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王爺會瘋掉的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02:44
A+ A- 關燈 聽書

「死了?」雲輕歌很詫異,畢竟之前二人還在河水裡打架。

看她們二人應該是擅長水性的,怎麼就……

她驀地盯住男人幽邃的黑眸,像是要把他那深邃的視線看穿出一丁丁情緒變化來。可看了許久,也不曾看穿他的心思。

「相公……不會是你乾的吧?」

他揚了揚眉。

「如此,你該放心了。」他淡淡說著。

雲輕歌:「……」

她哪兒不放心了?

「人不是我殺的。」見她似是想吐血,他慢悠悠解釋了一句,「是夜天珏的下屬。」

將兩名女子摁在水裡淹死,這事兒,他做不出來。

要殺人,他一般是不需要用這麼費力的事情。

「你說……夜天珏?他為何殺那二人?」

「你認為他會在什麼情況殺她們?」

雲輕歌略微沉吟,慢慢道:「被她們二人察覺到了身份,只能殺人滅口。」

「嗯。」

「獸潮的事情就此結束,那你是不是也給我解釋解釋你這小夜哥哥的事情呢?」她還摟著他的脖子,絲毫沒想過要鬆開手的意思。

她喜歡她家男人專註盯著她的模樣。

她更喜歡嗅著他身上清冽的淡淡香氣,好像總能給人一種安心的魔力。

「之前來查過幾次獸潮之事,在獵戶村住了幾日,為了隱瞞身份,便告知他們本王叫小夜。」

「哦……」她意味深長地拖長了音調,卻不說話了。

下一瞬,下顎就被男人的兩指捏住。

他修長而骨節分明的手指輕輕摩挲在她的下顎上,「輕歌,後面幾日我可能很忙沒空陪你。」

雲輕歌點點頭。

「我之後幾日應該都會忙著醫館之事,除此之外還會回侯府幾次,大反派,咱們有事就寫信聯繫如何?」

「好。」他莞爾,鬆開了她的下顎。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這女子,深得他心。

即便知道她心底可能一時半會兒放不下夜天珏,但……那又如何?

……

第二日,雲輕歌回到王府的消息也傳開了去。

如妃是第一個入府來看她的,與她嘮嗑了幾句便匆匆走了。

沒多久,雲挽月也來了!

看著輪番來看她的人,雲輕歌為了裝作自己真的被獸潮驚嚇,病怏怏地躺在床榻上,臉色也因為服了無毒的葯變得蒼白如紙。

剛剛走入屋中,雲挽月就頗為假惺惺地感嘆了一句:「哎喲四妹妹,你怎麼樣了?」

說罷,她還抱著一大箱子的補品入屋了。

「聽說你在林中受傷了,還受到了驚嚇,我給你帶來了一些靈芝補補身子,還有這壓壓神的葯。」

「三姐姐有心了,我,我沒什麼大礙。」雲輕歌假裝虛弱的模樣說道。

雲挽月嘆息一聲:「你受傷的事情,珏哥哥也知道,也很擔心呢。」

雲輕歌:「……」

擔心個屁,那個夜天珏肯定知道她是假裝的。

這夫妻兩也是個戲精。

「三姐姐來看望我就好了,不用這麼客氣。哦對了,三姐姐坐吧,吉祥,給太子妃倒杯茶呀!」

吉祥傻愣愣地站在一側,聽見雲輕歌的吩咐,只好不情不願去倒茶。

「不用了,我說幾句話就走。」雲挽月看了一眼吉祥,「四妹妹,這西玄使臣死的事情,你聽說了吧?」

雲輕歌點點頭。

「可是這件事情說來也奇怪,好端端的,事情怎麼就變成了這樣。」

雲輕歌眉心一跳,總覺得雲挽月突然提及這事,有些不對勁。

「呵呵,是有點不對勁。」她隨口應了一聲,明顯有些不耐煩。她實在不想與雲挽月多說,多說無益,她們之間早已撕破了臉,現在還裝什麼?

雲挽月卻彷彿看不見她的不耐煩般,語氣一深:「四妹妹,你可聽說過吳大夫?」

雲輕歌:「……」

就知道她話中有話。

雲挽月又道:「這次西玄使臣死的事情,立刻引起了西玄那邊的怒氣,這仗,恐怕是要打起來的。不過據說,吳王不肯帶往日的軍醫,堅持要帶吳大夫。」

「什麼?」

雲輕歌眉心狠狠一跳。

靠了周琛那王八蛋,難道知道她是吳大夫?不然為什麼偏偏就要她這個吳大夫!

雲挽月詭異地看著她的神情變化,嘴角邪氣地勾起。

「四妹妹,看來你認得吳大夫呀,這事兒呀,你可得跟吳大夫說說。」

說毛說!

雲輕歌心底沒譜。

若是聖旨下來,她不去也得去了。

該死!

雲挽月並不知道雲輕歌是吳大夫,但猜測著吳大夫跟雲輕歌肯定有關係。再說,鬼帝若是真的就是雲輕歌的姘頭的話,那豈不是吳大夫就是雲輕歌的人。

這一點上,她是絕對不懷疑的。

她就是故意說這話,讓雲輕歌轉告吳大夫,畢竟醫館已經多日未開了,誰也不知道這位吳大夫去了何處!

當初吳大夫是怎麼惹她的,她如今就怎麼奉還給這位不知好歹的大夫!

雲輕歌面上並無波瀾:「三姐姐這話說的,我不認識這位吳大夫,如何與他說?」

看雲挽月這模樣,就不像是在胡謅。

難道……

真的這麼坑爹?

送走了雲挽月後,吉祥連忙湊近了幾分問道:「王妃,剛剛太子妃走的時候笑得好陰險,她說什麼了?」

雲輕歌無奈地看了一眼吉祥,聲音低低的:「她說,皇上準備下旨讓吳大夫隨軍出征做軍醫。」

「哦,吳大夫……」吉祥先是低低應了一聲,很快就從驚愕中回過神來,驚叫了一聲,「王妃不就是吳大夫?」

也就是說……讓王妃跟著那位吳王去打仗?!

那怎麼行,王爺會瘋掉的。

不行不行,這件事情太可怕了。

看著少女臉上如臨大敵的模樣,雲輕歌也有些哭笑不得,她伸手拍了拍少女的臉蛋安慰:「沒關係。」

怎麼沒關係!

這可是大事!

吉祥急的跳腳。

「事情還沒有定下來,再說,西玄不一定會真的打起這場仗。對雙方都造成很大的損耗,人力兵力物力,以西玄的兵力,豈不是以卵擊石?」

雖然以前南玄和西玄都特別喜歡用武力解決問題,畢竟在他們的成長環境是如此。

可如今不同了,南玄換了國君后也一直維繫著南玄與天焱的友好關係。

只是西玄只是表面恭維,實際上背地裡早就不甘心被天焱壓制了。西玄國君一直施行的都是暴政,對打仗可是相當熱衷,畢竟西玄周邊還有一些小國,短短一年時間全被他吞沒了。

書中寫過西玄的下場……

如今這仗可沒在書中提過。

想到這裡,雲輕歌的眼底寒光一劃,心思沉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