「你剛剛真的沒事兒吧。」

安然輕聲嗯了一聲。

「過去的事情已經過去了,對我來說,你曾經跟誰在一起,懷過誰的孩子,也……沒有那麼重要。」

安然勾唇:「可是對我來說,這件事卻很重要,非常重要。」

喬御琛看她,沒有做聲。

安然看向他,揚起唇角笑了笑,眼底里湧現出莫名其妙的霧氣:「沒有人知道你曾經經歷過什麼,可是你自己心裡卻很清楚,不是嗎?」

喬御琛明白她的意思,他真的懂。

「那個孩子曾經來過我的世界,可我卻後知後覺的,在他離開后才知道,我沒有盡一個母親的本分,沒能保護好他,那種無力感,沒人能懂。」

安然嘆口氣:「我恨安家,不僅僅只是因為她們傷害了我,我只有賤命一條,不怕被欺負,也不怕被自己不在乎的人傷害,可是我卻在乎,我愛的人被傷害。就像我母親,就像我肚子里那個未能來到這世上的小生命,她們都曾……是我生命里的救贖,可是她們都走了,這世界,對人從來就不公平。」

她苦笑,看向他:「可是憑什麼呢?我不懂,不是說,天理循環,因果報應的嗎?」

喬御琛側身,將她拉進懷裡,緊緊的抱住:「我來做他們的報應。」

安然凝眉:「喬御琛,你變了。」

「或許吧。」

「你的改變,或許會被你帶入萬劫不復的地獄,你想過嗎?」

「如果這個地獄,是你給的,我願意承受。」

安然閉目,這是在間接承認,他愛上她了嗎?

「那如果這個地獄,會讓你永世不得超生呢?」

「如果是你給的,我認了。」

安然無奈一笑,「呵。」

「我說的,都是認真的。」

「喬御琛,你放心,這地獄,我會陪你一起去的。」

「我不會讓你去的,」喬御琛鬆開她,手捧著她的雙臉,深情的注視著她。

「安然,我會把你送入天堂,讓你遠離這些是是非非,從此以後……過上幸福的生活。」

安然凝視著他,眼淚從眼角里涌了出來。

她側頭,想要伸手將眼淚拂去。

可是喬御琛卻湊上前來,唇輕輕的吻在了她的淚痕上。

安然渾身一震,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

喬御琛道:「曾經,我不知道,我給了你怎樣的傷害,可是現在我懂了,我毀了你的人生,毀了你的憧憬,毀了你的夢,甚至於……毀了你最愛的那個男人。

我喬御琛,這輩子,除了你,誰都不欠。所以安然,我後半生,只會為你而活,懲罰也好,折磨也好,我都認了,我會一直一直,一直就這麼跟在你的身後,把你送到曾經你和御仁憧憬著想去的那個世界去。」。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