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我懷孕了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40:37
A+ A- 關燈 聽書

「我忽然間想起,今晚還沒有喝中藥。」

「林管家在金沙灘那邊給你弄好了,一會兒他會給你送過來的。」

喬御琛說著走向她。

安然笑了笑:「那多不好意思的,麻煩林管家跑來跑去的,我會熬中藥,下次讓他把葯放在這裡,我自己熬就好。」

喬御琛走過去拉起她的手:「資本家夫人的手,金貴的很,可不是用來熬中藥的。」

安然將手從他手裡抽出來,極力控制表情的平靜。

她坐下,拿起遙控器,立刻將正在看的台換掉。

「那以後,資本家夫人的手就用來換電視台吧。」

喬御琛笑了笑,也在她身邊坐下。

安然裝作若無其事的問道:「這個老中醫真的很奇怪,上次給我開的葯明明苦的要逆天了,這次怎麼卻開的甜的中藥?說真的,我還沒喝過這麼好喝的中藥呢。」

「知道你怕苦,我讓醫生盡量避開了一些苦藥,而且,他還給你加了冰糖,當然甜。」

「良藥苦口不是才對嗎?」

喬御琛邪魅勾唇:「這是我請來的老中醫的不同之處。」

「他說我是什麼毛病來著?」

喬御琛看她:「情志不舒造成的腸胃問題。」

安然點了點頭,重新將視線落到了電視機上。

總覺得……哪裡有些不太對勁。

難道只是她的錯覺嗎?

安然在家裡呆的時間太久,完全不知道,現在外面關於她的輿論有多亂。

因為她以前坐過牢,懷過孕流過產的消息曝光,她完全成了叛逆的豪門小姐的代表。

安心出面接受記者的採訪,一直在幫安然說好話。

說安然沒有計較她父母的陰謀,救了她的命,是個好女孩兒。

說安然其實只是太壓抑,她的本性真的非常善良。

說安然雖然跟她心愛的男朋友結婚了,但只要安然能幸福,她就知足了。

還說安然是她最珍惜的好妹妹,讓大家不要再非議她,為難她。

看了新聞,有人說,終於理解安然的父親為什麼不敢將她的身份昭告天下了。有這麼一個能作的女兒,換做是誰都不敢公布。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還有人說安心真是可憐,明明自己生病就夠可憐的了,用了自己妹妹的肝臟,她愧疚的要死不說,還賠上了自己的男朋友。

一時間,安然就成了淫蕩,不要臉,下賤的代名詞。

自打自己懷過孕的事兒被曝光后,安然幾乎不看新聞。

因為她心裡很清楚,別人多半都只會罵她,所以她選擇不去沒事兒找事兒。

別人怎麼想的,她不在乎,但卻不會因為別人的話,而影響自己的心情。

早上吃過飯後,喬御琛給葉知秋打電話。

「葉先生,有時間嗎?」

「我正在公司開會,怎麼了,是要我去陪安然嗎?」

「如果你忙就算了,我可以帶著安然去一趟公司,我們快去快回就好。」

葉知秋凝眉:「我看你趁早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吧,你又不是不知道現在外面把安然罵成什麼樣兒了。她是個心思細膩的女人,你帶她出門,別人對她指指點點,她心裡難道真的不會難過嗎?

這樣吧,你告訴安然,讓她在家裡等著我,我一個小時後去找她。你該忙就忙你的,別管了。」

「可是我擔心……」

「沒什麼好擔心的,安然已經是個成年人了,如果她真的想做什麼,我們也攔不住。」

喬御琛點頭:「好,那我也盡量快去快回。」

「好,就這樣。」

掛了電話,喬御琛上樓進了卧室。

「資本家夫人,我要去一趟公司,可能得中午才能回來,一個小時以後,葉知秋會來找你。」

「她找我幹嘛不給我打電話?是你又找他來陪我了吧。」

喬御琛勾唇一笑:「資本家夫人是越來越聰慧了。」

「我沒事兒的,我昨晚不是已經跟你說過了嗎,我在慢慢的走出來,不,我已經走出來了,所以你不必擔心我會想不開之類的,我沒有那麼傻,就像知秋說的,走了的人已經走了,我不會傻到要去為他殉葬的。」

「我知道,你是個堅強的姑娘,」喬御琛走到她身前,手輕輕的撫摸了一下她的發:「可是我不放心你。」

安然看著他,眼眸微微蹙起。

這麼顯眼的愛意,他現在也控制不了自己了吧。

她表面上極其淡定的點了點頭:「那好吧,你去公司好了,我在家裡等知秋,正好中午我們一起吃飯。」

喬御琛勾唇一笑:「好。」

聽到喬御琛的車離開家后,安然在屋裡坐了三分鐘。

猶豫了一會兒,她還是拿起車鑰匙,離開了家。

她將車開到離御香海苑最近的一條街,找到了一間藥店走進去。

她走到驗孕試紙邊,隨手拿了一盒子,隨即過去結賬。

這幾天她的新聞鬧的沸沸揚揚的,所以在北城,很多路人也認得出她。

見是她來買避孕試紙,收銀員愣了一下,給她結算完后,讓她離開。

安然一走,店員立刻道:「誒誒誒,你們剛剛看到了沒有,那個人是安然誒。」

「誰是安然呀。」

「哎呀,就是那個帝豪集團的總裁夫人啊,這幾天新聞上全都是她作風不正的消息,你沒看啊。」

同事撇嘴一笑:「這種人,作風正才奇怪呢好嗎,仗著有點兒臭錢,生活荼蘼不是很正常的嗎。」

「你都不好奇她剛剛買了什麼呀?」

「什麼什麼?」

「驗孕試紙誒,」收銀員激動的跺了跺腳,「親們,我跟你們說,這可是個大新聞,我覺得如果我們把這個事兒曝光的話,肯定是頭條。」

「你敢嗎?我反正不敢。」

「有什麼不敢的,這事兒又不是我們捏造的,」她說完,調出監控,用手機拍下了這個過程后,上傳到了微博里。

「我有預感,我的微博粉絲要暴漲了。」

「真是受不了,白日做夢的本事不小呀。」

安然沒有去別的地方,而是直接開車回了家。

她來到洗手間里,心懷忐忑的測了一下。

等待的過程,即便一秒鐘都是漫長的。

她的心裡,最不希望的就是自己會懷孕。

因為她真的承擔不起這個小生命。

可是如果這是真的呢?她又該怎麼辦。

生,還是不生。

這對她來說,將會是一個非常非常難的抉擇。

甚至於比要不要報復安家,更難。

她看著手錶上的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

時間一到,她呼口氣,拿起驗孕試紙,閉了眼睛祈禱了半天,才緩緩睜開。

看到試紙上兩條清晰的紅杠杠時,安然跌坐在馬桶上,腦子一片空白。

她總是有那種撞上最壞的結果的運氣。

老天爺似乎真的格外的喜歡戲弄她。

懷孕……她怎麼也想不到,自己竟然真的會懷孕。

明明就有吃藥,為什麼還能懷上。

她的心微微的顫動。

也不知道坐了多久,門口傳來門鈴聲。

安然回神,慢悠悠的站起身,可是她的腿有些發軟。

因為……太害怕了。

她出了洗手間,來到門邊將門打開。

果然,是葉知秋來了。

他勾唇壞壞的一笑,跟她招手:「看到我,怎麼一臉的懵逼?這可不是歡迎你家好朋友的方式。」

安然上前,抱住他:「知秋……知秋。」

葉知秋愣了一下:「怎麼了?」

他的手也抱住她,輕輕的拍撫著她的後背。

「出什麼事兒了,你跟我說。」

安然沒有說話,只是腦子裡一團亂麻。

葉知秋鬆開她,看向她,剛剛臉上痞性的笑容已經消失,一臉的嚴肅:「說話。」

安然望著他,目光很是空洞。

「我懷孕了,我又懷孕了,我明明有做過措施的,可是怎麼還會懷孕呢,我不知道,」她搖了搖頭,表情凝重而又痛苦。

葉知秋看了她半響:「你……你怎麼知道自己懷孕的?」

「我剛剛用驗孕試紙驗過,對了,驗孕試紙有可能不準的,對不對,既然避孕藥的效果達不到百分百,那是不是意味著,驗孕試紙的結果也有可能不正確?知秋,我們去醫院,我要去檢查一下,確定自己根本就沒有懷孕,我不可能懷孕的,不,是我不能懷孕。」

見她要往外走,葉知秋拉著她的手腕,將她帶進了屋裡,把門關上。

安然急了:「知秋,你幹嘛,我要去醫院。」

「不用去醫院了,」葉知秋看著她,表情裡帶著幾抹愧色:「你是懷孕了,沒錯。」

安然驚訝的看向他:「你別胡說,驗孕試紙真的有可能不準的。」

「御仁下葬的那天,你暈倒,被我和喬御琛送到醫院的時候,我們就已經知道,你懷孕了。」

安然眼神一驚看向他:「那你們為什麼沒有告訴我?為什麼沒有說。不光是你,還有喬御琛,他也欺騙了我,他找來什麼老中醫,說我只是腸胃不好。」

「這事兒,你不用怪喬御琛,是我不好,我讓他先對你保密的,我知道你不想要這個孩子,我看那時候的你太虛弱,腦子也不清楚,我怕你知道了,會因為當時偏激的心情,而做出錯誤的決定。

安然,做為你最好的朋友,你的親人,我真的只希望你能做出一個不要讓自己後悔的決定。你現在知道了,其實也挺好的,起碼比那時候的時機合適,我相信,你已經足夠冷靜到能夠做出正確的選擇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