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你想讓她死?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40:15
A+ A- 關燈 聽書

安心毫不猶豫,抬手就摑了安然一巴掌:「那就你去死吧。」

安然抬手,正要反擊安心的時候,門再次被推開。

喬御琛昂首走了進來,她直接來到安然身邊,目光如炬的看向她:「記住,你的臉很金貴,你是我喬御琛的妻子,任何動你的人,都不要猶豫,反擊回去,我會成為你最強有力的後盾。」

安心凝眉:「御琛……」

安然唇角一勾,毫不猶豫的,抬手狠狠的摑了安心一巴掌。

當著喬御琛的面兒打安心,她心裡真的覺得……痛快的不得了。

安心被摑的臉微微一側,唇角帶著血跡。

她回頭看向喬御琛,滿眼的幽怨。

「好,很好,喬御琛,你記住,如果有一天,我變成了魔鬼,那一定是你逼的,謝謝你,把我推下了萬劫不復的深淵。」

安心說完,雙眸含著熱淚,起身離去。

安然望向喬御琛,他的表情平靜,倒不像是難過的樣子。

「不是讓你等我的嗎,怎麼自己過來了。」

他的手,撫摸到了她的臉頰上:「沒事吧。」

安然搖頭:「沒事。」

看到兩人互動,蘇溪淺淺笑了笑:「好了,然然,既然喬總來了,我就先回去了。」

「蘇阿姨你等一下,」她說著看向喬御琛:「你去外面等我一下吧,我還有話要跟蘇阿姨說。」

喬御琛對蘇阿姨點了點頭,轉身先走了出去。

安然握著蘇溪的手,抿唇:「蘇阿姨,你放心,雖然你曝光了安家的事情,可能會得罪安家,但你的後半生,我會負責照料好的,我準備了一些錢,轉給了知秋,他會把這筆錢,轉到我哥賬戶上的,到時候……」

「傻孩子,跟蘇阿姨就不要說這種傻話了,只是,有件事兒我也想跟你商量一下。」

「蘇阿姨你說就是了。」

「我聽你哥說,你偷偷建的孤兒院已經開始運營了,我想著,我天天在家裡閑著也無聊,以後可不可以去你哪兒幫工?你也知道,我挺喜歡小孩子的,所以……」

安然心裡一陣感激,「蘇阿姨,如果你願意來的話,我就真的是感激不盡了。」

蘇溪抬手撫摸了一下她的眉心:「然然,別把自己逼的太緊了,我看這個喬總對你像是真心的,不如就放下仇恨,讓過去的過去,好好的過好未來的日子。」

安然抿唇,嘆口氣,苦笑:「蘇阿姨,沒有那麼簡單的,有的時候,有的時候我也在想,不如就放下吧,可是我的腦子不允許我這樣做,心或許會懦弱,但我的腦袋,卻永遠在提醒我,那些不堪的過去,有多麼的可悲。

我無法把它抹去,所以我只能背負著這些不停的前行,我也不知道我自己到底會走到哪一步,現在的我,已經無法看透未來了,所以……」

蘇溪嘆口氣,「總之你記住,蘇阿姨這裡,永遠是為你敞開的。」

安然點了點頭。

安諾晨從外面進來,他關門后,還納悶的往後看了看問道:「喬總怎麼過來了。」

「他是來找我的,怎麼樣,記者們都走了嗎?」

安諾晨走過來:「都走了,我是來接你們的。」

「那哥,你先帶著蘇阿姨回去吧,今天謝謝你們了,如果安展堂問起來,就告訴他,是我逼的。」

蘇溪笑:「沒事,我不怕他,我跟他,本就沒有什麼關係了。」

安然點頭。

安諾晨道:「對了,最近喬總是不是有什麼問題。」

「怎麼了嗎?」

「因為他的話,從昨天開始,路月一直在接受檢察機關的調查,我聽安展堂說,喬御琛去找他,要求他自己動手,拿掉路月名下的股份,將她從安氏集團徹底踢出去。」

安然驚訝:「路月為什麼會接受調查?」

「應該是做錯了什麼,但是具體的,安展堂沒有說。」

安然點頭:「我知道了,你這邊,蘇阿姨幫我曝光了路月的事情,只怕安展堂就會知道你是站在我這邊的了,以後在他身邊,你要事事小心。」

「放心,以我現在的能力,離開安家也可以單飛,現在不是我離不開安氏,是安氏離不開我。」

安然無語一笑:「哥,你吹起牛來,倒也是挺有模有樣的呢。」

「好了,你們兄妹倆,不鬧了,時間也不早了,然然,你別讓喬總久等你,早點回去吧。」

安然笑著點了點頭,跟兩人擺了擺手告別後,先拉開門出去。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喬御琛還在門邊等她。

見她出來,他將香艷掐滅。

安然凝眉,他怎麼還抽上煙了。

「聊完了嗎?」

「嗯,」她往後避了避他:「你嘴裡的煙味好大。」

喬御琛自覺的往後退了一步:「下不為例。」

他聽說,孕婦的鼻子總是格外的靈敏,那還是離她遠點兒為好,免得熏到她。

「你先走,我在後面跟著你。」

安然轉身往電梯口走去。

進了電梯,喬御琛自覺的往角落裡縮了縮。

安然側頭,不自覺的輕輕抿了抿唇角。

還算是自覺。

「你怎麼一個人先走了,我不是說了嗎,我陪你一起來。」

「我總不能所有的事情都要讓你陪,自己可以做到的事情,我還是想要自己去做。」

喬御琛挑眉:「我發現你真的是一點兒也不會示弱。」

想到葉知秋昨天問她,還知不知道自己是女人的事兒,她不禁笑了笑。

喬御琛側頭看了她一眼,真的是已經很久沒有看到她笑的樣子了。

來到酒店門口,喬御琛讓她上車。

安然道:「我自己開車過來的,我自己開回去就好。」

「車鑰匙給我。」

安然看他,沒動。

喬御琛道:「這裡離公司很近,回頭我的車,讓正楠來開去公司就可以了,我們開你的車回家。」

安然將鑰匙遞給他。

兩人一起上了車,車開到半路,安然忽然問道:「我聽我哥說了,你讓檢察機關在調查路月。」

「安諾晨的消息倒是很靈通,看來,安展堂還是很信任他的。」

安然抱懷:「或許吧,畢竟是他的親生兒子。」

她說著看向他:「你是想要整路月?」

「我說過的,做錯事,都要受到懲罰。」

「你甚至都沒有調查,就敢確定,害我在監獄里挨打的人是路月了?」

「本來我也有些懷疑她,只是沒有證據,也沒有人指證過她,所以我不敢確定。可是偏偏,她昨天自己露出了馬腳,她派來的那個黃漢,將你在監獄里承受過的一切說的太過清楚。

我曾經派正楠去調查過你的事情,即便是我的探子,也沒能讓那些獄警們開口說出的事情,黃漢一個普通人,卻知道的那麼清楚,這太不正常。

所以,只要知道了黃漢背後的推手,就可以找到這些年一直在針對你的人。之前,我是太低估路月的狠毒了,竟然會把自己的親弟弟都當成棋子……所以說,有的時候女人狠毒起來,才是真正可怕的。」

安然垂眸一笑,沒有做聲。

「你笑什麼?」

「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她挑眉看他:「喬總你終於不會被人道德綁架了,這算是成長了嗎?」

「嗯,成長了,你教會了我成長。」

安然白了他一眼。

他邪魅勾唇看她:「怎麼?」

「一把年紀了,說我教會你成長,不覺得起雞皮疙瘩?」

「我一把年紀,還不是做了你老公?安小姐,你這話說的矛盾不矛盾。」

安然呼口氣:「算了,我懶得跟你聊這無聊的東西,我問你,路月最終會如何?」

「坐牢怎麼樣?還是……你想讓她死?我都可以。」

安然看他,心裡咚咚咚的一陣亂跳。

這種話,能這樣輕描淡寫的說出來的,大概也就只有他喬御琛了吧。

「我沒打算讓任何人因為那個敗類而變成殺人犯,所以……你不必費心了。」

「那留著你去費心?然後最後跟她們同歸於盡?」喬御琛挑眉:「明明可以不通過自己的手,就能好好解決的問題,你這腦袋,怎麼就這麼迂呢。」

他說著,隨手抬起手指輕輕戳了她左側太陽穴一下。

「還有,下次想要關心我,就換種方式,如果不是我夠聰明,真的會把你的善意給忽略了。」

安然臉微微紅了一下,斜了他一眼:「我沒有。」

「你沒有什麼?沒有打算跟她們同歸於盡呢,還是沒有關心我?」

「都沒有。」

喬御琛抿唇笑了笑:「安然,我跟你相處的時間不短了,你可能想不到我有多了解你,總之呢,你口是心非的本事,我是真的見識過無數次了,免疫了。」

安然看他,心裡暗暗的想,他了解她?

能有多了解。

了解到足以看透她的內心嗎?

她這亂成一團亂麻的心思,她自己都快要理不清楚了,他又如何去看?

不過想到他剛剛在裡面,讓她反擊安心的樣子,和安心憤然離開的樣子,安然淡淡的揚起唇角。

這樣,喬御琛就算是正式擺脫掉對安心的責任了吧。

她眼神微眯,望向窗外。

呵,安心,孤立無援的滋味,如何?。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