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唯你而已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30:06
A+ A- 關燈 聽書

第166章唯你而已

溫婉一一不舍的回了府,並約好過幾日再來。

她拽著容離的手,那表情就像是小朋友第一次被送去幼兒園一般,對父母頗為不舍。

容離哭笑不得的拍了拍她的手,「你若來不了,我去你家找你便是,怎麼都要哭了?」

「你們家太好了,我都不想回去了!」溫婉扁著嘴巴道,阿離家娘好、吃的好、還自由,瞅瞅自個家的娘…

她不想說話…

容離看著溫婉離去略顯凄涼的背影,笑著搖了搖頭,身後夏侯襄攬住她的肩頭,「現在有時間陪我了嗎?」

容離瞟了他一眼,「以前怎麼沒發現你這麼纏人?」

雖然話是嫌棄的話,可尾音兒里的笑意藏不住。

夏侯襄挑了挑眉,認真的看著她道,「唯你而已。」

「貧嘴,」容離笑里柔情蜜意,倒是要甜到心縫裡去了,「走吧,回去。」

和夏侯襄往小院中走,樹蔭遮住惱人的驕陽,留下一路清涼,兩人順著林蔭小道往回走,一片歲月靜好之象。

「熱死了,熱死了。」小黑不知從哪裡躥了出來,落在容離肩頭,它已經復寵,容離連夏侯襄的氣都不生了,又怎麼會再生它的氣。

小黑一頓撒嬌賣萌,終於獲得容離的諒解,高興的上躥下跳。

現在天氣熱了,它那一身黑羽最是吸熱,所以沒事便在屋裡攤著不動,小桃特意弄了些冰來給它降溫,總算舒服了些。

只是沒事就吵吵著熱,把容離弄的很無奈。

夏侯襄一抬手,抓過它放在自己肩膀上,它那麼重,把離兒壓壞了怎麼辦?一點兒都不自覺。

容離順了順它的毛,「小桃要給你沐浴你還不讓,怪的了誰?還是熱的你輕。」

「沒有同情心的傢伙,」小黑控訴的看著容離,「沒想到你是這樣的小離兒!」

「我一直是這樣,怎麼辦?你咬我啊。」容離笑著說道,還給了挑釁的眼神。

「嗚嗚,一點兒同情心都沒有,我都要熱死了,你還幸災樂禍,」小黑轉頭看向夏侯襄,「主子,這個女人你管不管?」

夏侯襄輕飄飄的看了它一眼,「離兒說的有錯嗎?」

「你…」小黑直接被噎住了,「行行行,禽獸,哼!」

見色忘友的傢伙,虧它以為能找到同盟呢!

「謝謝誇獎。」夏侯襄不置可否的說道。

「氣死我了!」小黑指了指面前的倆人,「不理你們了!」

還是它家小桃可愛,要是不老拽著它洗澡就更可愛了!

撲閃著翅磅飛走了,把容離看的直樂,靠著夏侯襄的肩膀笑的花枝亂顫,笑著笑著,突然止了聲,一拍腦門,「完了,我又把她忘了!」

夏侯襄不解的看向她,「誰?」

「沐蓉語啊,」容離嘆了口氣,「我把人家贖出來是為了教我功夫的,結果我給你人家放外面就給忘了,明兒你別來了,我得出趟府。」

「功夫?你想學我教你不就行了?」夏侯襄低頭看著她,上次就聽她說去青樓贖出來個姑娘,那陣忘了這茬,有他這麼好的師父在,還用請別人嗎?

「那時候我跟你不熟好不好?」容離抬眼瞧他,又反應過來不太對,上次他好像親她來著,「對了,你上次為啥親我?」

差點兒忘了,上次被他借著下棋的由頭給岔過去了,她還吃虧了呢!

「吃味。」夏侯襄倒是敢作敢為,上次就是因為聽掌柜的說她和一男子來喝酒,他氣的什麼都顧不上想,便來找她。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呃…」容離哪想到他這麼乾脆,一時反應不及。

「還有問題嗎?」夏侯襄嘴角帶笑,每次她呆愣愣的樣子特別可愛,他忍不住抬手摸了摸她的發。

「沒了。」容離紅著臉低下頭去,每次這個時候她都有些害羞,不禁在心裡鄙視自己,不就是摸摸頭嗎,臉紅個什麼勁兒啊!

當初你親人家的時候,也沒見臉紅啊!

啊啊啊,她好煩惱啊,該嬌羞的時候不嬌羞,不該嬌羞的時候瞎嬌羞。

夏侯襄心情越發愉悅,在她額頭落下一吻,「明日用不用我陪你一起?」

「不用了,」容離頂著正在冒熱氣的雙頰,強作鎮定的抬起頭來,「這點兒小事,我自己來就成。」

「好。」夏侯襄眼神微暗,緩緩低下頭,目標明確直奔容離雙唇。

容離輕輕閉上雙眼,四唇相觸,心靈相通。

——————

端王府最近很是熱鬧,府里多了個新姨娘,那身份…嘖嘖嘖,上不得檯面。

後院的女人們嗑著瓜子聊著天,她們可一點兒都不嫉妒這位新任側妃娘娘。

這些日子,她們再傻也看出來王爺生氣了。

這生的氣啊,還是那位昔日榮寵一身的柔側妃呢!

想當初,她們在她面前不得不夾著尾巴做人。

今日再看,她們忍不住捂嘴笑喲。

這世上的俗語可不是平白就出現的,風水輪流轉這話說的多好?

現在看來,說的可不就是慕雪柔,那個她們府里曾經高高在上的柔側妃嗎?

王妃在時,她就想著辦法欺壓。

現在好了,王妃走了,輪到她了。

若說慘,她和前王妃比簡直不分伯仲,也不知道慕雪柔怎麼那麼倒霉,做了什麼事情惹王爺生氣。

幾位姨娘坐府里的涼亭里,喝著茶賞魚好不快活,孫姨娘最先開口,「近日也不知那位怎麼樣?兩天了稱病不出,將新來的紅兒放在客房,若說下人家臉子,也不應該啊,就一處院子又不是多大的事,該丟的人她都丟乾淨了,還指望把著院子不給人家,讓人家難看不成?」

當日桃花宴,她不過給王爺拋了個媚眼,就被慕雪柔暗地裡給整治了。

所以,此次慕雪柔落難,她最高興!

「誰說不是呢?跟個妓子同位,要我非得羞臊死不可,哪兒還有臉面活在這個世上,」齊姨娘已是府里的老人,平日沒少暗自生氣,明明自己先慕雪柔進府,怎麼人家一上來就是個側妃,她一開始連個名分都沒有?

若不是慕雪柔為了顯示自己賢良提拔了幾個通房上來做姨娘,她估計一輩子在王府中都沒個名分。

可她又不稀罕,當做慕雪柔博名聲的墊腳石,憑什麼啊!

人家王妃都沒發話,慕雪柔裝哪門子賢妻良母?

「行了,她面上無光,咱們就有了?」蘇姨娘捏了捏額角,就是她當日在桃花宴上給慕雪柔幫忙,結果沒辦好反而落了責罰。

現在慕雪柔倒了,她在府里還算得寵,這是身邊一群傻女人,以為慕雪柔倒了她們就能上位?

簡直是做夢!

王爺現如今心思難測,還是不要輕舉妄動,先看看情形再說。

看著蘇、齊兩位姨娘,心中暗暗嘆了口氣,不知這兩人想過沒有,慕雪柔和妓子同位是面上無光。

可她們幾人,現在已經連個妓子都不如了!

一群蠢蛋!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