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太子殿下的糾纏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02:21
A+ A- 關燈 聽書

門口有腳步聲。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雖然對方將腳步聲放得很輕,可四周太靜,一點細微都能夠聽見。

嘎吱——

門被人推開。

吉祥也緊張的一把抄起一旁放置的箭矢,對準了門口。

「你……」門被推開,逆著光站著一人,一身黑衣,但那張臉,雲輕歌是不可能認錯的。

吉祥定睛一看,也嚇了一跳。

哎呀我的娘親,竟然是……太子殿下?

他們家王爺才走沒多久,這太子殿下竟然就找上門來了,難道是一直暗中跟蹤著他們?這算什麼事?

雲輕歌還算淡定,目光冷冷地看著連門都不會敲的男人,隨即問道:「這位公子,你有何事?」

她隱約覺得夜天珏好像認出她了?連同看她的眼神……都似是不對勁。

難道她這易容的麻子臉就這麼好認,怎麼大家都認出來了?

夜天珏清淺的目光掃弄了一眼吉祥,似笑非笑說:「輕歌,你用不著演。」

起初若是沒有看見吉祥,他也的確無法確定雲輕歌的身份,可直到看見吉祥,他就更加肯定雲輕歌了。

更何況剛剛在林中已經明顯看見了她手臂上的桃花印記,他心底早已有了些許答案。

雲輕歌眉狠狠一皺。

對於這男人突然叫自己這麼親昵,令她心中十分不適。

「殿下,有什麼話就直說,咱們都別演。」

夜天珏看向吉祥。

眼神很明顯。

他不希望吉祥留在這兒。

被他的眼神掃弄著,吉祥略有些擔心地看著雲輕歌。

這個太子殿下,一定是故意糾纏他們王妃,明明都被禁足了!

「吉祥,你在外面等我。」雲輕歌明白,跟夜天珏之間沒什麼好說的,但她必須當機立斷,把這件事情解決了!

看男人一身黑色夜行衣出現在此處,肯定是一直就在林中。

所謂的禁足對他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不但如此,而且這男人還一臉無所謂的模樣來此找她,是因為在剛剛的小河邊看見了發生的事情?

想到此處,雲輕歌的眼眸微眯,明顯是不悅。

待吉祥退出去,夜天珏抬步朝著雲輕歌走近,一步一步,腳步緩慢而略有些沉重。

眼前的女子站在遠處不動,他卻一點點靠近。

就在二人還差兩步之遙時,他停住了腳步。

「太子殿下有什麼事,不妨直說。」

「輕歌……我已經知道了。」他的嗓子有些發緊乾澀,緩緩說了一句話。

知道?

知道什麼?

雲輕歌實在搞不懂這丫的在說什麼。

「我知道……當年救我的小女孩,是你。」

雲輕歌袖中的手驀地握成了拳頭。

「是我不好……」他低聲呢喃,帶著一分繾綣和無奈,「若是我早點知道,我當初一定不會拒絕你,一定會將太子妃的位置留給你。」

雲輕歌扶額。

果然是讓他看見了,那道桃花印記出現和消失都太過詭異。

「殿下,我覺得你肯定是認錯人了。」

夜天珏:「……」

「你既然都說了當初救你的小女孩桃花印記是在鎖骨上,而我長在手臂上,你為何一定確定是我?我三姐姐鎖骨上的桃花印記可還好好的。」

男人皺眉:「她的是刻的,不用替她說話。」

其實當初第一眼看見雲挽月鎖骨上的桃花印記就知道是假的,是後來畫上的,只是因為用了特殊顏料所以洗不掉。

而他當初四處尋找這個女孩,找遍了整個帝都的姑娘,只有雲挽月從年紀和相貌上和記憶里的小女孩有絲絲重合的地方。

所以,即便是知道那印記是假的,他也將雲挽月當成真的。

可他怎麼也沒料到,原來真的救他的竟是……雲輕歌。

當初那整日追在他後方纏著他的小女孩,被他嫌棄丑,被他嫌棄煩人,多次命下屬把她丟遠了。

想到過去對這小姑娘做的事情,他心痛。

「輕歌……」

「打住!」雲輕歌眉頭狠狠皺起來,不是因為她的情緒有變化,而是這具身體的情緒有變化,她揉了揉心口的位置。

該死,是不是原主的身體感受到了這夜天珏的真心所以心動了?

拜託,一個渣男有什麼好心動的?

最可怕的是,現在她的心有點疼,刺刺的。

分明她對眼前這夜天珏沒什麼感覺,可身體又有異樣反應,真是坑了個大爹。

雲輕歌說:「太子殿下肯定也看見了剛剛河邊的情況,也察覺到了我有個姘頭對吧?所以,像我這樣的女子,殿下還是別想這麼多了。再說了,我現在是你弟妹,你特地跑來與我說這些有什麼意義?」

「輕歌!」面前的男人冷沉著一張臉,面色冷冽中含著幾分痛苦,「是我害你。若是你想擺脫五弟,我可以幫你。」

呵呵噠……

雲輕歌十分想說,要是雲挽月此刻在場,他敢這麼說嗎?

……

吉祥被趕出屋門,十分好奇屋中的情況,一直站在門口偷聽。

要死了。

這個太子殿下竟然慫恿他們家王妃逃離王爺,這是什麼鬼?

王爺知道不得氣死了。

「咳咳!」偏偏,就在吉祥正集中注意力聽著屋內的動靜時,突然一道咳嗽聲在她身後響起。

吉祥被嚇了一跳,猛地跳起來,不可思議地看向身後的人。

完了完了,是王爺!

咳嗽的是青玄,青玄身後便是那一身冷清矜貴的玄衣男人,雖是易容的臉,可面色卻黑沉而寒冽,令人心驚。

青玄問吉祥:「你怎麼了?」

「我我我……」吉祥想哭。

夜非墨的聽力敏銳,明顯聽見了屋內有夜天珏的聲音,二人在說話……

「輕歌,只要你想,我便幫你擺脫五弟。我知道你嫁給他一直心中有怨。」

「呵呵。」雲輕歌冷笑,「擺脫靖王,然後呢?你又想讓我做什麼?」

隨口一提的事情,不過是語帶諷刺。

但她沒有察覺到門口有人。

「你若想改嫁……本殿也可以。」

門口的吉祥和青玄皆露出了大事不好的表情,緊張而害怕地看向了夜非墨。

王爺一定會生氣的!

雖然,男人此刻面無表情,可那雙黝黑的瞳孔里卻映著十足的危險光芒。寒氣自男人身上散發,讓人猝不及防地被凍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