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恨歸恨,恩歸恩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41:07
A+ A- 關燈 聽書

「媽,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什麼叫以後你幫不上我了,」安心眼神裡帶著一抹擔憂和恐懼:「你別嚇唬我行嗎。」

「喬御琛,是真打算把我往死里整,這牢,我是坐定了。」

「不會的,御琛的心沒有那麼狠,一定是安然,是安然逼他的,肯定是安然用孩子,要挾了御琛,媽,我再去找御琛談。」

安心爬起來要走,路月一把拉住了安心的手腕,聲音裡帶著嚴肅:「行了,你直到現在還看不清楚現實嗎?是那個喬御琛,上杆子的要為了安然報仇,他想踩著我們母女的肩膀,贏得安然的心,這次是我,下次,他要對付的,極有可能就是你。

你要是一直這麼分不清楚狀況,到時候我不在了,你會被喬御琛害的很慘,你知不知道,啊?心心,趕緊收起你對喬御琛的愛,記住了,一定要先讓對方愛上你,而不是你先去愛對方。」

安心搖頭,哭了起來:「不行,那我也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你去坐牢。」

「我知道,你有這份兒心就夠了,要知道,喬御琛若想要針對誰,那這個人,是很難逃脫的。」

安心閉目,「怎麼辦,我該怎麼做。」

「我剛剛已經跟你說的很清楚了,你都記到心裡去,還有,你現在唯一能找的靠山,只有一個,那就是喬家老爺子。這老爺子雖然已經不掌權了,但他在帝豪集團,還是有一定權威的,有他給你做後盾,喬御琛為難不了你。」

安心看著路月,用力的點了點頭,隨即哭道:「可是你呢,我不想讓你坐牢。」

「我已經接受了這麼多次的檢查,我自己很清楚結果,如果你想要救我,可能要捨棄的就會有更多,所以寶貝女兒,媽媽現在幫你,你要踩著媽媽的肩膀,用力的往上爬,爬到讓安然也勾不到的地方,狠狠的扼住她的喉嚨,絕不能再讓她,打敗你。我路月的女兒,不能丟這份臉,聽到沒。」

安心看著路月,雙眼灼灼的點了點頭:「聽到了,可是,我具體要怎麼做?」

路月回來的路上,就已經想好了,她身子微微前傾,在她耳邊悄然說起了自己的戰略。

安心連連點頭,都一一的記在心裡了。

當天,喬御琛將安家的股份,交給了安然。

安然給安諾晨打了電話,讓安諾晨來御香海苑見她。

兩兄妹單獨進了書房,安然道:「哥,這是我名下的所有股份,現在我們兄妹倆的股份加起來,想要對付安展堂一家三口,綽綽有餘。」

安諾晨接過文件袋子,看向她,表情有些凝重。

「我今天一直都想給你打電話,可是又怕打擾到你。」

安然笑了笑:「那我們兄妹倆,還真是心有靈犀呢,你不給我打,我給你打了,對吧。」

安諾晨凝眉:「然然,我問你,你是真的懷孕了?」

安然嘆口氣:「嗯。」

「你打算生下這個孩子?」

安然看他,無奈一笑:「哥,你怎麼也八卦起來了。」

「我是在擔心你,這可是喬御琛的孩子,你真的要給一個害的你做了四年牢,受了四年苦的男人生孩子?他憑什麼呢?」

安諾晨說著,聲音有些衝動了起來:「他害你害的還不夠多嗎?」

安然垂眸片刻,側身,坐靠在書桌邊緣,抱懷。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跟你說,其實,就在今天上午之前,我還在糾結,要不要生,可是現在,我已經決定好了,孩子很無辜,他既然來了,我就不能送走他。」

「可是,以後這個孩子會成為你人生中的累贅,帶著他,你還如何離開喬御琛,難不成,你打算跟他一起過一輩子?看著他,你的心不痛嗎?」

安然搖頭:「我沒打算跟他在一起生活一輩子,我是真的沒有想過自己會懷孕,不管怎麼樣,孩子都已經來了,他也是我的親人啊,哥,你了解我的,我也沒有那麼狠的心,我做不到親手殺掉這個孩子。」

安諾晨微微嘆息一聲:「喬御琛是什麼意見,他也想要這個孩子?」

安然點頭:「他比我更加執意。」

「喬御琛他……不會是愛上你了吧。」

安然看著他的眼神,迅速從他的臉上移開,閃避開了他的目光。

因為心虛:「應該不會吧。」

她其實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撒謊,只是心裡本能的認為,如果她哥知道了喬御琛的心思,那應該會非常反對她生下這個孩子,所以,她毫不猶豫的撒謊了。

她想,她大概是為了保住這個孩子吧。

「既然他沒有愛上你,那他為什麼要讓你生這個孩子?我看他的個性,也不像是喜歡孩子的樣子。」

安諾晨抱懷,心裡有些氣悶:「他不會是還有什麼歪招兒,想要折磨你吧。」

安然不禁一笑:「哥,你會不會想太多了啊。」

「不然他為什麼要讓你生?有了這個孩子,將來你就無法離開他身邊。」

安然搖頭:「這可不一定。」

「不然你告訴我,這世上哪個母親能夠捨得了自己的孩子?如果你要帶著孩子走,喬御琛一定不會同意的,你還不明白嗎,這個孩子的出生,對你來說,就是一個巨大的陷阱,是喬御琛能夠成功的控制你一輩子的圈套。」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見安諾晨越說越激動,安然呵呵笑了笑:「哥,你先消消氣,來,喝口水。」

她遞給他水杯。

「然然……」安諾晨看著她的表情,有些無奈。

「哥,孩子的事情不必再討論了,我已經決定了,這個孩子我生,之所以要生,與喬御琛無關,只是我下不了這個狠心,喬御琛,我也一定會跟他分開,我很清楚,我跟他之間隔的到底是什麼,你放心吧。」

安諾晨有些無奈:「只怕到時候,你是下不了這樣的狠心的了。」

安然抿唇笑了笑:「如果孩子跟喬御琛在一起會很幸福,那我有什麼不放心的呢。」

「有錢不一定就是幸福,我們身邊這樣的例子,還少嗎?對於孩子來說,家庭健全才是最幸福的。」

安然搖了搖頭,伸手捂著耳朵:「哎呀哎呀,哥,不說這個了,我們換個話題吧,我不想讓寶寶聽到我們在研究他生死的決定權,他一定會很害怕的。」

看到她的樣子,安諾晨終是無奈的點了點頭:「好,不說了。」

安然鬆開手,對他恬靜一笑:「我會讓喬御琛把這次的股份,轉移到你的名下,這樣的話,咱們兩個人名下佔百分之五十二的股份,完全可以架空安展堂了。」

安諾晨勾唇一笑,將文件袋打開看了一眼。

「真沒想到,我們竟然真的做到了。」

安然呼口氣,心裡覺得好像一塊大石頭忽然落了地一般,她看向安諾晨:「哥,我的股份有你全權代理,你今天就回去跟安展堂攤牌,讓他離開安氏集團總裁的的席位,我要讓他看著自己最在意的東西,變成你的。」

安展堂看著安然笑了笑:「我以為,你會讓安氏集團關門。」

安然挑眉:「這個嗎……要看我們開心了,你先剝了安展堂的位置,再搶了安心的股份,慢慢的,把安展堂也踢出局,以後安氏集團,就靠你了。」

安諾晨點了點頭:「好,你想做的,我都會為你做到的。」

安然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你現在回去幫我跟安展堂宣布這個消息還來得及。」

「那你等我好消息。」

安然目送安諾晨開車離開。

她輕輕攏了攏自己身上的外套,回身走向海邊。

今天天氣真的好極了,海邊一片風平浪靜,陽光打在身上,和煦又舒服。

她深吸口氣,海風的清新撲面而來。

她笑了笑,對著海平面輕聲道:「媽,你看到了嗎,我做到了,安家現在被我攪的,不得寧靜,安心失去了心愛的男人,路月快要去坐牢了,安展堂也即將被從公司趕出去。

我忽然間覺得……心情變的豁然開朗,媽,我現在心情真的很好,你呢?有沒有為我感到驕傲?我真的好開心,怎麼辦,我開心的想要跳舞了。」

她眉眼彎彎,自言自語后,開心的在海邊跺了幾下腳,因為實在是不知道要如何表達自己此刻的開心和幸福。

剛從監獄里出來的時候,她覺得,對付安家人,像是比萬里長征還可怕的事情,可現在她卻不這樣認為了。

原來有些事情,看似像是洪水猛獸,可實際只要用對了方法,真的可以變的很簡單。

喬御琛,他雖然把她變的不幸,可她現在也因為他,而報了一半的仇。

恨歸恨,恩歸恩,她懂。

她的手輕輕的撫摸著小腹。

或者,從某中程度上來算,這個孩子,就是她能還給他的,最好的報答吧。

不遠處的身後,傳來汽車停下的聲音。

安然回身,見有一輛黑色的奧迪停在家門口。

她納悶,誰的車?怎麼會停在這裡呢?

正納悶著呢,車上司機下來,走到右後方打開車門,車上的人走了下來,安然眉心微微皺了皺。

就知道,這老爺子會來的。。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