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擔心我還是他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01:46
A+ A- 關燈 聽書

箭矢落過來時,雲輕歌已經敏銳察覺到了,猛地閃躲開了箭矢。

箭羽直插地面,險些射中她要害之處。

聽見動靜,那邊的獵戶也匆匆忙忙追了過來。

「咦?這不是……」

隨著他們的靠近,手中各自提著燈籠,燈籠的光也將雲輕歌這方點亮了許多。

大家一眼認出了雲輕歌。

率先圍過來的小丫頭背著弓箭,正冷睨著雲輕歌。

「小歌兒?」身後,一道清冷的聲音傳來。

眾人讓開一條道,讓出聲的男人踏入。

夜非墨那原本冰冷的面容在看見雲輕歌的瞬間多了一分動容,如同萬物冰雪消融,在男人清冷的眸底染上了一分柔和的光。

「為何跑來這?」

雲輕歌連忙走向他:「相公~~我只是擔心你,怕你出事。」

這一聲嬌嗲的「相公」令男人心頭微動,他伸手將女子抱入懷中,「不是說了讓你在屋中等我。」

「她她她……夜哥哥……她叫你相公?」背著弓箭的少女伸手指著雲輕歌,一臉如遭雷擊模樣。

她期期艾艾地看著夜非墨,彷彿受到了巨大的打擊。

他們都不知道夜非墨的身份,不過是知道這位公子偶爾會出現在他們獵戶村裡,似是為了查獸潮的事情。大家也親切地跟著李叔叫他一聲「小夜」。

但誰也不知道他是何人,他真名叫什麼。

雖然男人樣貌確實很平凡,可在整個獵戶村裡,他依舊還是最顯眼矚目的存在。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獵戶村裡的男人都是五大三粗的,作為獵戶村裡為數不多的姑娘自然憧憬外面的男人。

雲輕歌看向小姑娘,心頭劃過一抹不快,不動聲色地將身子靠向了夜非墨,聲音卻無比淡定:「相公,這位姑娘是……」

夜非墨很淡定地掃了一眼臉色極其難看的少女,毫無起伏說:「這村子里的姑娘,不用在意。回去休息吧。」

他說罷,環著她的肩膀往獵戶村走去。

看著他們夫妻二人如此親昵地離開,少女背著弓箭欲要追上去卻被另一人給拉住了。

「淺淺姐,你要做什麼呀?」張語若拉住了吳淺淺,「人家都是夫妻兩,你這麼打攪他們不太好吧?」

吳淺淺臉色難看,一把揮開了張語若拉拽住的手。

她聲色帶著一分難過的哽咽:「那分明是我先看上的男人,怎麼會成親了?我才不信!」

「淺淺姐,你清醒一點吧,那個叫小夜的男人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你這麼死纏爛打下去的話,人家說不定會厭煩的。」

吳淺淺眸色驟然深沉。

「淺淺姐,現在男人都能三妻四妾。若是你覺得無所謂,可以先去打探打探那位小夜哥哥肯不肯再娶個平妻或者……」

吳淺淺握了握拳頭,聽著張語若的話,心頭也湧起了一絲希冀的火光。

與其在這兒鬧騰,不如就去問清楚好了。

……

雲輕歌被夜非墨強制性地帶出了剛剛獵戶村民的包圍之中,她才抬起頭看向男人。

「你沒事吧?」

「關心為夫?」

嘖……還為夫?大反派現在越來越會套路人了。

「那當然,不關心你關心誰。剛剛怎麼回事啊?那個吳王到底想對你做什麼?」

男人沒有正面回應她,而是將她帶進了小木屋裡。

碰!

他將門闔上,逼近雲輕歌,聲色平靜:「你是擔心我還是關心他?」

「他?」等等,這個「他」指的該不會是夜無寐吧?

「嗯。」他抿著唇,表情可昭示著不滿。

「阿墨,你這醋吃的。我擔心他會不會察覺到你是靖王的身份,察覺到了又會不會對你不利,怕他會殺你。」

他挑起一根眉梢,修長的手指在她的臉頰上撫弄:「小歌兒,這麼不相信我?」

「沒有不相信你!」

到底什麼跟什麼,他為什麼會覺得她不相信他?

「他要求獵戶村民撒葯毒害整個林區的動物,為此以為本王是族長與我交涉。不過……」

「這意思是,其實這獸潮是他們做的手腳?」雲輕歌擰眉。

若是周琛的身份,絕對很容易做到。

他可是最擅長這一方面的藥理,要調製這般令動物發瘋的葯,再容易不過。

「嗯,只是今日。他們不過是利用了以前每年一次的獸潮,今日提前罷了。」

雲輕歌越來越想不通夜無寐的做法。

她腦子裡閃過了一抹不安的想法:「西玄的使臣是你派人殺的?」

他之前也說過,這西玄的使臣完全不必放在心上,等過兩日事情一切都能解決。沒想到,這解決,竟然是殺了西玄人,連西玄的丞相都殺了。

好狠。

他垂眸,長指落在她唇上:「是我派人動手。這些人毫無用處,留著也無用。最重要的是,西玄人本身就對天焱懷有異心,天焱可以內亂,但絕不能受外界蠱惑打擾。」

雲輕歌點點頭。

其實她更加好奇,西玄使臣的死會導致怎樣的後果?

「哇喔,你不會是故意要挑起兩國戰爭,然後好將夜無寐引走,最後再……」

「你這丫頭,也不算笨。」他颳了刮她的鼻尖,鬆開了她轉身回到屋中休息。

雲輕歌摸了摸鼻尖的觸感,心底更是軟得一塌糊塗。

他連刮鼻的動作都做得如此撩,如此寵溺,她如何不心動。

隨即跟上他的腳步,「我們不去瞧熱鬧嗎?」

夜非墨本是想替她鋪床,聽見她這麼問,目光淡淡掃向她:「你想去看?」

「嗯嗯!」她猛地點點頭,小手還搓了搓,一副想去看好戲的模樣。

那些西玄的使臣,她早就看不慣了,跟牆頭草一般,搖擺不定,只是這麼死掉實在太過便宜他們了。

……

營帳外,皇帝坐在位置上,虎著一張臉看著面前這一具一具被白布包裹的屍體,眼神陰狠。

他的情緒十分煩躁,但礙於自己此刻是帝王的身份,將這些情緒硬生生壓制下去。

「怎麼回事?」皇帝問。

跪在屍體旁的是一名親眼目睹使臣被殺的獵戶,他因為驚嚇害怕,整個人都瑟瑟發抖起來。

「回……回皇上,我只看到了左丞相還有一群黑衣人,將西玄使臣們解決了。」

又是丞相?

皇帝眉心一跳,幽暗的視線落在了站在不遠處不發一言的左逸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