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別看新聞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35:00
A+ A- 關燈 聽書

安然咬牙,吸了吸鼻子,可是眼淚還是忍不住的落了下來。

她最近,是變懦弱了嗎。

還是……家裡的糖被吃光了的緣故。

不行,她一會兒要去一趟超市,買回很多很多的糖。

她再也不能……再也不能讓任何人看到自己的眼淚了。

尤其是喬御琛。

她不能讓他看到自己的懦弱。

她是回來複仇的。

看到他這樣痛苦,她該高興才對。

沒錯,該高興的。

可是……可是為什麼,她心裡卻一丁點都感覺不到幸福。

為什麼……心會這麼的痛。

比恨他的時候,更痛。

安然的手機響了起來。

她回神,推開喬御琛,轉身快步進屋去將手機接起。

「知秋。」

「聲音怎麼這麼嘶啞,看過新聞了?」

「什麼新聞?」安然不解。

「我去,你沒看?丫的,你別看了,氣死我了。」

「怎麼了,」她凝眉。

「總之你別看新聞就對了。」

「你越這樣說,我就越得看看了,總覺得,對我很不利。」

「丫的,你怎麼這麼倔呢,別看了,我告訴你,有家媒體說你以前作風不好,還打過胎什麼的,我真是去他大爺的,老子以老子的人格擔保,你明明就是個保守的大姑娘,哪兒來的打胎,哪兒來的什麼孩子。」

安然聽完,直接將電話掛斷,她打開手機,找到新聞,看了一遍。

期間,葉知秋不停給她打電話。

他打,她就掛,一直到將新聞看完。

見她臉色不好,喬御琛湊過去:「怎麼了?」

她冷聲一笑,看向他。

喬御琛將她的手機接過看了一眼,眉眼瞬間深邃了許多。

正好葉知秋打來了電話,他直接將手機接起:「喂。」

「嗯?怎麼是你?安然呢,這貨怎麼不接我電話。」

「葉先生,勞煩你放下手頭所有的事情,來陪一下安然,我要出去一趟,可能時間會有點兒久。」

葉知秋嘶了一聲:「你們兩個又搞什麼呢,你剛剛也看新聞了?」

「對,所以我才要出去。」

「行行行,我這就過去,等我幾分鐘吧。」

掛了電話,喬御琛看向安然:「這件事,你不必擔心,我會處理好的。」

安然看向他:「沒什麼處理的必要了,反正這件事本來就是事實。」

「我信你的話,信你曾經懷過孕,流過產,可我卻不信你從前是個亂來的女人。」

安然眉心裡帶著絲冷漠:「你並不認識那時候的我。」

「沒錯,我不認識那時候的你,可是我相信,御仁不會愛上一個放蕩的女孩兒,葉知秋這種性格的人也不會跟一個不知自愛的女孩兒交朋友,更相信你的為人。」

他說完,將手機放在她的手心:「葉知秋很快就來,你哪兒都別去,在家裡等他。」

見他要出去,安然道:「你要去哪兒。」

「做該做的事情。」

喬御琛說完,就往門口走去。

安然沒有阻攔,只是坐在陽台上,望著遠處的海面發獃。

良久后,她掏出手機撥打了安諾晨的電話。

「哥,我想召開記者發布會。」

「因為剛剛那通新聞的事情?然然,你別在意,那些愛八卦的人,即便你什麼事兒都沒有,他們也會給你整出些事情,可是相信你的人,怎麼都會相信你的。」

「我是想要反擊路月。」

「反擊?」

安然眉眼微微一彎:「這次,喬御琛恐怕不會放過路月,我要再給路月人生的污點,添上一筆。」

安諾晨凝眉:「你是想找我媽幫你?」

「只有阿姨能幫我了,可我不知道,蘇阿姨會不會願意幫我出面,畢竟,若這次她站了出來,就等於直接跟安家撕破臉……以後……」

安諾晨笑:「傻丫頭,我媽早就準備好了,隨時為你準備著,不需要什麼以後,她本來就已經跟安家撕破臉了,所以你不要有什麼顧慮,我這就給她打電話,通知她。」

「哥,謝謝你。」

「你呀,別傻了,就好好聽我媽的,等安家的事情解決了,我們搶回了我們想要的那一切,我們就一家三口,好好的在一起生活,到時候,我媽可還指望著你這個女兒能好好的孝順她呢,她總是跟我說,兒子靠不住。」

安然垂眸無語的笑了笑:「好,我以後,一定會好好孝順阿姨的,我說到做到。」

掛了電話沒多會兒,葉知秋就到了。

廚房的阿姨給他開了門,葉知秋上樓來,見安然站在陽台上,他走了過去,沉著張臉:「你剛剛乾嘛不接我電話,怎麼了?生氣了?跟誰?我?」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安然白他一眼,沒有說話。

葉知秋輕輕撞了她胳膊一下:「想什麼呢。」

「想怎麼跟你說這件事兒。」

「哪件?」

安然看他:「我懷孕的事情。」

葉知秋伸手掩唇,她知道了?

「你幹嘛這麼吃驚,」安然凝眉看他。

「不是……喬御琛……喬御琛他跟你說了?」

「幹嘛要他跟我說?剛剛我自己看的新聞。」

葉知秋鬆了口氣,原來是新聞里的懷孕:「這事兒有什麼好說的。」

安然抿唇:「新聞內容,有一半不是假的。」

「什麼意思呀你,別跟我耍文字遊戲,我懶得去動腦子想。」

安然嘆口氣:「你知道我是怎樣的人,我不會跟男人胡來,另一半信息是真的,四年前,我的確懷過孕。」

葉知秋看著她,腦子當機足有三分鐘。

他就這麼盯著她看,好半響后才哈哈一笑,拍了她胳膊一下。

「死丫頭,別逗我樂了,你當我是傻子呀,信你這個。」

安然表情凝重的看向他,一動不動,表情也未改變。

葉知秋咧著嘴笑了半響,表情忽然凝固:「你別嚇我。」

「這件事兒,我沒跟任何人說過,一來是因為,這件事兒一發生,我就被送進了監獄,沒有來得及做任何報復。二來是因為,出獄后我就一心撲到了報復安家這件事兒上,我想把這件事兒往後推一推,所以……我把這件事兒當成了我心裡的秘密。」

「到底怎麼回事兒,」葉知秋表情也凝重了起來。

「我跟我媽被趕出安家那晚,我媽帶我去了橋下,當時我見我媽情況不太好,我身上又身無分文,我拖不動我媽,在路上攔車送我們去醫院,也攔不到,所以我就就近跑去找御仁幫我,沒想到……卻被人給……給糟蹋了。」

她說著,閉上眼睛,握拳,不想回憶那晚的事情:「等我從那個男人身邊逃脫,跑回我媽身邊的時候,她……她已經走了。」

葉知秋氣急,拳頭在陽台上重重的捶了一下:「是哪個殺千刀的乾的,老子要去殺了他。」

安然睜開眼,苦笑:「如果我知道,我也想去殺了他,不管用什麼方式都好。」

「你不知道?還是你忘記對方的模樣了。」

「那個房間,漆黑一片,我沒有看到對方的臉。」

「那麼那個男人就沒有什麼特徵嗎?」

安然搖頭,她當時實在是太慌亂,一開始只顧著掙扎,後來被折磨的,整個人都動不了,而且周圍太暗,她實在是沒有找到對方的特徵。

「那麼你是在哪裡被人抓的總知道吧。」

「是在御仁和她母親住的那棟別墅里。」

「在哪裡?那是喬御仁家,你怎麼會不知道,難道不是喬御仁嗎?」

「不是御仁,而且,我出獄后,曾經偷偷調查過,御仁的母親在我出事那天,將別墅賣給了一個神秘人,我調查神秘人的信息發現,那是個女人。」

「這其中一定是有問題的,你為什麼不找御仁要他們家門口的監控,監控里不可能沒有信息的。」

「我查過,可是很奇怪,那家門口的監控,從四年前被賣掉的時候就已經壞掉了,一直沒有修過,而且,別說沒有監控,就算是有監控,事情都過去四年了,我也不見得找得到。」

葉知秋氣的呼了口氣:「我就不信這個邪,這事兒,我非要調查不可,找到那個男人,我要扒了他的皮,挖了他的黑心。」

安然抿了抿唇角,拍了拍他的手:「好了,事情都過去這麼多年了,也不急於一時,反正我本來也沒打算就這麼算了,仇要報,可是要有先後順序,先解決了安家的事兒,再去收拾那個惡魔。」

「你說你……你怎麼就不早點兒告訴我呢,你早說了,我還能先幫你調查,興許現在早就找到那個混蛋了。」

「真的沒有那麼簡單,根本就找不到任何線索。而且,這件事,我本來也沒打算要告訴你,我要親自做,我要親手揪出那個混蛋,然後……狠狠的把他踩在腳下,讓他為自己犯下的罪行懺悔,最好讓他去死。」

安然說著,眼神都冷了許多。

葉知秋呼口氣:「孩子呢?孩子後來發生了什麼。」

「我當時不知道自己懷孕了,在監獄里……挨打的時候,被打掉了。」

葉知秋心疼的抱了抱她:「我都不知道你受了這麼多苦。」

「每個人生來都會受苦,哪有一帆風順的人生呢?磨難只會讓我成長,不會擊垮我的,放心吧,知秋。」。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