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要麼你們死,要麼我死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35:07
A+ A- 關燈 聽書

葉知秋鬆開她,瞪她:「你還知道自己是個女人嗎?」

安然抿唇笑:「廢話。」

葉知秋戳了她腦袋一下:「知道自己是個女人,就偶爾放一下你的堅強,女人的天性,讓你們擁有比男人多的特權,你們可以站在男人背後,依靠男人的。」

安然想到,剛剛喬御琛對自己深情款款的說出的那番話。

她轉身重新面對蔚藍的大海。

「如果我的心開始依靠一個人了,那這個人,我只怕也會再也放不下了吧。」

葉知秋蹙眉:「所以,你要因為害怕在意一個人,而放棄依靠對方?等等,你這話不是說給我聽的吧?你丫的要是敢跟我保持距離,我踹你,知道嗎。」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安然無語的看向他:「麻煩你的時候,我不會嘴軟的好嗎。」

葉知秋滿意的一笑,伸手搭在她的肩膀上:「這還差不多。」

喬御琛是真的回來的有些晚。

七點半,他從外面回來的時候,安然已經和葉知秋一起吃完了晚餐。

見他回來,葉知秋抻了個懶腰,看了看手腕上的手錶。

「,我還以為,你今晚不會回來了,正準備要睡你家客房呢。」

喬御琛抿唇:「辛苦了,我派人送你回去吧。」

葉知秋勾唇邪魅的笑了起來:「過河拆橋,誰用你送,我自己開的車,自己回去就行。」

他說完,拍了拍安然的肩膀:「好好吃飯,把自己給我養的白白胖胖的,別天天讓人為你窮操心,你再這樣分我的神,我這輩子還能娶得上媳婦兒嗎。」

「那你打光棍好了,反正誰嫁給你,還不得被你禍害死。」

葉知秋戳了她眉心一下:「臭嘴,我走了。」

他跟兩人擺了擺手,轉身下樓離開。

喬御琛說要下去送他,葉知秋擺手:「別,我好手好腳的,不需要你送。」

葉知秋離開后,安然有些納悶。

最近,知秋好像沒有那麼討厭喬御琛了,這是什麼道理,是在她不知道的時候,發生什麼事了嗎?

知秋這個人,可不是會輕易對一個人改觀的。

見她看著樓梯發獃,喬御琛上前擋住了她的視線。

安然回神看他,沒有說話。

喬御琛問道:「吃過晚飯了嗎?」

安然點頭。

「你不問問我有沒有吃過嗎?」

安然望著他,沒有說話。

喬御琛笑,「我沒吃,走吧,陪我一起吃一點。」

「我吃飽了,不下去了。」

「那你就看著我吃,一個人吃飯實在是太寂寞。」

安然想到林管家曾經跟她說過的話,他求她不要讓他太寂寞……

她沒有反抗,由著他拉著自己的手腕下樓。

阿姨給他做了晚餐,兩人在餐桌邊坐下。

喬御琛問道:「你今晚吃的好嗎?有沒有吐。」

「挺好的。」

喬御琛又看向傭人:「夫人都吃了些什麼?」

「夫人吃了一碗米飯,一份涼拌西藍花,西紅柿炒雞蛋,還有一份甜菜根果汁。」

「就這些?」

傭人有些緊張:「是的。」

「你怎麼沒有給夫人煲些補身體的湯?」

「她煲了烏雞湯,是我自己喝不下去的,你快吃飯吧,阿姨,你去忙吧,這裡沒你什麼事兒了。」

傭人恭敬的點了點頭,離開。

喬御琛道:「你總吃的這麼素,身體受得了嗎?」

「我自己的身體自己清楚,那些油膩的東西我吃不下,我自己想吃點什麼,就吃點什麼,以後你不要為難別人,我總不會餓著自己的。」

她說著,起身給自己倒了一杯水過來坐下。

「你不問問我去做什麼了嗎?」

安然搖頭:「你若想說,會告訴我的。」

喬御琛嘆口氣看向她:「你總是這麼冷靜。」

「快吃吧。」

喬御琛吃完飯起身:「陪我去海邊走走吧。」

安然沒有反對。

兩人一起出門,走到海邊。

安然邊走著,喬御琛上前,拉住了她的手。

安然看了他一眼。

還不等做什麼,就只聽喬御琛道:「別甩開我,反正,我還是會再拉住你的。」

安然沒有動作,而是轉頭望向漆黑的大海。

風聲夾雜著浪聲,很響。

喬御琛的目光看似在看大海,可卻一直只在她身上打轉。

安然覺得,她跟他之間,似乎越來越詭異了。

如果由著這份感覺繼續蔓延,他們會走到哪一步呢?

會不會……真的有無法收手的那一天呢。

「那個孩子……沒能來到世上的那個孩子,是你恨的那個男人的?」

安然凝眉,被他握著的手,緊了幾分。

她想把手抽出來,可是喬御琛卻將她扯進懷裡。

「我沒有別的意思,只是想知道,是不是那個混賬,讓你失去了再次擁有一個寶寶的勇氣,你曾經說過的,不要孩子,是為了贖罪,是為了懺悔。」

安然閉目:「是。」

喬御琛點了點頭,從此以後,我再也不會問你這個問題了,我發誓。

晚上,喬御琛重新睡在了她的床上。

已經許久沒有抱著她睡的雙手,終於又環在了她的腰間。

安然往前縮了縮,喬御琛卻跟過去緊緊抱著她。

「你放心,我不會動你的,我只是想……這樣摟著你睡。」

喬御琛是個言而有信的人,所以,她信他。

這一晚,她難得的沒有胡思亂想,睡的香甜。

原來,她竟在不知不覺間,已經適應了這個懷抱呢。

習慣……真的是件可怕的事情。

第二天一早,安然早早的醒來,就下床洗漱打扮。

喬御琛坐在床上,看她忙的團團轉,終於在她坐在化妝台前時問道:「今天是什麼特殊的日子嗎?」

「嗯,有點兒特殊,一會兒我要出去一趟。」

「去哪兒?」

「做一件我必須要做的事情,」安然挑眉,笑了笑。

「那我陪你去。」

「不用了,我自己去會比較好。」

「你自己去我不放心。」

「如果我是要去對付路月呢?」

「那我就更不放心了,我們一起過去。」

喬御琛下床,去了浴室。

安然搖了搖頭,淡然一笑。

在喬御琛出來前,她已經先離開了。

喬御琛出來,發現安然已經走了。

他凝眉,嘆口氣,她還真是不聽話。

他給葉知秋打電話,打聽到了安然的下落後,便去找她了。

記者招待會的人並不多。

規模雖然不大,但是安諾晨請來的,卻全都是一些相對來說比較有影響力的媒體。

蘇溪坐在鏡頭前,一臉沉靜。

「大家好,我叫蘇溪,曾經是安氏集團總裁安展堂的女人,為他生下過一個兒子,而我並不是什麼小三兒,因為我的孩子,是試管嬰兒,就像當初帝豪集團的總裁夫人安然一樣,她和我的兒子是兄妹,他們兩個都是試管嬰。

當年之所以要做試管嬰,是因為,安展堂的妻子有家族遺傳病,她生下的兩個孩子,都有隱性的肝遺傳病,安展堂為了保住他兩個孩子的命,所以需要另外能夠跟他孩子血型相符的孩子,做他孩子的肝源。

只可惜,我的孩子出生后,血型不是熊貓血,所以無法作為肝源,我跟孩子被路月趕出了安家,直到孩子成年後,安展堂需要幫手,才又將我兒子帶回了安氏集團工作。當然,他們不是以父子的關係相處的,是以上下屬的關係在相處。」

蘇溪說完,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看向人群外的安然。

安然對她抿起唇角,溫柔的笑了笑。

「今天,我想曝光的就是路月的可惡嘴臉,她就是個偽善的敗類,曾經,我親眼看到過她毆打安然的母親,還不止一次,我相信,可能很多人都不相信我的話,但是我這裡,有證據。」

她看向安諾晨,點了點頭,接著安諾晨就用投影儀,播放了一段很多年前,她偷偷錄下的視頻。

那是一段路月毆打江雪的視頻,雖然年代久遠,但是視頻里兩個人的樣子,還是清晰可見的。

安然站在不遠處,看著視頻中,捂著自己的頭,趴在地上,由著路月踢打的母親,心裡一陣隱隱作痛。

在她的印象里,母親一直都是一個遇事不會反抗的人,任何時候,她都很善於承受,甚至於在她小的時候,母親還經常告訴她,要忍,忍到她長大了,就可以逃離那個牢籠了。

所以,她打小的夢想,就是帶媽媽逃離安家,可是沒想到,最後她們是離開了,卻是被趕出來的。

多可笑……

安然手裡的確沒有什麼底牌,所以,她才會選擇公開蘇阿姨手中的這些舊事,藉此讓路月的名聲變的更差。

至於她的名聲……她真的已經不在乎了。

記者發布會結束,安諾晨去送記者們,蘇溪和安然在休息室裡面對面坐著。

正這時,安心推門而入。

她走到蘇溪面前,用力的推了她一把。

「你這個老不死的女人瘋了吧,你竟然敢陷安家於不義。」

安然上前,一把扯住安心的衣領,將她推倒在一旁。

「你說錯了,要針對安家的,不是蘇阿姨,是我,還有,我明明白白的告訴你,我真正要針對的,是你和路月。安心,我們的恩怨,要可是清算了,要麼你和路月死,要麼我死,戰爭,就從今天正式開始。」。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