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只會將人趕盡殺絕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40:22
A+ A- 關燈 聽書

兩人回到家,安然去給葉知秋打電話。

喬御琛在書房辦公。

下午四點半,他忙完,上樓回了房間。

推開門,就看到她安靜的躺在床上睡著的樣子。

她的睡顏很恬靜,讓他的目光捨不得移開。

他走上前,輕輕在床畔坐下,就這麼盯著她的臉看。

從來沒有想過,他喬御琛可以為了一個女人如此的奮不顧身,如此的……無法剋制自己的心。

原本以為,所謂的愛情,無非就是那些愛耍賤的人泡妞的一種技巧。

一個早就不相信愛情的人,怎麼會認為自己可能遇到愛情。

可是當自己真的遇到了,才知道,有些事情,真是命中注定,真是劫數。

他不自覺的抬起手,輕輕的撫摸著她的臉頰。

那一刻,睡夢中的安然悠然睜開眼。

看到他,她抻個懶腰翻身,又閉上眼睛嘟囔道:「你回來啦。」

喬御琛笑,知道她是睡迷糊了。

果不其然,下一秒,安然忽的睜開眼,回身看向他。

那樣子,像是驚著了。

她愣了足有五秒鐘,這才坐起身,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最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兒,總覺得特別累,老是想睡覺。」

她說完挑眉看向他:「你忙完了?」

「忙完了,想上來問問你,晚上想吃點什麼。」

安然看了看牆上鐘錶,才四點半。

「吃點什麼都好。」

「我最近有些想念你做的飯菜了,要不,咱們一起去買菜回來自己做?」

安然盯著他看了一會兒,這才努嘴,點了點頭:「好吧。」

喬御琛心下有些竊喜,本來以為,她會拒絕自己的。

沒想到呢,她竟然沒有拒絕。

兩人一起開車來到就近的超市。

好久沒有跟他一起出來逛街買菜了,安然竟還覺得有些不習慣。

見她因為要做什麼而苦惱的在蔬菜區轉來轉去的樣子,喬御琛不禁笑了笑。

這才是平凡人的生活吧,為一日三餐吃什麼而糾結。

安然聽到他的笑聲,轉頭白他:「你笑什麼?」

「說真的,我本來以為,你不會跟我一起出來的。」

安然努了努嘴:「無聊,我也要吃飯的,最近幾天,我也一直都想吃自己做的菜。」

她回頭看向眼前新鮮的西藍花,眉心微挑。

其實,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答應他一起出來買菜。

只是他說了,自己就應了。

就好像心裡的條件反射一樣。

她將西藍花放進了購物車裡,往前走去。

喬御琛笑:「正好我也想吃西藍花呢。」

「誰管你想不想吃。」

喬御琛的手自然的搭在她的肩頭:「我覺得,我們兩個這是心有靈犀。」

「是嗎?我完全沒有這樣的感覺,這樣就不算是心有靈犀了吧。」

喬御琛的手指輕輕捏了捏她的臉頰:「嘴巴不要這麼犟會怎麼樣?」

安然笑:「會氣到你。」

「是不是只要氣到我,你心裡就爽了?」

安然挑眉:「嗯?這次倒是跟我心有靈犀的想到一起了。」

她往前走去,勾了勾唇角。

喬御琛推著購物車追上她,跟她肩並肩一起走。

兩人男才女貌的樣子,在別人眼裡,分外登對。

只是走了沒多遠,喬御琛眼尖的看到有人在偷拍他們。

他原本愉悅的瞳孔危險的眯起,瞪了遠處那對情侶一眼。

兩人看到他的眼神,連忙將手機收了回去。

喬御琛看向安然,見她什麼都沒有發現,這才放心了許多。

安然拿起一板西紅柿放進了購物車裡,回頭看向他:「我想吃的就這些。」

「那就走吧,我們去結賬。」

他推著車子轉身,安然跟在他身後,她的視線觸及不遠處正在促銷的巧克力袋子上綁著的小兔子布偶,眉眼間不禁彎了幾分。

喬御琛見她沒有跟上來,回頭:「怎麼了?」

安然搖了搖頭:「沒什麼。」

他順著她的目光往遠處望去,不禁笑道:「你喜歡?」

安然白了他一眼:「我又不是小孩子。」

「那東西可不是送給小孩子的,在這裡等著我。」

他說著,就將購物車停在她身前,快步往那邊走去。

安然本想著阻攔他,可是周圍人來人往的,她沒好意思喊他的名字。

正在她專註的看著不遠處的喬御琛的身影時,身後忽然傳來一道壓低的女聲。

「你看吧,我就說了,就是她,安然,跟照片上的一模一樣。」

接著發出一聲男生的讚歎:「哇,沒想到本人比照片上還好看。」

「你們男人真是沒救了,就知道看臉說話,都說了,這個女人可不要臉了,十幾歲的時候就開始墮胎,想必她是很有手腕,不然怎麼可能嫁給帝豪集團總裁,做豪門少奶奶呢。」

兩個人的議論聲,就好像3D立體聲一般在耳邊環繞。

安然閉了閉眼,偏偏,被她聽到了。

她本來想要當做什麼都沒有聽到的,可是這女人的話,實在是讓她很惱火。

她轉身,看向兩人。

兩人見狀,連忙要走。

安然呵斥一聲:「站住。」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女生揚頭看向她:「有事嗎?」

安然抿唇一笑,百媚眾生的將目光落到了男生的臉上:「你挺好的一個男人,怎麼就眼瞎了呢,找了一個這麼丑又這麼八卦的女人。」

女生瞪她:「你這個人……你什麼意思。」

安然挑眉:「意思不是顯而易見嗎?長的丑不是你的錯,心眼兒壞也沒問題,可是你出來嚇唬人,亂嚼舌根,可就是你的不對了。這位大姐,我看你也有三十了吧,趕緊收收心,把你的注意力用在該用的地方吧。」

安然說完,轉身要走。

女生氣急:「你一個賤人,有什麼資格教我。」

安然凝眉,身前,喬御琛走了過來,她挑眉,回身,莞爾一笑:「你說我是賤人,那我倒想問問,我是偷你家男人了?還是我睡你家父親了?還是你親眼看到我跟人上床了?報紙上說的那些,我就都得認了嗎?那報紙上如果說我是男人,我是不是也該立刻點頭說,沒錯,我是男人?」

喬御琛走過來,眼神陰冷的落到對面兩人身上,隨即溫柔的看向安然:「發生什麼事了嗎?」

安然看著那兩人,眉心挑起。

兩個人看著喬御琛的眼神,都緊張了一下。

喬御琛指著對面的男生:「從剛剛我就在留意你們兩個,你們想幹什麼?找死不成?」

男聲咽了咽口水,搖了搖頭:「沒……沒什麼,對不起,我們就是……」

女生也有些害怕了:「你們想幹什麼?現在可是法治社會,你們若是敢欺負人,我們會曝光你們的。」

喬御琛抱懷,挑眉,摟著安然:「欺負你們?我從來不欺負人,只會將人趕盡殺絕,你可以選擇現在曝光我,或者等著完蛋。」

喬御琛說著,嘴角邪魅的一勾。

他這副樣子,安然看過太多次,所以早就稀鬆平常了。

可在外人看來,他的這模樣應該很嚇人。

所以,對面的男人連忙彎身道歉:「喬先生對不起,我們不是故意的,以後我們不會再八卦了。」

女人嫌棄的看了男人一眼,不過再看喬御琛的眼神時,她也終於垂眸:「對不起。」

安然挑眉:「不管你們是不是真心的道歉,我都接受了,我希望,這件事兒下不為例,雖然你們有言論自由,但不限於你們當著我的面兒說我的壞話,你們現在的行為,是誹謗,OK?」

「對不起,」男人連忙又道了一聲歉。

安然挑眉:「你們可以走了。」

兩人連忙將買的東西放下,快步穿過結賬口離開。

喬御琛嘆口氣看向安然:「我不是告訴過你了嗎,以後不要對任何人仁慈。」

「我只是不想為了那些無關緊要的人浪費自己的時間,我的時間,比他們的八卦更值錢,」安然挑眉。

「那你還理會他們的八卦?」

「因為他們在我背後說的,明明知道我能聽到還說,我若還裝作聽不見,那我不是傻子了嗎,這樣教訓一下他們,我也覺得很解氣。」

安然說著,排隊結賬。

喬御琛到底是把那個潔白的小兔子玩偶給買了。

車上,安然手裡一隻把玩著那隻小兔子,看起來,是真的很喜歡。

喬御琛挑眉不禁一笑:「你怎麼不早說你喜歡這種東西。」

安然笑:「我只是小時候沒有玩兒過,所以看到的時候,會覺得有些眼饞,其實並不是多喜歡。」

「小時候一個也沒有?」

安然勾唇,以前,大家都是小孩子的時候,安心明知道她喜歡這些東西,所以就總是抱著一個又一個的新玩偶在她面前玩兒。

讓她喜歡卻得不到。

或許是因為那時候累積出來的情緒吧。

「蘇阿姨倒是給我買過幾個,不過都被人給戳碎了,明知道娃娃到了我手裡會不得善終,久而久之,我也就不會再憧憬這些不實際的東西了。」

喬御琛看她:「那我以後會經常給你買的。」

「你聽說過一句話嗎,當你給一個三十歲的女人,吃一塊她三歲時渴望不已的糖,她就不會覺得甜了。」

她挑眉:「別在這種事情上,對我用心。」

「對我來說,生活中或者婚姻中,沒有什麼事情是小事,尤其是你的事,以後都是我的大事。」。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