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這事利大於弊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02:52
A+ A- 關燈 聽書

是夜。

雲輕歌為了裝病,今日自然是沒有出門,一直裝成病怏怏的模樣躺在榻上休息。

除了如妃和雲挽月之外,還有國公府的夫人也來看望了她,等到天黑,她聽見了門口有腳步聲,驀地坐起身來。

她深深懷疑,是不是她家王爺回來了?

正想著,一道黑靴跨過門檻入了屋中。

「阿墨!」人還未完全入屋,就聽見了女子那驚喜不已的聲音。

夜非墨頓住腳步,但卻見媳婦已經率先起身撲了過來,直接撲進了他的懷裡,輕輕蹭著。

如此主動地投懷送抱,雲輕歌是第一次。

夜非墨整個人都僵硬地站著,目光僵硬地落在她的臉上,一手虛扶著她的腰際,另一手不知該放在何處。

他沒想到,一回來這小丫頭會如此熱情撲到懷裡。

「投懷送抱,有事?」頭頂傳來他略微低沉的嗓音。

雲輕歌在他的懷裡磨蹭了一番才抬起頭看他,「大反派,你出門一天,沒想我?」

夜非墨:「……」

接收到眼前女子那期待不已的目光,他目光一深。

沒聽見他的回應,雲輕歌無奈地撇撇嘴。

怎麼,每次她撩他都撩不動呢?是大反派真的太一本正經了呢,還是她的魅力值真的太低了?至少在某些事情上,大反派每次都很輕易撩她。

「相公?」她換了一個稱呼。

他看著她,久久沒有收回目光。

眼前的女子並未易容,沒有瘢痕的臉,乾淨得讓他很想咬一口。她的眸底盈盈閃爍著光亮,像是在期待他的回答,像個……妖精。

雲輕歌明顯察覺到他眸底的光一點點像是點燃的火光,更像是冷卻的火山被滾燙的岩漿澆燙了般,彷彿一路能灼進心底。

她拉著他的手,「怎麼了?」

「沒什麼。」他無奈地笑了笑,大手撫上她的額際,粗糲的指尖輕輕摩挲著,聲音卻顯然比往常暗啞許多,「小歌兒,你何時變得這麼粘人了?」

雲輕歌吐了吐舌:「也不看看是誰讓我黏,要是別人,我才不會黏他。」

這話,很成功取悅了他。

夜非墨將她抱起放在了榻上。

「有事與本王說?」他淡淡問道。

雲輕歌沒想到他這麼了解自己,立刻就看穿了自己的心思:「今日姐姐告訴我,西玄可能會打仗,吳王說要吳大夫做軍醫才肯帶兵打仗。你……」

「嗯。」他一個字,已經昭示著這件事情的真實性。

雲輕歌低咒了一聲:「既然如此,那是不是……」

「無妨,本王會替你解決。」

雲輕歌見他站直身子準備走人,她猛地拉住了他的手:「阿墨,你不用為我的事情分心,你可以專心解決自己的問題就好了。只是想問問清楚而已。」

「傻丫頭。」他在床沿邊坐下,看著少女此刻的模樣,心底劃過一抹暖色。

她穿著毛茸茸的睡袍,髮髻也全部松下,長發及腰,在昏暗的光線下,女子美好而暖洋洋。

看著此番模樣的他,他竟有一股想將她徹底鎖在懷裡的衝動。

「你說什麼!」某女本來還覺得溫情脈脈,忽然被罵,頓時炸毛。

男人繼續給她順毛,聲色溫暖:「西玄使臣之死,很快就會有真相。至於會不會讓吳王帶兵打仗,還不一定。」

這是啥意思?

雲輕歌沒聽懂。

他捏了捏她的臉蛋,吩咐:「時辰不早,你該休息了。」

……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雲輕歌一覺醒來,天已經大亮,身邊早已沒有了夜非墨的身影。

她猛地爬起來。

「王妃?」吉祥一直候在門口,聽見了她的動靜,連忙進屋來,便看見一臉恍若大夢初醒的王妃雙眸帶著一分懊惱的神色,吉祥不解至極。

雲輕歌扶額,語氣卻帶著一分無奈:「王爺呢?」

「王爺?奴婢沒見到王爺呀!」

雲輕歌低咒了一聲。

夜非墨對外宣稱是去養身體,所以一時半會兒不會回來。吉祥雖然知道王爺根本不是去養病,但也不知道王爺的動向。

更何況昨晚上男人悄悄回來,院子里除了忠實的幾名暗衛和侍衛,其他人根本不知道。

雲輕歌想到這裡又重重哀嘆一番。

她之所以這麼懊惱,也是因為昨晚上她想著他們是夫妻,男人最後落荒而逃的模樣,她心中瞭然。

還想著等他回來,說他們之間可以有夫妻之實的……

結果,結果人不見了。

「外面的消息如何了?」雲輕歌起身問。

「聽聞今日西玄使臣的死已經查出來了,竟是太子的人殺的!」

雲輕歌:「……」

難怪昨晚上某男會說,西玄使臣的死真相會出來……她明明知道西玄使臣的死是夜非墨的人乾的,結果卻成了太子乾的。

她心中無不感嘆,大反派的卑鄙程度,還真是無人能及。

「聽說皇上今日在早朝時氣得把全朝堂的大臣都罵了一番。據說呀……再過不久,西玄會給咱們天焱下戰帖,肯定真的要打過來了。」

這事情,毋庸置疑,不會有錯。

這劇情走向敢不敢按照小說原著走?娘的每次都來個出其不意,每次都跟自己看的內容發展完全不一樣,坑爹不坑爹!

她扶了扶額,說:「那南玄人呢?」

「南玄使臣今日已經啟程回南玄去了,不過那位南玄公主……聽說也跟著走了。」

「走了?」雲輕歌很詫異。

南宮綺這麼乾脆就走了,倒有些不太像是她的風格了。

西玄與南玄的這次拜訪,反倒是拜訪出了兩國邦交危機,她也真想呵呵了。

「王妃,您今日要去醫館嗎?管家說,最近多事之秋,還望王妃能夠少去醫館。」

尤其是吳大夫這事兒……

「無妨,你先去給我準備早膳。」

……

趁著吉祥去準備早膳,雲輕歌入了空間。

還沒有出聲喚系統,結果傻瓜系統自己冒了出來。

「雲小姐,有件大事與你說。」

「何事?」雲輕歌眯眸,幾日不見,屏幕上的圓球竟然有了清晰的輪廓。

系統似是頗為尷尬地咳嗽了一聲,好半晌才解釋說:「是這樣的,最近你與大反派越來越親密,你的任務值長得過快,現在已經有8000了。」

長得……確實挺快。

但這速度明顯比她所想的還是慢了不少。

雲輕歌皺眉:「你想說什麼?」

「你想立刻得到武功沒?」

系統這麼問,她差點就要被套路點頭答應了,但這坑爹系統什麼時候會不坑她?所以,她沒有立刻點頭,而是一臉警惕地看著屏幕。

「現在我接到一個通知說是,原主並沒有完全死,意識還存在你身體里。」

「……」她想罵人。

「是這樣的,原主現在想跟男主夜天珏說些話,只要這些事說完,原主願意放手,那麼……」

「你等等!」雲輕歌聽這情況越來越不對了,「按照你這話的意思,如果原主願意放手,不報復夜天珏了,那我的存在價值也就沒有了?我就沒有存在這裡的意義了是吧?」

系統屏幕黑了幾分。

雲輕歌也黑了臉。

她想殺人,哦不對,她想殺系統。

她不允許!

好不容易和大反派有點談戀愛的感覺了,她怎麼都不許這樣的事情發生。至少,她說好要陪大反派走下去,看雲捲雲舒、江山易主!

「咳咳咳,雲小姐,你稍安勿躁,聽我把話說完。是這樣的,你的任務依舊存在,只是現在因為原主意識存在在你身體里,若是不儘早讓她安心走掉,你不能安心完成任務。」

「這倒是。」雲輕歌點點頭。

前日懟夜天珏的時候,她還心痛來著。

這意識絕逼是原主的意識。

系統又說:「所以,為了不影響你的任務完成率,這原主的意識必須解決。若是她動不動就冒出來,影響你,對你很不利。至於吳王的身份,我們總部已經在積極調查,很快會有結果。」

雖然系統信誓旦旦如此說,雲輕歌壓根不信它的話。

「你這話的意思是,她的意識什麼時候會出現?」

「按照劇情設定,恐怕很快就是西玄與天焱大戰,那時,夜天珏必然會被派去帶兵打仗。那時候她會出現,你要小心。只要解決了原主意識,系統會額外贈給你10000任務值哦!」

雲輕歌點點頭。為了這任務值,可以拼一拼。

「提到這件事情,我忽然想到,西玄好像有一味葯,是我需要的。」

給大反派調製解藥的一味葯。

西靈蠍。

她去的話,倒是可以給大反派把葯拿到手。

只要取到這隻毒蠍子,還差最後一味葯就能給大反派煉製解藥了。

之前沒想到這一茬,現在冷靜下來,她忽然覺得此事利大於弊。

之後接連三日,她每天都是如此,在空間里整理藥材,至於醫館那邊,偶爾會去看看。

畢竟沒有開門,醫館里並沒有病人出現。

而夜非墨,也連續三日都沒有出現了。

三日後,雲輕歌照常去了醫館,還未入屋就瞧見了醫館門口停駐的馬車……

她經過馬車時,瞥了一眼馬車,裝作若無其事模樣走向醫館,車簾也恰巧這時被人扯開了。

「吳大夫?」有些清朗的男音立即喚住了她的腳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