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他的離開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34:46
A+ A- 關燈 聽書

一個電話不過一兩分鐘。

顧霆琛出去了一會兒,回來時神色卻充滿擔憂。

他無奈的目光望著我。

我輕聲問他,「發生了什麼事?」

他嘆息詢問:「我待會要離開,你和我一起嗎?」

我瞭然問他,「因為溫如嫣嗎?」

顧霆琛閉了閉眼道:「她出車禍受傷了。」

我耐心的問:「所以你要回去照顧她?」

顧霆琛沉默,但他的離開已經給了我答案。

在他離開之前我提醒他說:「我們之前有過條件的,在我們的戀愛期間你不允許去見她,你還記得嗎?」

他沉呤道:「記得,所以我想……」

想問我的意見嗎?

但他憑什麼會認為我會放他離開?

「顧霆琛,你要離開的話我就會終止這個遊戲。」

我關掉電影,起身笑說:「我不會阻止你離開的,除非你要毀約,顧霆琛,我從來沒有你想的那麼善解人意。」

顧霆琛眼眸默然的望著我,終究轉身離開。

他離開了,我站在窗口望著樓下的那抹背影是如此的決絕。

我嘆息,轉身回到床上躺下睡覺。

直到傍晚顧霆琛的母親喊我吃飯,我穿的整整齊齊的下樓,拖著行李箱站在大廳里發現庭院里都紮起雪了。

顧霆琛的母親見我這樣,溫柔的問:「要離開?」

「嗯,待會的飛機,這段時間叨擾你了。」

「沒事,你是我兒媳婦,這麼客氣做什麼?」

「伯母,我和霆琛離婚有一段時間了。」

顧霆琛的母親:「……」

她滿臉憐憫,我笑問:「我可以堆個雪人嗎?」

「能,要我幫你嗎?」

「沒事,我堆了就離開。」

我找了塊雪最厚的地方開始堆雪人,因為小時候跟父母堆過,所以現在堆起來不算吃力,堆成型后我拿出行李箱里那條杏色的圍巾給雪人輕輕的圍上。

我轉身回到大廳原本想拉著行李箱離開的,但醒目的看見牆上的照片,是顧霆琛年少時彈奏鋼琴的照片,穿著一件簡單的白體恤。

溫潤,清雋且不可方物。

之前我就發現它的存在了,經常盯著這張照片發獃,有一次被顧霆琛發現,他還困惑的問我,「在看什麼呢這麼認真?」

終究沒忍住,我悄悄撕下了那張照片藏在衣兜里,剛走到門口顧霆琛的母親就喊了我,我以為她發現了我偷照片的事,假裝沒聽見快速的離開。

以至於沒聽見她那句,「你怎麼會有瀾之的圍巾?」

……

我坐在飛機上頭痛的厲害,睡了一覺之後還是空姐喊醒了我。

我迷迷糊糊的起身離開回到時家。

我感到全身上下都精疲力盡的,應該是堆雪人的時候受涼了,再加上身體虛弱就導致現在全身無力還發了高燒,我離開時家打車去了醫院。

我的主治醫生見到我,詫異問:「怎麼這麼虛弱?」

我點點頭說:「受涼了,能輸點液嗎?」

「嗯,最近感覺身體怎麼樣?」他問。

「疼痛感很明顯,下面流的血也比較多。」

醫生提議說:「我還是建議你做手術。」

我笑著拒絕道:「你說過的,我是癌症晚期,即使做了手術也不會完全康復的,只是延長几個月生命而已,既然這樣,做不做手術又有什麼差別呢?」

而且剩下的時間我不想在醫院裡虛度時間。

醫生嘆息,道:「時小姐,我先幫你檢查下身體。」

做完檢查,醫生把我安排到了以前的高級病房,我躺在床上腦袋暈暈沉沉的很快便睡了,醒來的時候看見窗前突然出現一個挺拔的身影。

梧城燈火輝煌,他背對著我望著窗外的霓虹,我躺在床上眨了眨眼瞭然的問他,「溫如嫣也在這醫院嗎?」

他轉過身,眸心漆黑的望著我道:「嗯,她就在你隔壁,我剛路過看見病房門口寫的是你的名字。」

「醫院是時家的,這間是我專有的病房。」

我是想告訴他我不是因為溫如嫣在這兒住院我就故意出現在這兒的,完全是巧合而已。

顧霆琛忽而向我走來,嗓音擔憂的問:「怎麼病了?」

我之前給醫生打過招呼,他不會向任何人泄露我的癌症病情。

顧霆琛問的只會是我感冒發燒的事。

「受涼了,人不舒服就來輸點液。」

顧霆琛皺眉,「我白天離開時你還好好的。」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我溫言道:「是我身體太差勁了。」

他問什麼我答什麼,似乎白天的矛盾不存在,見我這樣,顧霆琛卻莫名問道:「你就一點都不怨我嗎?」

我搖頭,坦誠說:「說不上怨,懶得計較了。」

不怨,亦不會再原諒。

我和顧霆琛終歸橋歸橋,路歸路。

我心裡也感激他這幾天的照顧,雖然是虛情假意的,但至少讓我體會到被一個人照顧的感覺,況且那人還是我愛著的。

聽見我說不怨,顧霆琛似乎還難以接受,他眸心沉沉的盯著我半晌,最終扔下一句,「如你所願。」

如我所願?!

一臉懵逼,不懂他說的什麼意思。

我閉上眼睛,原本想繼續睡覺的,但季暖突然給我打了電話,她恐懼的聲音傳來道:「笙兒救救我。」

我詫異的問:「怎麼回事?」

「我在警局,顧霆琛讓人關著我的。」

我到了警局才知道溫如嫣出車禍是季暖造成的,我問季暖具體發生了什麼,她惶恐的說:「是溫如嫣逼我的,是她,當年那場車禍是她造成的。」

我懵逼問:「什麼意思?」

「當年開車撞人的司機是溫如嫣,她撞斷了陳楚生的雙腿,我也不知道他們之間是怎麼了結的,我原本也不在意,可她今天找到我詢問你的下落,也是直到現在我才知道顧霆琛的前任就是她!!」

我安撫她說:「別怕,然後呢?」

我抱著季暖,她哭著解釋說:「我不想撞她的,可她說你搶了她的顧霆琛,現在還藏起了他!她怎麼也找不到他,所以她來找我,因為我們是閨蜜,她覺得我一定知道你的下落,可是我真的不知道!然後她開始諷刺我,諷刺陳楚生,說他是斷了腿的瘸子,說他什麼都不會,連個男人樣子都沒有!我沒忍住,所以我開車撞了她,說到底我也是氣,要不是她我和陳楚生現在也不會像現在這樣經受這麼多磨難!她的律師剛告訴我是涉嫌殺人,最起碼得坐兩年的牢,笙兒你幫幫我!我不能坐牢,我還要去找陳楚生,我想要和他在一起!我不想待在監獄里。」

季暖的神經快崩潰了,我抱著她哄著她說沒事的,也突然明白要解決這件事還是得找顧霆琛,因為溫如嫣最大的依仗就是他。

我硬抗著身體去醫院找了顧霆琛。

那時他正在喂溫如嫣喝粥,動作溫柔,猶如那幾天照顧我那般。

我閉了閉眼正想敲門進去,溫如嫣眼尖率先的發現了站在門口的我,她故意當著我的面問:「霆琛,你愛我嗎?」

顧霆琛淡淡的回應道:「怎麼突然問這個?」

溫如嫣固執的問:「那你愛嗎?」

「如嫣,你知道我對你的心思。」

他對溫如嫣的心思……那就是愛了。

我忍下敲門的動作,站在走廊里等著,大概過了二十分鐘顧霆琛才從裡面出來,他看見我神情一怔,嗓音漠然的問道:「你怎麼在這兒?」

我抿唇問:「能放過季暖嗎?」

「你和她……」

「那是我閨蜜。」

顧霆琛思索了一會兒,明確的告訴我道:「我得給她一個交代,就像你受傷了我也得給你一個交代,不然她會一直跟我鬧,心裡也會一直惦記這事,總覺得她信任該護著她的男人卻什麼都沒做。」

顧霆琛說的沒錯,他如若幫我溫如嫣會跟他鬧的,而且也會讓自己的女人失望,他完全沒有偏向我的理由,因為我不是他的未婚妻。

他的話很淡,卻淡到殘忍,

因為他說的是事實。

顧霆琛繞過我想離開,我突然冷漠問他,「就因為我沒跟你鬧過,所以你從不用給我一個交代嗎?」

他的腳步頓住,神色從容的望著我。

「時笙,你想說什麼?」

他的語氣冷漠,生怕讓病房裡的溫如嫣聽到他對我的一絲溫柔,我眼眶濕潤的問:「顧霆琛,兩年前你奪走了我的孩子我沒有跟你鬧,哪怕醫生說我不會再有做母親的資格我也沒跟你鬧!你奪走了我做母親的資格,現在我讓你放過季暖一換一可以嗎?」

「時笙,你說什麼?」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