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想惡整她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03:14
A+ A- 關燈 聽書

這次西玄與天焱突然打仗,在書中其實並未有這個劇情節點。

但她問過傻瓜系統,那傢伙竟說按照劇情發展這場仗是必然要打起的。

她都懷疑自己看了一本假小說。

等到事情解決后,她一定要入空間抓系統出來問一番。

隨著侍衛領著她入了主帥軍營里,營帳內的將軍跪在一側正在力勸太子:「殿下,為了一名小兵如此大費周章,這若是傳出去,陛下必然大怒!」

雲輕歌乖巧地沒有出聲,低垂著頭,還是偷偷抬起眼帘瞥了一眼床榻上的人。

榻上確實躺著一名士兵,不過此士兵以黑色的布巾蒙了臉,只有一雙惑人的美眸露在外。

興許是夜天珏不希望雲挽月的身份暴露,所以要這般遮遮掩掩。

夜天珏冷著臉道:「本殿何曾說過這是小兵?」

「那……」

「她是我們的軍師。」夜天珏一語出,驚呆了整個營帳的人。

大家面面相覷,不可思議地看向榻上一副病弱的蒙面小兵,懵逼了。

雲輕歌嘴角抽了抽,聽見夜天珏竟是讓雲輕歌冠上軍師這麼大的頭銜,實在佩服地搖搖頭。

「咳咳。」她似是有些不耐煩,低低地咳嗽了一聲,提醒他們,她這位大夫到來了。

「吳大夫,請。」夜天珏才注意到她的存在,目光清冷,做了一個手勢。

雲輕歌輕輕頷首走至榻邊,給雲挽月診脈。

雖說這女人換了一身裝束,還遮了半張臉,但僅僅憑著一雙眸子她便輕易認出了雲挽月。

不得不說,這女人還真是一點都不安分。

打仗也來湊熱鬧。

雲挽月也盯住了雲輕歌看,雖然不是第一次見吳大夫,可此刻盯著吳大夫時,心中有一抹詭異的狐惑之感劃過。

兩人相互打量。

許久之後,雲輕歌收回手。

「回稟殿下,看來這位軍師是富貴病,身子骨受不住這風吹日晒,吃不慣軍營里的雜糧,需要吃些精細的食物,方可好。」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夜天珏被她的話噎了一下。

「當然,若是山珍海味就更好了。」雲輕歌又道。

雲挽月猛地坐起來,瞪著雲輕歌:「你胡說!」

她一眼看出這滿臉鬍子的庸醫就是故意的。

雖然長途跋涉她確實不適,身子疲軟,胃口不佳反胃,可也不至於要吃山珍海味就能好。

這是在軍營里,而且還躺在夜天珏的主帥營帳里,若是真的給她吃了山珍海味,將士們必然不滿,這仗還未打士氣就已經減弱了大半!

「好你個吳大夫,竟然如此陷害我?我跟你無冤無仇,你讓我吃山珍海味,是巴不得我被將士們掐死嗎?」

聽著她控訴的語氣,雲輕歌眉目清淺地彎了彎,似笑非笑地說:「軍師此言差矣,你既然是軍師,自然就是將士們的良師益友,吃的好些,將士們也不會反對的。殿下,您說是吧?」

這嘲諷的語氣,令夜天珏皺眉不悅。

一旁的將軍連忙喚道:「殿下,您不可以這樣,這仗還未打,您若是對一名小兵這般寵愛有加,就算外人如何議論您不在意,可將士們若是真的上了戰場不聽您的命令,您……」

太子從未帶兵打仗過。

只是夜天珏能得到太子之位,完全是因為如今靖王腿殘毀容,已經失去了競爭太子之位的能力。再加上皇后的家族勢力壓迫,這太子之位穩穩落在夜天珏身上。

倘若……

靖王如今還能站起來領兵打仗,太子之位也沒夜天珏什麼事了。

皇帝曾經多看重靖王的!

此刻將軍想到靖王的過去種種戰功,一陣忿忿不平,看向夜天珏,心底更是生氣了。

這太子分明一點都沒有察覺到他的憤怒之色,反而一雙眸子直勾勾盯著榻上的蒙面小兵,氣得他忽然也是失去了勸說的想法。

雲輕歌淡淡瞥著這位將軍氣憤的模樣,再看一眼夜天珏那毫不在意的神情,心底覺得好笑。

「殿下,若是無事,草民先告退了。」

「你等等。」雲挽月喚住她,一把拉拽住了夜天珏的衣角,「殿下,我這頭暈目眩的,不如讓吳大夫留下照顧我吧。等我休息一晚,明日一定能恢復。」

夜天珏既然已經發話讓她做軍師,這是她大放光芒的時刻!

雲挽月一想象自己未來騎馬上戰場以催眠術對付敵人的模樣,她雙眸澄亮至極,心情也雀躍了。

「殿下,我這營帳里也不認識誰,就認得吳大夫一人。」

雲輕歌眉心一跳,立即說道:「草民惶恐,草民可不敢高攀軍師。」

軍師個屁!

她在心底狠狠咒罵了一聲。

「殿下?」雲挽月彷彿沒聽見雲輕歌的話似的,一雙眸子盈盈地看著夜天珏,想等夜天珏給出一個答覆。

男人清冷如謫仙的面容一直板著,聽了許久之後,才沉沉地點了點頭:「也罷,既然如此,便讓吳大夫留下與你作伴。」

雲輕歌:「……」

他么的,難怪書里說夜天珏登基後會被雲挽月搞死,這丫的不死誰死?

雲挽月這紅顏禍水!

擺明著是想惡整她。

雲挽月看向雲輕歌,眼底拂動一絲微笑。

但這笑容從雲輕歌的角度看過去,陰冷到毫無溫度,甚至還隱隱含著殺意。

呵呵。

雲輕歌也不懼。

「吳大夫,我想出門走走,你帶我去走走吧。」雲挽月又道。

作妖的女人!

雲輕歌皮笑肉不笑地看著雲挽月,語氣森冷說:「好啊,軍師要不要草民攙扶?」

雲挽月擺擺手。

她才不會傻到要這大夫扶著自己,誰知道這大夫會不會突然給自己下毒。

她掙扎著起身,搖晃著身子往外走。

夜天珏看著她此番模樣,眼底有擔憂,欲要跟上去,這時褲腳被人拽住。

「殿下,明日一戰,我們應該要好生商討一番,您……」不會還要跟著那小兵跑了吧?

夜天珏皺眉,才意識到自己應該干正事。

「去,把吳王與其他大將叫來。」他煩躁地捏了捏眉心。

他必須找個理由將雲挽月送回去,在這兒實在影響他的判斷。

跪在地面上的將軍輕鬆了一口氣,連忙起身去叫人。

此刻雲輕歌陪著雲挽月往外走,剛走了幾步,走在前方的雲挽月忽然身子一晃,直接倒在了雲輕歌的懷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