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避孕效果不是百分百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40:30
A+ A- 關燈 聽書

安然側頭看向他,如果一個男人想要給你他的溫柔,那真的是天堂。

如果不是因為她跟他之間過去發生的那些事情,其實……她或許真的會依賴他。

畢竟現在的他跟從前真的不一樣了。

喬御琛勾唇,「我好看嗎?」

安然收回自己的視線,低頭重新看向自己手裡的兔子玩偶。

「如果有一天,路月得到了她應有的懲罰,你要告訴我。」

「我會的。」

他剛剛讓林管家和阿姨先回了金沙灣那邊,所以,回到家,喬御琛自己將買來的東西拎回廚房。

安然跟進來,見喬御琛已經開始穿圍裙了。

她驚訝:「你要做飯?」

「我給你打下手。」

他說著,將另一個圍裙掏出來,從她身後幫她繫上。

兩人靠的非常之近,安然臉都覺得有些熱乎乎的。

喬御琛壞壞一笑,側頭在她頭髮上親吻了一下。

「來吧,男女搭配幹活不累,我們開始吧。」

安然抿唇,輕輕的嘟了嘟嘴,隨即道:「你把西藍花掰開用鹽水泡一下,我來處理西紅柿。」

「都交給我,你在旁邊做指揮。」

「你不是說,你是進來給我打下手的嗎?」

「是沒錯,我幹活,你指揮,不知道嗎,有的時候做總指揮,比親自幹活這個任務更重。」

喬御琛說完,雙手握著她的雙肩,將她推到椅子邊坐下:「來,你就坐在這裡,看著我。」

「我什麼都不用做?」

「動嘴就可以了。」

安然看他,這就是他愛一個人的方式嗎?

坐在他背後,她唇角揚了揚。

廚房裡很是安靜,喬御琛問道:「不覺得這麼安靜有些彆扭嗎?」

「還好,我喜歡安靜。」

「以前呢?你也喜歡安靜?」

「以前?多久以前?」她看他的背影。

「嗯……就是……沒有出事之前。」

安然笑:「不算安靜,那時候,我媽總說我恬燥,話多,還說我要是一直這麼嘰里呱啦的話,以後極有可能會嫁不出去。」

「可事實證明,那樣對你身邊追求者不少,對吧?」

「我身邊沒有什麼追求者。」

喬御琛回頭看她壞笑:「你是在假謙虛?」

「是真的,起碼,我從來沒有收到過告白。」

「怎麼不可能,」她聳肩:「以前如果有人要追求我,御仁會去找人家單挑,讓人家自己知難而退的。」

提起喬御仁,兩個人都沉默了一下。

半響后,喬御琛笑了笑:「給我講講你們過去的事情吧。」

安然側頭看向窗外:「太久了,都忘記了。」

「有些人,要經常拿出來回憶一下,才不至於忘記。」

「他活著的時候,你讓我遠離他的。」

「所以說啊,」喬御琛微微嘆口氣:「我以前犯下的錯誤還真不少,對吧。」

他將西藍花泡好,回頭看向:「以前,他是不是特別討厭我?」

安然看著他,搖頭。

「你不知道?」

「不是,跟你說的相反,他很崇拜你,他經常跟我說,他有一個哥哥,如果你們不是同父異母的關係,你們的感情一定會很好,還說了很多你的豐功偉績,甚至於你與你家老爺子頂嘴,他都覺得很帥氣,在我看來,那是個盲目崇拜哥哥的蠢貨。」

喬御琛轉過身,重新背對她,稍稍閉了閉目,平復了自己的情緒后,抓起兩個西紅柿開始處理。

「看來,我提起了一個對我不太有利的話題,算了,聊別的吧。」

安然看著他,蹙了蹙眉:「其實,你也很喜歡他,不是嗎?」

喬御琛呼口氣:「如他所說,只可惜,我們不是同一個母親生的。」

安然頭向後靠到牆上,看向天花板:「喬御琛。」

「嗯?」

「以前,我不懂造化弄人這個詞的意思,我總覺得,所謂的造化不過是人們軟弱的借口,可是直到很多年後,我自己經歷了許多事情才明白,所謂的造化,是無奈,不是造化弄人,是無奈愚人。

我們現在,好像都掉在了御仁給我們留下的悲傷中,不能自拔,可是……可是這大概不是御仁想要的,所以,我們都要好好調整自己的心態,放掉御仁吧。」

喬御琛沉默了良久,未語。

「還有,御仁不是你害死的,是我。」

喬御琛無奈:「你剛剛才說,我們都要從御仁給我們留下的悲傷中走出來。」

「我在努力,一直在努力,而且,我發現最近幾天,我再想起御仁的時候,已經不是那天他出事時的畫面了,我會想起很久很久以前,那些幾乎被我遺忘的事情。

比如,我會想起那個風一樣的少年的笑容,想起他傻兮兮的端著麻辣鴨頭來到我面前時傻笑著跟我說,『快嘗嘗,趁熱吃』的傻樣子。會想起大熱天我們三個一起在操場上,為了一根冰棍兒而打賭跑步五圈,最後三個人都中暑的蠢蠢的樣子。

我想……就像知秋說的那樣,我會一輩子都把他留在我的心裡,不會忘記他,不會丟了他,把他好好珍藏好的,這就是我對他為了我而丟了性命的報答。」

她說著,唇角勾著笑意睜開眼。

喬御琛已經不知什麼時候回頭,一直在看著她。

她愣了愣,抿起唇角:「所以,你以後不要再因為他的事情愧疚,難過了,但是也不要忘記他。」

喬御琛笑:「菜處理好了,現在,資本家太太,開始指揮吧。」

安然起身,喬御琛道:「我比你想象中的要聰明一些,所以你別動,就坐在那裡指揮,這邊會有油煙。」

安然無語,還是來到鍋邊:「你能別忽然間對我這麼好嗎?我會不喜歡。」

「忽然間?」他挑眉,邪魅的看著她:「我以為自打我們結婚後,我一直都對你很好。」

安然仔細想了想,也……的確是還不錯。

她聳肩:「好吧,認證,不過我坐在那裡指揮心裡沒底。」

喬御琛挑眉,後悔了。

早知道還不如不親自下廚。

孕婦最好不要聞油煙味才比較好。

為了保護她,他速戰速決的將兩道菜炒好。

而事實上,並沒有什麼油煙,是他擔心的太多。

期間,安然因為聞到了味道噁心了一次,可因為她站在喬御琛身後,動作又不大,所以他沒有注意到。

吃飯的時候,安然看著兩道菜有些發愁。

本來剛剛在超市,她還很想吃西紅柿的,可是現在……

喬御琛幫她夾菜:「吃吧,我嘗了嘗,味道還不錯。」

她呼口氣,強迫自己吃了兩口。

素炒西藍花和西紅柿炒雞蛋,真的不能再素了。

看到她的表情,喬御琛嘆氣:「是不是我做的樣子太丑,你沒有食慾?」

安然搖頭:「不是,我最近這胃病還真的是……算了,你吃吧,我看著你吃。」

「稍微吃一點,哪怕吃完了再吐呢。」

他說著端起碗,把她夾起菜喂她。

安然頭往後縮了縮,喬御琛笑:「資本家太太,我好歹辛苦了一頓,吃兩口,賞個臉?」

安然無語一笑:「那就給資本家一個臉吧。」

她張嘴吃下,幸好西紅柿酸酸的,比想象中的要可口。

她將碗從他手中接過:「我自己來吃,你炒的真的還不錯。」

喬御琛看著她笑了笑,端起碗也吃了起來。

他坐在她身側,不時看她。

多久了,他們之間多久沒有這樣和睦的坐在一起吃過飯了呢?

這……才是夫妻該有的樣子吧。

真希望以後他們能一輩子都這樣好。

他心情不錯,吃了兩整大碗的飯。

安然不禁笑道:「你倒是真給自己臉。」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我這是在給你打個樣兒,這些飯菜,都是粒粒皆辛苦的種出來的,不能浪費。」

其實,他真想說,是要給寶寶做個榜樣。

可是……不能。

兩人吃飽,喬御琛主動的起身將碗筷放進了廚房的水池子里。

看著喬御琛這麼勤快的樣子,安然真心覺得……不適應。

吃過飯,她坐在客廳里的沙發上看電視。

喬御琛接了個電話后,就進書房裡處理緊急文件了。

安然換台,正好是一個情感類的節目。

台上,一對青年男女就懷孕后,女方想要結婚,並生下孩子,男方卻因為女方跟自己同房的時候都有採取措施,女方不可能懷上自己的孩子,他被戴了綠帽子的問題展開了激烈的爭吵。

後來,有情感專家出面調解。

還有醫生出面說,任何避孕措施的避孕效果都不是百分百的。

即便是避孕藥,廠家也不敢說自己能做到百分百的避孕成功。

而且,避孕藥在短期內,服用次數不能太多,因為服用太過頻繁,也會降低避孕效果……

看到這裡,安然忽然覺得心跳加速。

她快速拿起手機,打開搜索引擎,輸入懷孕初期會有的癥狀。

嘔吐,中了。

嗜睡,中了。

嗅覺靈敏,中了。

精神不好,中了。

每看一條,她都覺得心裡更慌亂一分。

可是……前幾天中醫才剛來給她檢查過,說她是腸胃不好……

書房門打開,喬御琛從裡面走了出來。

她回頭,看向他,表情裡帶著一抹焦慮。

喬御琛表情裡帶著一抹寵溺:「怎麼了嗎?」。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