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感謝太子不娶之恩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02:28
A+ A- 關燈 聽書

雲輕歌彷彿聽見了這世間最好笑的笑話:「殿下你是有病吧?我勸你還是去看看病吧,腦子不靈光了。」

夜天珏皺眉。

「我家王爺可比你好上百倍千倍,憑什麼我要捨棄我家王爺而要你?」

這一句話一出,令門口原本還散發著冷意的男人頃刻間面色柔和了幾分。

青玄一副活久見的模樣看著他家主子的表情瞬息變化。

剛剛還冷著臉,剎那間就柔和了。

萬物蘇醒,萬千冰塊消融。

青玄則是暗暗鬆了一口氣,抹了抹額際上的冷汗。

很好很好,幸虧他們家主子沒有生氣。

……

屋中,雲輕歌懟罷夜天珏后,又說了一句:「還有,就算是全天下男人死絕了,我也不可能跟你有任何關係和瓜葛。太子殿下,可還有別的話要說?」

夜天珏臉色一寸寸黑沉下去。

「輕歌……我知道你怨我。」

「我不怨你。」看著他還不死心,雲輕歌心底狠咒了一聲,簡直要抓狂階段,臉上還盛著幾分微笑,「我還得感謝殿下,若不是你的不娶之恩,我還真是可能會錯過我家王爺。」

一句一句,簡直如同在夜天珏的心底插刀子。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他眸色一暗,垂下眼帘,聲音有些無奈:「今日你不冷靜,我改日再與你說。」

「殿下好走不送。」雲輕歌連看都不想多看他一眼。

雖說這麼說話比較解氣,可身體卻不好受,心底一陣陣泛疼。

她捂著心口,在心底狠狠罵了一番原主這腦殘的。

既然她都佔了這身體,為什麼還能感受到原主身上的感情和心痛?簡直了!

夜天珏輕嘆一聲,轉身離開。

他走到門口時,吉祥他們已經退到了隱蔽之地,他沒有察覺到他們的存在。

走出林子,幾名下屬立刻跟上他的腳步。

「殿下?」

「去查查,當年雲輕歌在侯府的事情。」

幾名下屬一怔。

殿下這是怎麼了?為何突然如此在意這靖王妃了?

夜天珏走至樹邊,頓住腳步,忽然有些氣惱地一拳砸在了樹榦上。

下屬們見狀,連忙領命去查。

殿下這情緒……十分不正常。

……

雲輕歌察覺到身體的不適,緩緩坐在了椅子上,臉色有些蒼白,難受至極。

心口的疼痛,令她額際上漸漸泛上了冷汗。

靠,有這麼坑爹的嗎?

「輕歌?」

「王妃!」

兩道聲音喚她,她抬起眼帘看想走入的二人,是吉祥和夜非墨。

她看見那道高大挺拔的黑影,卻如釋重負般鬆了一口氣。

夜非墨大步走向她,明顯察覺到她的模樣不對勁,伸手探了探她的額際,隨即問道:「怎麼了?哪裡不適?」

他的面容依舊還是那般清冷,可眼底明顯是著急。

「沒……就是被人噁心到了,沒什麼事。」

男人把她打橫抱起放置在榻上,扯過被褥蓋住她,「今日不回府,現在這休息一晚,明日再回府。」

他手指挑開她兩頰邊的碎發,聲音亦是溫柔至極。

雲輕歌格外貪戀他的溫柔,下意識地蹭到了他的大手邊,輕輕磨蹭了幾分。

「你會陪我吧?」她問。

他失笑,「陪你。」陪你到天荒地老。

吉祥瞧著二人的狀態,便知道這兒沒有她什麼事兒了,便悄悄摸摸地退出去了。

退到門口,青玄拍了拍吉祥的肩膀。

「噓,王妃睡著了,王爺陪著。」吉祥瞪了一眼青玄,生怕他發出一丁點聲音。

青玄輕輕哦了一聲,感嘆地看了一樣屋中的二人,小聲道:「剛剛王妃罵太子時的神情,真是令人拍手叫好。」

幹得極好!

……

「主子,吳淺淺和張語若二人的溺水屍體已經找到了,現在我們再不走可就很難脫身了。」

畢竟那兩姑娘可都是因他們而起。

夜非墨看向榻上睡得不算安穩的女子,沉吟一番,點頭道:「備車回府。」

確實不能再久留。

自從見過夜天珏后,他也察覺到雲輕歌的身體狀況忽然特別糟糕,這種糟糕,令他心中不安。

青玄點點頭,出門去備馬車。

待一切都準備妥當,夜非墨將雲輕歌抱入馬車裡離開。

……

雲輕歌是被馬車的搖晃驚醒。

她做了一場噩夢,有些混亂的夢境擾得她睡不安穩。

她坐起身,猛地看向身邊。

待瞧見身邊的男人後,她才暗暗鬆了一口氣。

他已經撕下了臉上的易容面具,一張精緻完美的俊顏展露無疑,見一次令她驚艷一次。

「阿墨,我們回去了嗎?」

他正在看信,不知道是誰的信件,很厚一疊,他垂眸看得很認真。

男人垂眸看信的時候,側顏都映著車窗外的夕陽餘暉,銀芒給他的面容鍍上了一層光,一個側臉也令人賞心悅目,驚艷十足。

雲輕歌看著看著,輕輕眨了眨眼。

「王爺,還有那獸潮之事,我知道原因了。」

她將系統告訴她的話原封不動地告訴了他。

原本正在讀信的夜非墨倏然抬眸看向她,「香魂樹嗎?」

雲輕歌點點頭:「我有個好主意。香魂樹這東西,可以砍掉送給我嗎?咱們用來製作魂香如何?」

製作魂香,再添加其他的東西,既可以有助於夫妻之間調情還可以助眠安神,這東西只要好好利用都是好的。

「好,回頭本王派人去做。」

媳婦說什麼,就是什麼。

夜非墨目光定定看向她,凝視著她許久。

「怎……怎麼了?」

「小歌兒,你還喜歡他?」他將信不動聲色地收入袖中,身子傾向雲輕歌。

男人的靠近,清冽的氣息拂動而來,雲輕歌咽了咽口水,十分受不了這妖孽。

靠這麼近,她心跳快要跳出胸腔了,差點就要呼吸不暢暈厥過去。

她家男人真是個十足的妖孽!

「不喜歡,我才不喜歡他。」她斬釘截鐵地說。

她說的可是大實話。

他挑高眉梢,「所以,你喜歡誰?」

哦,套路她?

雲輕歌環住他的脖子,將他又拉近了幾分,「你覺得呢?」

她其實很想說喜歡他,可是現在說出口反倒是會讓他覺得自己是個移情別戀喜新厭舊的「渣女」吧?還是讓他心中沒有懷疑之後,再表白。

如此打定主意,她臉上漾開了一抹微甜的笑意。

男人凝視著她的笑容許久,才艱難地瞥開了視線。

「吳淺淺與張語若溺水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