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能不能聽我解釋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41:00
A+ A- 關燈 聽書

喬御琛沉默,又晚了一步。

「喬御琛,我以為……呵,」她搖了搖頭。

「我沒有把股份給你,不是為了安家,也不是為了安心,是為了你。」

安然側過頭,臉上帶著一絲冷漠:「我不知道我自己到底敢不敢再相信你。」

喬御琛聽她這樣說,忙道:「我怕你得到了股份,報復完安家,做完你想做的事情,你會離開。」

「我跟你爺爺要了半年的時間,就是為了做我想做的事情,我知道我自己能力不足,所以我只能將所有的期望都放在你的身上,隨著時間一天天的流逝,我每天都在焦躁不安,都在期望你能夠趕緊找到那個整合了剩餘股份的人。

可是,好消息一直都沒有傳來。也對,是我太傻,就憑你喬御琛的實力,如果想要找到那個人,豈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嗎?事情既然拖了這麼久,就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那個人根本就是你自己。」

喬御琛握住她雙肩:「你能不能不要根據自己的想法去揣測?這件事,真的不是你想的這樣,我的話,你是不是完全都聽不進去?」

「那你要我怎麼相信你?你明知道我有多恨安家人,可你卻還是幫了他們不是嗎?」

「我不是在幫安家人,我是在幫我自己,我喬御琛對天發誓,如果我是想要幫安家,那就讓我不得好死。」

安然望著他,情緒有些激動:「如果發誓有用的話,你早該下十八層地獄了。」

喬御琛愣了一下,看向他:「安然,自始至終,你就這麼不信任我,不相信我嗎?」

「我相信你的時候,你辜負了我的信任,不是嗎?」安然眼神中帶著倔強。

此刻的她,就像是吃了秤砣一般,鐵了心的生他的氣,完全聽不進什麼話。

她真的一直在等,一直在等。

她多害怕半年之後,喬家老爺子再次出面來趕她走。

那時候,她憑一己之力,如何是安家的對手。

她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喬御琛的身上,可是喬御琛呢?

他卻讓她這樣失望。

喬御琛閉目,壓抑住心中的委屈和怒火。

「好,就算這一切都是我的錯,那你現在能不能聽我解釋?」

「我說了,我已經不想再相信你了,被你欺騙一次,夠了,喬御琛不是傻瓜。」

「我看你就是傻瓜,」喬御琛嘆口氣。

兩人對望,他想進,她想退。

這讓他覺得懊惱不已,明明他剛剛真的打算要拿出股份來的,可卻偏偏被安心的一句話改變了結果。

算了,事情已經發生了,總要解決。

他沉默片刻后道:「安然,為我生下這個孩子吧,你生下這個孩子,我會不遺餘力的按照你的要求對付安家。」

「這是你的條件?」安然眼神冷漠的落在他的臉上:「對你來說,孩子是可以用籌碼來交換的嗎?如果只是這樣,那喬御琛,你不配擁有這個孩子。」

喬御琛咬牙,他伸手,憤怒的捶了自己的胸口幾下。

「我如果還有辦法,會用這種方式逼你嗎?我想要這個孩子。」

「可以為你生孩子,想為你生孩子的女人有很多。」

「可我喬御琛犯賤,就是想要你安然為我生的孩子,我能怎麼辦?我的心告訴我,不可以失去這個孩子。」

喬御琛看著她,這個孩子,是他唯一能拿出來的,可以留住她的秘密武器。

也是他下的最大的賭注。

沒錯,孩子的確不該被當成籌碼,可面對油鹽不進的她,他還有別的辦法嗎?

「你知道我為什麼不想生這個孩子,」安然眼眶有些霧氣的望著他:「你心裡很清楚。」

「對,我心裡很清楚,我對不起你,我毀了你的人生和幸福,可是……」

「我以為你很了解我,」安然打斷了他的話:「可現在看來,並沒有。」

喬御琛凝眉,看著她,踟躕了好久。

安然眼神里寫滿無奈:「我沒有那麼卑劣,要把你的賬,算到孩子的頭上,你是你,孩子是孩子,我心裡很清楚。我沒有勇氣生下孩子,是因為我不想讓全世界的人在他背後說,這個孩子的媽媽,是個勞改犯。

我不想讓他為我背負那些不該他承受的羞辱,他多無辜,明明什麼都沒有做錯,只要他不來到這個世界,就不必面對這一切,只要我……」

她邊說著,自己也說不下去了。

是啊,只要她打掉這個孩子,一切都可以不必再擔心了。

她未來可以沒有任何後顧之憂的報復安家。

她可以去找到那個毀了她人生的畜生,親手毀了他也好,跟他同歸於盡也好,讓他得到應有的懲罰。

她可以切斷一切後路,做自己必須要去做的那些事情。

可是……可是她終究不忍心。

她怎麼能,殺了自己的孩子呢。

第一個孩子,是她無能,沒能保護好他。

這第二個孩子,她怎麼能殺了他,她下不了這個狠心。

安然蹲在他身前,雙目落到了地面上,已經沒有剛剛的氣勢。

「這個孩子,我生。」

喬御琛愣了一下,這轉折太快,是他完全沒有想到的。

他以為,以她現在的狀態,一定會拒絕生下這個孩子的。

可是她剛剛卻說,這個孩子,她生?

喬御琛站在原地,半響沒有說出一句話,因為被驚呆了。

安然漠然:「不是為了你,是為了這個孩子,我沒有權利剝奪他出生的權利,雖然我並不期待他的到來,但他已經存在了,我沒有辦法,逼著自己去殺了他。」

喬御琛在她身前蹲下,單膝支地,雙手握著她的雙肩。

「我對你發誓,我不會讓這個孩子被人非議,我會讓他成為這個世上最幸福的孩子,我有這個自信。」

安然望著他,是啊,如果是喬御琛,他是做的到的。

只要到時候,孩子的身邊沒有她這個母親,那孩子應該就不會被人非議了,不是嗎?

「我生,可是,安家的股份,你必須給我,不是為了孩子,只是為了你之前答應我的承諾。」

喬御琛眼中帶著幾分無奈:「是我存了私心,想要把你留在我身邊,所以才會做了這種決定。就在幾個小時前,我已經想過要把這份股份拿出來,做拯救孩子的籌碼,可是現在我才明白,安然,你說的對,我真的沒有資格做一個好父親。」

安然撐著他的膝蓋,站起身,望著他。

「只希望,以後我的孩子,再也不會成為你的條件,你的籌碼,他只是你的孩子。」

喬御琛望著她,那真的很難,因為,於他而言,那個孩子,從一開始就是他能留住她的賭注。

只是他卻永遠也不敢把這個秘密說出口。

「我想,我們要去見一下你爺爺了,」安然表情凝重。

「見他做什麼?」喬御琛起身。

「之前,我答應過他,讓他給我半年的期限,我可不想讓你爺爺說,我為了賴著你,所以用孩子來道德綁架你。」

「你不必在乎他的話,什麼六個月的期限,我妻子的去留問題,什麼時候也輪不到他做主。」

安然凝眉,「這是我有沒有誠信的問題,我想要做個信守承諾的人。」

「那你見到他能做什麼呢?把半年的期限改到一年?你覺得,一年後,我會願意讓你離開嗎?」

安然望著他,微微咬住唇角:「我不會跟你做什麼白頭到老的夫妻,這一點,你很清楚。」

「我不清楚,沒到我們終老的那一天,誰敢說自己未來會如何?」

她不想跟他犟,既然他說不去見,那就不去。

反正……她懷孕的新聞一旦傳到老爺子的耳朵里,老爺子也不會無動於衷的。

這面,早晚還是會見的,不是嗎。

安家別墅,安心在自己的卧室里,摔碎了所有可以摔的瓷器。

門口,傭人們都不敢靠近。

路月接受完調查回來,上樓,見到這副情景,對一眾人道:「你們都先去忙吧。」

傭人們離開,路月走到安心卧室的沙發上坐下,一臉冷靜的望向安心。

安心一看到路月,就撲上前,蹲在她面前抱住她:「媽……怎麼會這樣啊,安然竟然懷孕了,她竟然真的懷了御琛帶孩子,以後我再也沒有機會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路月的手,寵溺的撫摸著安心的滿頭黑髮。

她表情凝重:「心心,你現在必須冷靜的跟我談一談,回來的路上,我也知道了安然懷孕的新聞,上次我就跟你說過,安然的反應不正常。

現在你給我打起精神來,把你心底的懦弱藏好,你一定不能讓安然的孩子來到這個世界上,不管用任何方法,都不可以讓那個孩子出生。因為那個孩子,出生就意味著擁有了全世界,如果安然有了那個孩子做籌碼,那你就更加腹背受敵了。

以後媽媽幫不上你了,所有的一切,都只能靠你自己了,所以你要穩穩的,一步一步的給我走好。不管發生了什麼,我的女兒,都不可以被江雪那個賤人生養的賤種給打敗,你聽到了嗎?」。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