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為了其他男人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03:00
A+ A- 關燈 聽書

雲輕歌聽見這道聲音,偏頭看向撩開了車簾喚住自己的男人。

夜無寐。

她眉一蹙,神情倒也不顯山露水,只是目光清冽地看著這突然冒出的男人。

他本就長得俊朗,下了馬車后,朝著她揚唇微微一笑,竟是惹得四周不少姑娘為此駐足。

看著他這模樣,雲輕歌的心底湧起一抹不安。

「本王是來替父皇宣旨,即日起,你隨本王出征。」

「為何是我?」雖然心底想到要跟著去取葯,可面上還得裝作排斥的模樣。

夜無寐看了人來人往的四周一眼,目光落回至她的臉上:「吳大夫待客之道就是這般?讓本王站在門口?」

呵!

雲輕歌低冷一笑,不言不語,轉身入了醫館。

夜無寐隨即跟上她的腳步,看著她明顯冰冷的態度,眉皺了皺。

「你是最好的人選,比起太子帶上的軍醫,你或許更合適。除此之外,這次出征除了太子做主帥,本王是副帥,自然能保你安然無恙。」

他兀自解釋著,似乎以為她是怕死才拒絕去。

雲輕歌翻了一個極大的白眼:「聖旨呢?」

男人目光灼灼看著她半晌,才側頭看了一眼身邊的小廝。

小廝手忙腳亂地將聖旨取出,遞給了她。

「這是父皇密旨,並未直接宣旨,所以你不必擔心日後他們會纏著你。」

雲輕歌心底覺得好笑。

做軍醫這事兒分明是他自己去求皇帝的,哪兒還有這麼多的彎彎繞繞,皇帝不信任她也是應該的。

「明日,本王會來接你。」夜無寐說罷,深看了她一眼,也不曾逗留分毫,轉身走了。

但跨過門檻時,他臉上原本的風輕雲淡驟然收斂,眼底一片寒芒。

……

醫館對面的酒樓。

「噗,阿墨,你家媳婦怎麼又去開了醫館?」風涯指著對面的醫館,驚悚地瞪大眼。

夜非墨起身走至窗邊負手而立。

看著如意打開了醫館的門,在門口左顧右盼、小心翼翼的模樣,令男人眉一蹙。

「她難道不知道最近要打仗了嗎?」

「嗯。」男人回應風涯,聲音低低冷冷,「興許她是真的想去做軍醫。」

「噗——」風涯很是沒控制住地噴了第二口水。

也不知道這雲輕歌在想什麼,竟然想去做軍醫?

立在窗邊的男人微微眯細了黑瞳,眸中涌動的卻是驚天的冷意。

是因為……夜天珏嗎?

這次帶兵做主帥的是夜天珏。

她完全可以拒絕,她若不想去,他可以安排。可她剛剛面對夜無寐時並未有拒絕的意思。

……

夜幕剛剛落下,這條最繁華的街上已經極為熱鬧。

其中一家貴族酒樓里。

夜無寐大步走入酒樓落座,板著一張臉,臉色似是有些陰沉。

左逸軒坐在他對面,輕輕搖晃著手中的酒盞,神情淡淡的。

「二哥,誰惹你了?」夜少卿也在,瞄了一眼黑沉著臉色的夜無寐,好奇不已地問。

夜無寐淡淡掃了一眼夜少卿,轉而看向左逸軒:「香魂樹被人砍完了。」

夜少卿一邊嗑著瓜子一邊用奇怪的目光掃弄著他家二哥。

香魂樹?

那是什麼?

但他敏銳察覺到了左逸軒端著酒杯的手都僵硬了幾分。

「何人砍的?」

「不知,據說是商人所為,派人給了獵戶村的獵戶們一筆錢,獵戶們同意了,這些樹就被砍完了。」

「一千多棵,全部不見了。」

這麼多數量,按照道理應該會引起很大的波動,怎麼沒人知道?

那些商人將樹砍掉挪到何處去?

夜無寐心頭一陣煩躁,偏偏是砍掉的香魂樹,他用來製造獸潮的樹木!獸潮並不是為了每年嚇人而已,這群發瘋的野獸對他來說,無疑也是有利的武器。

誰也沒料到,有人竟是察覺到了……

難道……

他腦子裡閃過了雲輕歌的臉。

會是她嗎?

「二哥,我覺得吧,這事兒只是人家商人做生意的噱頭而已。不如,咱們再派人種植就是了。」

左逸軒看向說話不經大腦的秦王,搖頭:「這樹,沒有一千年是長不出來的。」

「噗!」夜少卿噴了一口酒。

「明日出征,吳王還是回去好生準備。」左逸軒斂了斂袖袍,語氣很沉。

「呵,準備?」夜少卿聽這話,便露出了一分不屑,「左相是不知這次誰是主帥吧?那太子皇兄除了會哄女孩兒哄父皇哄母后之外,還會幹什麼?他壓根沒什麼帶兵才能,以為人人都是靖王……」

話音戛然而止,他也察覺到夜無寐臉色黑沉而冷冽。

不知是不是錯覺,總覺得這次回帝都的二哥變化極大,而且每次一提靖王都臉色難看。

……

夜涼如水。

雲輕歌洗浴完畢,走到窗邊將窗戶闔上,外面下起了雨。

晚秋的雨,涼颼颼的,距離冬天越來越近,出征打仗也是個苦差。

咔噠一聲。

她把窗戶鎖上,剛轉身就撞上了一堵肉牆。

「絲……」她悶哼了一聲,撫著額頭,抬起頭瞪了一眼男人。

高大的黑影將她前路堵死,後路又是窗沿,她別無逃處。她瞪著這消失了三日的男人突然冒出來,情緒也算不上多高漲。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王爺……」

「叫我什麼?」他危險地問。

「呃……阿墨。」她發現,這廝今晚上好像火氣有點重。

她都沒發火,他這股無名火哪兒來的?

夜非墨眯眸靠近她,將她逼至牆角:「為何要去做軍醫?給本王一個解釋。」

明顯是想去,所以才故意去開了醫館的門。

雲輕歌撇嘴:「我正好有事去一趟西玄,暫時就不告訴你。」

給他尋葯的事情暫時不說,畢竟這味葯能拿到手,她給他解毒的腳步又近了一步。

可在男人耳里聽來卻是另一番滋味,目光一寸寸寒涼下去:「為了其他男人?」

他的聲音逐漸陰沉。

雲輕歌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到,猛地抬頭看他,有點佩服他丫的腦迴路。

「我為誰?難道你以為我是因為夜天珏帶兵出征我才跑去做軍醫?」靠了,大反派這傢伙是隨時隨地擔心她給他戴綠帽呢!

男人板著一張俊美無鑄的臉,幽邃的瞳孔里沒有溫度。

那眼神彷彿在說:難道不是?

雲輕歌扶額,氣都被他氣飽了。

「大反派,我告訴你,遲早有天我要被你氣死……喂,你去哪?」她話還沒有說完,男人已經拂袖轉身離開,似乎不想聽她多說。

那傲嬌的背影,氣得雲輕歌直接脫了鞋子砸了過去。

奈何,沒砸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