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肯定是人為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02:07
A+ A- 關燈 聽書

「往年的獸潮要推遲好幾日才會到來,這次卻提前到來,真是奇怪了。」其中一名獵戶看著這些獸類,搖搖頭。

雲輕歌蹲下.身檢查了一隻野獸,站起身問道:「往常獸潮后這些野獸們會沒命嗎?」

獵戶搖頭。

「肯定不會,就這麼一天會出奇地發瘋。」

「正常的獸潮日子,會有其他的狀況出現嗎?」雲輕歌面上很嚴肅。

她是真的在認真思考。

每年獸潮都會到來,而且是定然有那麼一天,這從人為的角度來說又有些詭異。

獵戶暗暗思索起來,好半晌才開口說道:「是每年都有,每次獸潮的時候都是晚上,那晚的月亮會特別圓。而且……林中會起迷霧,迷霧一起,四周伸手不見五指。」

「每年這個時候,我們都不敢出門,而且野獸們也都出沒在此處,彷彿是被什麼力量召喚到此地一般。」

雲輕歌聽著獵戶的話,目光深深。

「按照你這話的意思,多少年前出現的?」

「這個……大概是五六年前吧。」

雲輕歌與夜非墨對視了一眼。

二人並未說話,可眼神卻已經在無聲地交流了。

吳淺淺站在一旁看著二人那般有默契的模樣,心底一陣陣地難受。

她心痛!

分明這個男人是她先看中的,可是竟然沒想到已經成親了,而且還娶了一個滿臉麻子的女人。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她不甘心,她不想就此錯過這個男人。

一旁的張語若見她目光如此露骨,連忙伸手拉拽了一下她的衣袖。

就她這眼神兒,再傻的人都看得出來這眼神。

雲輕歌一偏頭自然也察覺到這姑娘的眼神,眼神一眯,顯然早已看穿了這姑娘的心思。

沒想到啊沒想到,大反派都是易容的狀態,還能惹人注意。

這實在不科學吧!

「怎麼?」夜非墨見她正盯著吳淺淺看,隨口問道,「你在吃醋?」

也不避諱別人,這麼直接問出口。

雲輕歌臉有些熱,瞪了他一眼,實則這一道瞪視還帶著幾分嬌嗔。

「相公,你說什麼呢!」

男人輕笑,揉了揉她的發。

因為在林中,雲輕歌也沒有特別打扮,這髮髻隨便梳了一個,更別提髮髻上是否有裝飾了。

雲輕歌也發現這丫的最近特別喜歡揉她的頭髮,也不知道是為什麼。

「我去附近的河邊看看。」雲輕歌說道。

「啊,我帶你去吧。」張語若連忙叫道,「畢竟你不熟悉路。」

雲輕歌眼神一凜,點點頭,轉頭看向夜非墨:「相公,你現在附近看看,我們在河邊匯合。」

「嗯。」他頓了頓,聲色帶著幾分擔憂,「自己小心些。」

他說罷,領著青玄轉身往林中別的方向走去。

吳淺淺見狀忙要追上,但根本追不上,二人一眨眼的功夫就沒有了蹤影。她有些氣惱地在原地跺了跺腳,心情別說有多灰敗了。

她本還想與小夜哥哥單獨說幾句的……

無奈之下,她只能轉而跟著雲輕歌他們。

走到了河邊,雲輕歌並沒有理會這兩位女子,而是掬起了一捧河水看了看。

「獸潮之前,這兒可有什麼特別的嗎?」

兩姑娘沒理她。

雲輕歌轉頭看向二人,感覺到二人對自己的敵意,也就不問了。

她以意識入空間問:「傻瓜,問你個問題。」

「雲小姐,都說了,我不叫傻瓜!」系統想,若是她能夠以實物蹦出來的話,它一定要暴跳如雷地吼幾聲。

它是系統就要這麼欺負它嗎?

雲輕歌扶額,也不想在這件事情上糾結,直接開口:「別浪費時間,直接回答我的問題。獸潮是怎麼回事?是自然現象?還是人為?」

「這當然是人為了!五六年前就,在月圓那日,有一抹黑影不小心燒掉了林中一顆樹木,急忙將火撲滅了后,燃燒掉的木頭還是散發了一陣奇怪的味道,飄散出去后,動物們嗅到這陣就會發瘋。」

「是什麼樹?」雲輕歌眉眼一沉,「香魂樹?」

這種樹在這個世界的醫書上看到過,燃燒后的氣味有一種迷魂作用,別說是動物,就連是人的神經也會被影響。

難道五六年前周琛就已經……

「這事兒一直都是迷。不過今日這次的獸潮,肯定是那人提前燒了樹木而已。具系統統計,整片林中有上千棵香魂樹,這種樹只在山的那頭有大片林子。這些野獸們都是在山的那頭居住,一旦嗅到這般氣味就會發瘋奔跑過來。」

「那片林區一直被別人說有鬼出沒,也埋葬了太多墳墓在那方,所以……我建議你啊,還是不要過去了。」

雲輕歌輕嗯了一聲。

從系統的話來說,這事兒不是夜天珏所為,而且夜天珏這傢伙可沒有這種心思。

每年到了一天一定會派人過來燒掉一棵魂樹。只是燒掉一棵就足以讓這麼多動物發瘋,可想而知,要是一大片林區都著了火會是怎樣可怕的下場。

她意識從空間里抽出,正要轉身離開,忽然被兩個女子給攔住了去路。

「二位有事?」瞧見她們二人這態度,雲輕歌便知道她們的敵意濃厚。

二人瞪著她,將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隨即相互對視了一眼。

吳淺淺說:「你真的是小夜哥哥的夫人?」

雲輕歌抱著手臂,挑高眉梢,一副看她想說什麼的模樣:「怎麼,你不信?」

若不是看在這兩小姑娘沒什麼惡意的份上,她倒也不想與她們爭執。

「既然你們成親了,你告訴我,小夜哥哥叫什麼?是什麼身份?家住何方?」張語若也忙說道,邊說邊詭異挪動腳步靠近雲輕歌。

她的目的只是為了惡整雲輕歌罷了。

她承認,除了吳淺淺喜歡小夜哥哥,她也一樣喜歡!

整個獵戶村裡,她們也只見小夜哥哥這樣的男人,怎能不傾心。

只是她可沒有吳淺淺這麼蠢,什麼感情都表露在外,她可是一直掩蓋得極好,不容易被人察覺……

雲輕歌敏銳察覺到張語若的靠近,眉眼冷而沉,還未說話,忽然那方傳來了腳步聲。

張語若忽然抓住了她的手臂。

她眸光戾氣一劃,看穿了這女人的心思,果斷拽著張語若一起掉進河水裡。

噗通!

二人一起掉下去,只餘下吳淺淺傻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