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唔,感覺還不錯。

A+ A- 關燈 聽書

第161章唔,感覺還不錯。

夏侯襄眸中驚喜之色閃現,離兒終於發現他的心意了嗎?

低著頭看著容離的眼睛,認真中帶著些許緊張的說道,「是,我喜歡你。」

接下來,離兒會如何?

是接受他的心意還是拒絕?

夏侯襄手心微微汗出,他覺得就算第一次上戰場,自己也從未這麼緊張過。

他在等待容離的答案,不知會讓他欣喜還是讓他失望。

當然,容離怎麼會讓她失望?

以她那種不按套路出牌的性子?

只見容離微微低著頭,摸搓著下巴嘀咕道,「原來小丫頭說的是真的。」

夏侯襄一愣,心下詫異,什麼小丫頭?

他在等答案啊喂!

嘀咕完,容離又抬起頭,一張臉上寫滿了求知慾,「你是不是畫我畫像來著?」

「嗯。」夏侯襄一臉懵逼的點了點頭,怎麼突然跳到這上面了?他們不是在說喜歡不喜歡的事情嗎?

接著就見容離笑眯眯的說道,「畫的怎麼樣?能拿來我看看不?」

夏侯襄嘴角抽了抽,這姑娘到底有沒有搞清楚重點在哪裡?

這麼躍躍欲試的要去看畫是鬧那樣啊?

他在表明心意啊妹子,長點兒心成不成?!

夏侯襄一隻手撐在牆壁上,深深的看著容離,深邃的眸中滿是容離的身影,「離兒,可喜歡我?」

一瞬不瞬的盯著容離,不給她一絲落跑的機會,若是心意沒說出口還不覺得,可如今說了,他想知道容離的答案,到底是什麼?

容離眨了眨眼這才明白,人家是等著她回答呢。

剛剛夏侯襄說什麼來著?

對了,確實喜歡她。

喜…喜歡她?!

容離對於情感的反射弧一向比較長,若不是夏侯襄直白的問了出來,她怕是幾天後才能知道人家是什麼意思。

她雙頰透紅,本是身處清涼的屋內,可她的臉卻如同在火堆邊烤著一般。

燙的她心間炙熱。

她喜歡他嗎?

說實話,容離還真沒有想過,她一直以來自以為的將夏侯襄看做朋友。

可回想起和他相處的點點滴滴,初遇昕雪院,后見於卧房中。

每每她遇到棘手的事情,他都在她身邊,最後一次放血時,更是如此。

大老遠歸來連回府都不曾,隻身來到端王府要帶她走。

那時,夏侯襄的眼裡——后怕、緊張、自責、憤怒等等多種情緒交織在一起,現在細細回憶起來,若是當初自己真的出事,他怕是要將整個端王府踏平吧?

這幾日容離也一直在想,為何宮宴之上她會那般憤怒,若說是因為夏侯襄瞞了身份,她自認還不會小氣到那個份上。

那她氣的到底是什麼呢?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她真正生氣的是那些千金對他愛慕崇拜的目光,那些恨不得將眼珠子黏在他身上的女人們,容離當時便想要衝上去拿個布袋將夏侯襄套住,不讓他再吸引其他女人的目光。

這是…吃醋嗎?

容離腦海中,一根名為愛情的弦終於通了。

是了,不然為何她那般憤怒,本來剛知道他的身份,自己只是氣他沒有對她實話實說而已,火氣還不算旺。

可當他走過大殿,經過那一群女人的時候,她的火氣才漸漸灼燒旺盛,大有掀房頂的架勢。

所以,她是喜歡他的,在不知不覺的相處中,便喜歡上了他!

夏侯襄渾身緊繃,他本不想緊張,可等待答案的過程實在煎熬,他像是個犯人等待長官的最後的宣判,既希望容離開口,又有些害怕。

害怕聽到的,不是他想要的答案。

面前的容離一直低著頭,看不到她臉上的情緒,現在一分一秒對於夏侯襄來說,都是異樣的漫長。

他放輕呼吸,不敢打斷她的思緒。

倏爾,容離抬起頭來,清澈的眼眸倒映在他眼中,眼裡的流光溢彩似要溢出般耀眼,容離踮起腳尖,像那晚一眼,雙臂圈上他脖頸,用力向下一拉。

她的唇瓣印在他之上。

唇上的觸感讓夏侯襄的心臟跳亂了節奏——

這是…離兒在說喜歡他嗎?

狂喜席捲心頭,夏侯襄攬過容離的腰肢,加深了這個吻。

兩情相悅,是這世間最美妙的事情。

感情慢慢發酵,不知不覺便被彼此佔據心房。

從未想過喜歡你,卻慢慢愛上你。

這世間的緣分吶…說不清、道不明,卻讓人心甘情願的為之沉淪、為之著迷。

細碎的陽光灑在屋內,一室的空氣,都隨著擁吻的兩個人,變的甜美了起來。

一吻終了,容離翹起的嘴角壓都壓不下來,滿心的喜悅實在太難壓抑,偷眼去瞧夏侯襄,只見他嘴角都快要翹到天上去了,滿眼溫柔的盯著她瞧。

容離沒忍住『撲哧』一聲笑了出來,夏侯襄被她感染,也隨著她笑出聲。

這樣,真好。

緊了緊雙臂,夏侯襄將容離圈在懷裡,低頭看著她,什麼都沒說但心中滿足至極。

容離被他看的有些不好意思,嗔了他一眼,「你看我做什麼?』

「在看我的離兒,怎會如此不同。」語調中的笑意,藏也藏不住。

容離臉徹底紅了,她知道夏侯襄的意思是什麼,主動吻他又不是第一次了,她有經驗。

清了清嗓子,抬眼看著夏侯襄道,「那是自然,我跟別人能一樣嗎?」

說罷又指了指他的唇,「這裡我已經加了印,往後若有人碰,我只找你算賬,明白了嗎?」

夏侯襄將她的手捉住,放在唇邊啄了一下,「離兒放心,我整個人都不會讓別人碰的。」

容離不自在的咳了一聲,怎麼對話的路子有些…不正經?

但是,既然他都主動要求了,自己哪兒能駁他面子?

容離跟個老學究似的點了點頭,「你有如此覺悟,老夫便放心了。」

夏侯襄低低的笑出聲來,容離感受到他胸腔的振動,不禁瞪了他一眼,「不許笑了。」

她很嚴肅的好不好?

「好好,不笑了。」夏侯襄聽話的點點頭,不過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揚。

他的離兒,怎麼如此可愛啊!

夏侯襄擁住她,鼻尖是她的發香,心中無比安定。

容離靠著他的胸膛,雙眼微閉,耳邊是他強有力的心跳。

兩人皆是第一次知曉愛情的滋味。

唔,感覺還不錯。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