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大反派說情話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02:14
A+ A- 關燈 聽書

「語若,你沒事吧?」吳淺淺連忙喚道。

而這時候,張語若卻動作飛快地撕下了雲輕歌的左臂衣袖。

「你要是真的是小夜哥哥的媳婦,怎麼守宮砂還在?」

除了守宮砂,自然還有那隻桃花印記還殘留在上面。

雲輕歌也不想去多說,只是懶懶地抬了抬眼,也不在乎自己丟了一隻袖子。

「關你毛事?」她的戾氣冒起,也真的要忍不住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這時候腳步聲由遠及近,夜非墨在青玄與青川的簇擁下走來。

「怎麼回事?」青玄看見掉入河水中的雲輕歌率先問了一句。

雲輕歌一側頭瞥見張語若要爬上去,嘴角邪氣一挑,忽然在水中把她又拽了下去。

「啊——」張語若被拉拽下去,怕死的她連忙朝著河岸邊的男人可憐兮兮地求助道,「小夜哥哥救我!」

這一聲「小夜哥哥」叫出口,令一旁傻眼的吳淺淺瞳孔驟然一縮。

到現在她才看出張語若對「小夜哥哥」的情愫,那雙眸子里分明寫的都是可憐和渴望。

她是女人,立刻就看出這個往日跟她姊妹相稱的女人也想與她搶男人!

而且最可怕的是,這女人往日還說什麼並不喜歡「小夜哥哥」這樣的男人。

雲輕歌輕輕切了一聲,見她掙扎著還想爬上去,一個用力將她徹底拉下河水去。

把人拉下去,她才要上去,只是這一隻手還沒有上去人就被一道力道拎起。

「相公……」被人提溜著上岸,雲輕歌無奈地笑了笑。

在這兒,她習慣叫他相公。

只有這兩個字,她才能充分證明這個男人是屬於她雲輕歌的,這些鶯鶯燕燕想都別想!

夜非墨板著臉擰著眉頭看著她渾身濕透的模樣,眼底滿是戾氣。

不過離開一會兒,這小丫頭就被人弄河水裡了!

「不讓人省心。」他低低說了一句,把她打橫抱起就走。

「小夜哥哥!」落在水裡的張語若驚叫了一聲,但奈何人已經抱著雲輕歌走遠了,哪裡還有她的機會。

吳淺淺冷冷地看著張語若,心底一陣寒涼。

她怎麼也沒想到,這個張語若,竟然掩蓋地這麼好。

「淺淺姐,你拉我一把……」

「拉你?」吳淺淺陰鷙地一笑,走向她,忽然一腳踹了她的臉。

「啊!」被踹下水,張語若怒了,「你發什麼瘋?」

吳淺淺一雙眸子腥紅不已,「我發瘋?我打死你個賤人!騙我!」

她說罷,直接跳進河水裡和張語若打起來。

此刻人走遠,一抹黑影立在了林外,看著河水邊扭打的兩名女子,眼神諱莫如深。

「殿下……您這是……看上那兩姑娘了?」小廝弱弱問。

夜天珏站在原地,一動不動,雙眸緊緊盯著河水,久久沒有回神。

今日皇家浩浩蕩蕩離開,可他作為禁足的太子自然不能隨同離開,也有不能離開的理由。

他留下,實在是想看看這獸潮之事……

可怎麼也沒想到,看見了滿臉麻子的姑娘手臂上有一道桃花印記。

難道……剛剛那女子是……雲輕歌?

不不不,怎麼可能?

「去查,剛剛那對夫妻到底是何人。」夜天珏的心猛地一跳,一股不好的預感油然而生。

若是那是雲輕歌,抱著雲輕歌的男人……又是誰?

難道真的是雲挽月說的,雲輕歌有姘頭?

他在乎的只是,雲輕歌到底是不是那個擁有桃花印記的人,她的臉上沒有了瘢痕會不會就是小時候那救自己的小女孩?

若是的話……

他一直都認錯了人?

……

雲輕歌被男人抱回了木屋,禁不住打了一個噴嚏。

「小歌兒。」

「我,我沒事。」雲輕歌見他看過來,連忙解釋,「剛剛她想推我入水,當時……我只能拉著她一起下去了。」

其實事實是,她當時意識剛剛從空間里抽回來,在那樣的危險情況下只能把人一同拉著下去。

再說,不拉下去怎麼讓吳淺淺知道這一直視作好姐妹的女人真面目?

「換衣裳。」男人蹙著眉頭,也不多問,將她的衣裳剝掉了。

這粗魯的動作,雲輕歌也沒有反應。

「我真的,你想想,你這麼多桃花,我可太難了。嘖嘖,還小夜哥哥,叫得多親昵,我都沒這麼叫過。」

他取過乾淨的衣裳替她穿上,正替她將裡衣穿上,聽見她這番話,手中動作驀地一頓。

「你吃醋了?」

「胡說!我只是不滿!」

他低低笑起來,笑音沙啞更透著一股愉悅。

看著男人低頭淺笑的模樣,雲輕歌頓覺有些窘迫:「你笑什麼?你再笑我就不理你了!」

嗯……這個威脅,實在太沒威脅性。

夜非墨忽然勾住了她的下巴,印了一個重重的吻給她。

「小歌兒,從今以後,我都只有你,絕不會多看其他女人一眼。若是看了,你挖我雙眼。」

「……」她才不要他的雙眼,她也沒這麼兇殘。

只是,大反派什麼時候說情話這麼溜了?

一本正經的男人突然有一天情話技能滿滿,她都有些適應不了了。

大反派,拜託撿回你的節操啊喂!

某系統:「……」做系統的悲催之處就是每天都要被塞狗糧。

……

雲輕歌這是第一次更衣更了半個時辰的。

等夜非墨離開后,她整個人軟綿綿躺在小木床榻上,呼吸急促,面色微紅,一副有氣無力的模樣。

「王妃?」

吉祥走了進來,瞧見王妃正躺在上方,訝然了一陣。

「咳咳。」雲輕歌連忙坐起身來,乾咳了一聲說,「吉祥你可算是來了,怎麼不早點進來?」

害她被大反派揩油揩了半個時辰,說多了都是憋屈,雖然他們是夫妻,但實則根本沒有夫妻之實,這事兒說來也確實……不好。

吉祥連忙入屋,尷尬地小聲解釋:「奴婢早就在門口等候,可看著王妃您……」

跟王爺感情如此之好,她也不好打擾呀。

她也已經知道王爺原來是能正常行走,根本沒有腿殘,而青玄也對她解釋了一番。

一想到當時那般危急的狀況,再看著眼前王妃安然無恙的模樣,她一顆心才放下來。

幸好沒事……

「你是故意沒進來的?」雲輕歌鬱悶了。

吉祥暗暗抹汗:「奴婢沒膽量進來。」

打擾了王爺的好事,誰敢呀!

雲輕歌暗暗翻白眼,起身正要走,忽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