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死了那條心吧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29:43
A+ A- 關燈 聽書

第163章死了那條心吧

慕雪柔紅著眼圈看向夏侯銜,「王爺是何意?」

夏侯銜笑著搖了搖頭,「柔兒,當初你將本王騙的團團轉,本王到今日為止還覺得你應該是個聰明人,可剛剛那句話從你嘴裡說出來,本王實在沒想到啊。」

他站起身,慢慢從桌案後走了出來,「你再好好想想,知道本王為何發笑嗎?」

慕雪柔認真想了想,緩緩搖頭。

「哎,」夏侯銜已走到慕雪柔身邊,見她還是不解,他嘆了口氣,「休書、休書,總要明媒正娶才有休妻一說。」

夏侯銜看著慕雪柔的眼睛,輕聲說道,「你雖為側妃,但也就是名聲上好聽一些罷了,說到底啊…」

他頓了頓,一字一頓的說道,「就只是個妾,而已。」

滿意的看到慕雪柔一瞬間蒼白的臉色,夏侯銜笑的越發愉悅,從輕笑變為大笑,「你現在要讓本王給你寫休書,你說好笑不好笑?啊?」

夏侯銜笑的暢快,慕雪柔氣的身子發抖,心臟處『嘭』的一下似被炸裂般疼痛,她撫著胸口,冷汗直流。

咬牙忍著不讓自己叫出聲來,腿漸漸軟了。

慕雪柔跌坐在地,被夏侯銜話語所傷的痛和心臟處實在的痛,兩種疼痛交織在一起,痛得她喘不過氣。

大口大口的呼吸著,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只是個妾!

她陪了夏侯銜這麼久,在他心裡,她只不過是個妾?!

「呵呵呵…」鮮血順著嘴角流下,慕雪柔跟著夏侯銜笑了起來,她閉著眼睛笑容越來越大。

她覺得自己很可笑啊。

愛了那麼久的人,到頭來,得到的卻是這樣的結果!

夏侯銜盯著地上的慕雪柔,漸漸收了笑意,他現在恨不得把她千刀萬剮,若不是她,他和離兒怎會…錯過。

慕雪柔笑夠了,她無力的說道,「王爺說的對,賤妾不必索要休書,不過賤命一條,哪裡需要那些東西。」

淚水糊住了她的雙眼,她看向夏侯銜的方向,「不知王爺可否高抬貴手,放賤妾條生路?賤妾什麼都不求,只求離府。」

她受夠了!

受夠了夏侯銜的忽視、受夠了夏侯銜的傷害、受夠了王府的種種。

她想回家……

「離府?」夏侯銜蹲下身來,平視慕雪柔並抬手溫柔的將她嘴角的血跡擦乾,「我為什麼要放你離開?」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他湊近慕雪柔的耳邊,「死了那條心吧,你我二人這輩子都要綁在一起…不死不休。」

「哈哈哈…」夏侯銜大笑著起身,打開書房的門大步離開。

他失了離兒,心早已空了。

而導致這一切的罪魁禍首,他怎能輕輕放過?

既然得不到想愛的人,那就將傷他的人綁在身邊,慢慢折磨。

離府對慕雪柔來說簡直太過仁慈,她以為傷了他以後便可以全身而退?

真是天大的笑話!

他要她永遠陪在自己身邊,並將她想要得到的東西狠狠摔碎在她眼前,夢破滅的滋味…多麼美妙。

他以前那麼愛她,怎能不讓她體會一回,自己曾體會的感受。

痛他所痛,慕雪柔才能真正理解他。

知道他有多恨她!

慕雪柔獨自坐在書房的地上,傷心欲絕,她為自己不值,心臟已在超負荷運轉,此時她怒火併悲痛直衝心脈。

兩眼一翻,慕雪柔昏了過去。

書房乃是夏侯銜處理公務的地方,輕易那裡會有人隨意進出,是以慕雪柔在冰冷的地面上躺了許久,才被人發現送回雪羽院。

夏侯銜得到信兒的時候,正在蘇姨娘院兒里,擺了擺手告訴小廝傳府醫醫治便可,接著繼續聽蘇姨娘彈曲兒,他手裡提了壺酒,喝的不亦樂乎。

慕雪柔悠悠轉醒時,已是第二日,碧衣和惜晴擔心不已,她們還真怕主子就這麼過去了。

雖說主子在王府里的地位大不如前,可到底還是王爺後院的女人,旁人也不敢做的太過。

若是主子沒了,她們這種隨主子出嫁的陪嫁丫頭,還不知落得什麼樣的下場,尤其現在王爺正在氣頭上,她們心中實在沒底。

見慕雪柔醒了,兩個丫頭簡直喜極而泣,伺候她吃了葯,又喝些軟糯易消化的粥,慕雪柔的臉色才紅潤了些。

她眼神空洞的躺在床上,盯著拔步床頂,淚水順著眼角流下沒入枕芯。

為什麼?!

事情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她和夏侯銜明明好好的,明明是要相愛一輩子的,可為什麼,他如今確將自己視為仇人,恨不得殺之而後快。

不。

夏侯銜根本不想殺她,他想慢慢折磨她。

心靈上的折磨,遠比殺一個人要狠厲的多。

他對她的恨,已深入骨髓。

慕雪柔閉上雙眼,可是自己還愛著夏侯銜,他怎麼能…怎麼能這麼對她!

——————

腳步聲自屋內響起,慕雪柔思緒漸漸被拉回,她的心已被傷透,本想要不去在意夏侯銜,可年少時開始的愛情,哪裡會那麼容易被磨滅。

當她聽到、看到夏侯銜與別的女人在一起時,她的心還是會抽疼。

「你來了,」夏侯銜的聲音有些沙啞,剛剛歡愛過的女子在他脖頸處留下了一個印記,刺傷了慕雪柔的雙眼,他走到桌邊給自己倒了杯茶,『咕咚咚』喝完后,揚聲喚了一句,「紅兒,出來。」

「王爺~」甜到發膩的聲音傳來,接著一隻白嫩嫩的手將珠簾挑起,女子自屋內現身,眸含春水膚如凝脂,白色茉莉煙羅軟紗,逶迤白色拖地煙籠梅花百水裙,滿身粉膩酥融嬌欲滴的味道。

扭著腰肢一搖一擺的走了出來,見到慕雪柔先是拋了個媚眼,接著走到夏侯銜身邊一屁股坐在他腿上,捧著他的臉便落下一吻。

夏侯銜的大手在她腰間遊走,二人吻的火熱。

慕雪柔低頭站在一旁,心中怒火漸勝,當她是死的?

終於,吻的難捨難分的二人分開,夏侯銜喉間喘著粗氣,右手大拇指重重揉搓在名叫紅兒的女子唇上,眼睛看著慕雪柔道,「今日本王將紅兒從尋芳閣裡帶出來總要給個名分,咱們府中側妃之位只你一人,打今日起,紅兒便也坐側妃之位吧。」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