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01:53
A+ A- 關燈 聽書

淡藍色的衣袂隨著夜風輕輕搖曳拂動,他面沉如水的模樣甚至連解釋的心思都沒有。

「左愛卿有何話要說?」

「陛下,臣當時確實在場,可有何理由殺害西玄使臣?」

他確實在場,只是中途離開了一段時間,再回來時使臣們竟然已經全死了,包括這西玄的丞相。

富鳴都死了,他們確實無法向西玄國交代。

雖然天焱是大國,但一直堅守的是禮義邦交。現在使臣在這兒出事了,好不容易維持的安定關係恐怕就要毀於一旦。

皇帝點點頭。

「當時情況時,使臣們說想去看看獸潮是否退去,臣擔心他們出事便跟上了。只是不曾想,使臣大人將臣支開,再回去時,人已經沒了。」

左逸軒的模樣確實不像說謊。

皇帝也一直在心底相信這丞相,所以此刻更是沒什麼反對,目光很是沉靜地點點頭。

「殺手們的模樣可有見到?」沉默許久的夜無寐赫然出聲。

他已經在此看了許久。

他費盡心思回到帝都,若是兩國再戰,靖王腿殘無法再帶兵打仗,這件事情必然會落在他的肩上。

雖然是收回夜非墨手中兵權的最大機會,可他……

腦子裡浮現雲輕歌的模樣,他的心就一陣絞痛。

他皺眉,晃了晃頭。

該死!

這個什麼雲輕歌不過是個醜八怪,那小子喜歡這醜八怪什麼?更何況還是個有夫之婦。

他一點都不喜歡雲輕歌,要不是那小子……

心痛也不是因為他對雲輕歌有什麼反應,而是……

皇帝也忙看向左逸軒。

「並未,當時天太黑,對方武功快很准,臣只瞧見幾團黑影掠去,人便沒了。」

「皇上,這明顯就是蓄意而為,對方以為我們是找不到把柄,故意殺害使臣。只是殺害這些使臣的目的是什麼要?」站在皇帝身後的香妃柔柔弱弱地出聲。

她的聲音總能帶著一股安撫人心的力道,讓皇帝心情也舒爽安穩了下來。

他點點頭,「這件事,交給左愛卿和吳王全權徹查。」

「會不會是……」忽然,夜少卿輕輕說道,「是南玄的人?」

西玄與南玄一直有恩怨,在他們天焱的地盤動手,豈不是最好,更好地將矛盾轉移禍害到他們天焱。

「是啊,南玄的使臣怎麼不見人?」有人突然道。

「你們什麼意思?」這時候南宮綺已經聞訊趕來,一過來就聽見了他們這故意栽贓陷害的話語,怒得雙眸圓瞪,「雖說我們南玄與西玄確實有些不登對,也不至於在這兒殺人。更何況西玄使臣各個都是驍勇善戰,我們今日帶來的人可沒有這能耐。」

南宮綺氣炸了,她回頭一定要跟南宮昊告狀。

她壓根不知道這事情跟她哥哥有關,所以此時此刻她心底一股子火沒處發,便一臉陰沉地反駁。

她不管別人怎麼看,但隨便潑髒水這事兒,令她極度反感想罵人。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皇帝看著她如此激動的神色,緩緩嘆息了一聲道:「公主也不必如此激動,不過是在尋找真兇罷了。」

看來,這皇家圍獵要提前結束了。

先是獸潮,然後是西玄使臣死,這一切必然是有人在背後指使。

他倒要看看是誰這麼大膽!

……

雲輕歌與夜非墨站在陰暗之處看著營帳外的爭吵,她忽然拉扯了一下夜非墨的衣袖。

「阿墨,他們看著我不見了,會不會懷疑?」

「與你有仇的,大抵是會想到這一茬。」

雲輕歌皺眉,還沒來得及說什麼,卻聽見那方來自雲挽月的聲音。

「皇上,我四妹妹不見了,這事兒若是出了,回頭我都沒法回去向家裡人交代,更無法跟靖王交代!」

靠了!

又是雲挽月這女人。

在所有人眼底壓根沒人會在意雲輕歌的死活,但……雲挽月就不會。

她現在在人群里掃視一眼瞧不見自己的下落,肯定會找一切法子來害自己。

雲輕歌皺眉。

皇帝也皺眉說:「靖王妃?她一個弱女子,恐怕早已死在了獸潮里了。」

那般兇殘的獸潮,被撕碎給野獸裹腹都不是什麼大事。

皇帝不驚不訝,甚至也沒想到要派人去尋找,雲挽月心底卻始終不信雲輕歌真的死了。

她知道,雲輕歌這女人,不會死得這麼乾脆。

夜無寐抬起頭看了一眼雲挽月,眼底一抹寒光乍然劃過,最後又歸於平靜。

看著雲挽月這個「好姐姐」因為擔心妹妹而急切又難過的模樣,皇帝的其他妃子也連忙抓著雲挽月的手臂安慰她。

「太子妃不用太擔心,靖王妃吉人自有天相,肯定沒事。」

「是啊是啊,這靖王妃興許已經逃出去了。」

看著她們假惺惺地安慰雲挽月,雲輕歌心底冷笑。

皇家無情,果然如此。

「走吧,回去休息。」夜非墨瞥了她的小臉一眼,正巧就看見了她眼底洶湧的冷意,但心頭卻軟了幾分。

她的凌厲在對付敵人方面,確實不差。

雲輕歌點點頭,主動親昵得挽著他的手臂走,邊走邊說:「相公,以後你教我一些武功好不好?或者教我殺人手法,那種能夠一招斃命的最好了!」

走了幾步,夜非墨忽然頓住腳步。

雖然覺得教她武功似乎太晚了,可架不住這小丫頭一口一個「相公」,實在讓他沒法拒絕。

「怎麼了,相公?」

「好。」想拒絕的話在喉際縈繞了好幾次,最後吐出的卻只是一個「好」字。

雲輕歌暗暗比了一個勝利的手勢。

若是完成任務而讓任務值飆升到五萬,那肯定是不現實的,唯一的辦法就是抱夜非墨的大腿了。

「以後本王會派些護衛給你。」

「這樣不太好……」

「不許拒絕。」

「好吧。」她低低地說了兩個字,實則是擔心護衛太多會不會限制她的自由。

「輕歌,不要讓我擔心。」他大手落在她的腦袋上,輕輕揉了揉。

明明夜風寒涼如水,明明四周溫度凍人,可在男人那寵溺到足以令人融化的語氣里,她似乎再也感受不到涼意。

有這個男人真好啊。

至少,她單身了這麼多年,第一次有了擺脫單身狗的感覺。

夫妻二人離開,夜無寐忽然轉頭看向他們離開的方向。

雖然,以他的角度看過去也不過是一片黑暗……

……

雲挽月回到營帳里,出聲道:「派人去找雲輕歌的下落。」

她依舊覺得雲輕歌是不可能死的。

「活要見人死要見屍!」雲輕歌是否死了,她一定要親眼所見才肯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