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拔了舌頭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30:52
A+ A- 關燈 聽書

第168章拔了舌頭

「好,妹妹跟我來。」慕雪柔親親熱熱的拉著紅兒的手,一邊跟她說好話,一邊帶著她來到嘯雲院旁的碧林院。

那裡緊挨主院,位置自然好,景色優美算是王府中第三大的院落,除了嘯雲院、雪羽院,便就數碧林院了。

紅兒滿眼震驚,這麼好的院子,以後就給她一人住了?

抬著頭四處打量,簡直有種眼睛不夠用的感覺。

慕雪柔微笑著站在一旁,不打擾她,待覺得她看的差不多了,便問道,「妹妹,可還滿意?」

「滿意,滿意,」紅兒顧不上拿喬,這院子大大出乎她的意料,看來慕雪柔沒騙她,真的給她弄了個好院子,「你說,旁邊就是王爺的院子?那邊是?」

「東面便是,」慕雪柔指著一處方位,「王爺平日里,下了朝便回院里處理政務,紅兒妹妹若是得空,便去照顧照顧王爺,也幫姐姐帶份心意過去。」

紅兒明白了,敢情慕雪柔是為了她才給自己撥了這麼好的院子,自己現在是王爺最喜歡的人,當然有幾分話語權,慕雪柔巴結好自己,自己若是在王爺面前美言幾句,慕雪柔不就能得幾分好處嘛。

罷了,看在慕雪柔還算有眼力價的份上,自己大度,不跟她之前的為難一般見識。

「姐姐放心,妹妹我不是不明事理的人,你對我好,我自然記在心裡,當然,別人若是為難與我,我也總要找些由頭還回去才是。」紅兒將自己的態度表明,讓慕雪柔知道自己不是好欺負的!

「怪不得王爺如此喜歡妹妹,今日相處下來,連我都不禁對妹妹又喜歡了幾分,這府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我來管,妹妹若是得空可得幫幫我才是,雖說以前咱們府里有王妃,可…哎,不提也罷、不提也罷。」

慕雪柔無奈的搖了搖頭,沒往下說。

「姐姐說的可是之前那個端王妃?她怎麼被王爺休了?」是人都有好奇心,紅兒雖說在青樓中聽別人提起過,可好幾個版本分不出真假,現在到了正主兒府上,若是慕雪柔不提她也不好問,現在她提起來了,紅兒自然想打聽打聽。

「這些都是往事了,妹妹不必在意,市井間的傳言萬不可信,妹妹千萬別把那些當真。」慕雪柔不往下接話茬,而是特意提醒她這些。

紅兒不在意的笑了笑,「姐姐也忒小心了,現在就咱們姐妹二人,有什麼不能說的?要我說啊,無風不起浪,那姓容的之前如何嫁進王府,可是鬧的人盡皆知,那時的傳言總做不得假吧?」

「妹妹,可不能胡說,這事…」

「怎麼叫胡說?」紅兒瞟了一眼慕雪柔心下嗤笑,就這點膽子,當初怎麼受寵的,怕就是憑著一副好皮囊吧?

現在容顏不如從前,被嫌棄了?

「這話人人都說,怎麼就算是胡說了?要我說啊,那姓容的當姑娘時就不檢點,還丞相之女呢,我呸!鬧出那樣的醜事,當真連我們這些風塵女子都不如!如今王爺將她休了可謂是大快人心,要是留她那樣的女子在府中,沒得玷污了我們王府的名聲!」紅兒越說越激動,越說越大聲。

她覺得自己說的太棒了,簡直完美解釋了容離為何會被休,王爺一定跟她想的一樣,才會將她休離,自己簡直太聰明了!

紅兒洋洋得意的站在院中,慕雪柔低著頭看不清眼中的神色。

這時,一個身影步入碧林院,紅兒正對院門看的清楚,心中大喜過望提著裙子跑過去,嘴裡喊了聲,「王爺,您來看紅兒啦!」

還未挨到夏侯銜的衣袖,突然心窩處一疼,身子像斷了線的風箏向後飛去,紅兒腦中一片空白,傻傻的看著夏侯銜落下的右腳。

王爺為何要踹她?

這是紅兒落地前唯一的想法,摔的太重,她一口鮮血噴出,不可置信的摸了摸嘴角的血跡,「王爺?」

她實在鬧不懂,這是怎麼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夏侯銜居高臨下,冷冷的看著地上的紅兒,揚聲道,「來人吶!」

「王爺。」有侍衛忙跑了進來,等待夏侯銜的吩咐。

「把她舌頭拔了,扔遠點!」夏侯銜話音中的怒意顯而易見。

地上的紅兒抖了一抖,接著爬到夏侯銜的腳邊哭喊到,「王爺饒命!王爺饒命啊!我哪裡做錯了,您告訴我,我改,我會改的。」

紅兒簡直要被嚇死了,她沒想到前幾日還柔情蜜意的夏侯銜,突然就變了臉,而且還是她不知道哪裡出了問題的時候。

她渾身都在打戰,把舌頭那得多疼,還要被扔出去,那是讓她自生自滅啊!

哭喊聲並沒有打動夏侯銜,他不耐煩的擺擺手,侍衛忙上前將紅兒嘴塞上,拖了出去。

院子重歸平靜,夏侯銜盯著低著頭的慕雪柔,「你,很好!」

慕雪柔沒指望能瞞過夏侯銜,她抬起頭來,笑了笑,「謝王爺誇獎。」

兩人既已徹底撕破臉,自然不用藏著掖著,慕雪柔如此行事,就是讓夏侯銜知道,她不是好惹的!

既然離不開,那他們便互相折磨吧,左不過一輩子的時間,她奉陪到底!

——————

容離坐著相府的馬車去往自家鋪子,慕容語已經被她扔在那裡半月有餘,希望鳳九玄給她將人照顧好了。

今兒出府沒換裝束又坐了馬車,全是因為謝菡的要求,她上次女扮男裝玩了一天才回府,可把他們擔心壞了,這次無論如何不能放她一個人出去。

容離再三聲明自己就是接個女教習回來,可還是被謝菡駁回了獨自出府的要求。

無法,容離只能聽母親的,罷了,只要她安心便好

馬車在小巷口停下,小桃跳下車將容離伸手去扶容離。

主僕二人順著小道,來到鋪子中,走進去發現店裡沒人。

這鋪子沒隔間,一目了然。

容離心下詫異,這人去哪兒了?

正找著,後院有人說話的聲音傳來,「鳳大哥,這個要多久啊?」

容離聽出是沐蓉語的聲音,帶著小桃去往後院。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