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取吳大夫的命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03:21
A+ A- 關燈 聽書

雲輕歌:「……」卧槽……

她沒有伸手攙扶雲挽月,只是懵逼了一瞬,眼見著一幫人走來,為首的正是夜無寐,她猛地退開了幾步,與雲挽月拉開了距離。

碰!

原本靠著雲輕歌的雲挽月直接摔了下去,眼冒金光。

「你!」她瞪眼,指著雲輕歌的鼻子。

她不知道雲輕歌的身份,本意是想用美人計讓這大夫就範,最好能被她蠱惑,最後倒也省事。

她想到吳大夫是鬼帝的人,只要稍加利用,得到鬼帝的許多重要信息,要對付起來也就不難了。

更何況……

像鬼帝如此強大的男人,也一定能拜倒在她石榴裙下。

她本意如此,卻發現這吳大夫實在不知好歹。

雲輕歌反倒是瞥了一眼那方正走來的人,故意揚聲說道:「軍師恕罪,男女有別,您這姑娘家,怎麼能夠隨隨便便向男人投懷送抱呢?」

這一句話,聲音很大,四周的士兵和將領都聽見了。

夜無寐人已經靠近雲輕歌,挑了挑眉梢掃了一眼摔在地上的雲挽月。

雲挽月氣惱地磨牙。

「這是個女人?」夜無寐的下屬趕來,愣了一下。

他們軍營竟然有女人?

雲輕歌無懼雲挽月瞪視的眸光,反倒是聳聳肩說:「是哦,還是太子殿下.身邊的軍師呢!」

「軍師?」夜無寐眉一皺。

「我們何時有軍師了?」一位站在夜無寐左邊的將軍一聽,聲音都提高了好幾度。

這仗還未打起來,太子就做出這麼多荒唐事,如何讓將領們聽令?

雲輕歌嘲弄地掃向雲挽月,此刻身穿著小兵衣裳的雲挽月已經爬起身來,撣了撣身上的灰塵。

看著她面不改色的模樣,雲輕歌心底深覺好笑。

忽然,雲挽月一把拽下了臉上的黑布巾。

「太……太子妃?」將軍認出了她這張絕美似天仙的臉。

夜無寐臉色也沉了沉。

若是往常他尚且還是主帥,一定不會讓這種事發生,可如今他只是一名副帥,軍法處置都處不了。

好個夜天珏,竟然帶著家屬來打仗!

雲輕歌毫不意外,反倒是說:「看來太子妃身子並無大恙,也不需要草民攙扶了吧?草民先告退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你站住!」雲挽月厲喝一聲,瞪了一眼夜無寐說,「你們還愣著做什麼,我家珏哥哥已經等了很久了!」

言罷,上前一把拽住了雲輕歌的衣領,動作十分粗魯。

「你跟我走,我有話與你說。」

看著雲挽月毫不客氣地將雲輕歌拽走,夜無寐略顯陰沉的目光始終剜著她們。

「王爺,咱們進去吧。」一旁的將軍提醒,「太子殿下明知打仗帶家屬是大忌,竟然還……」

夜無寐拍了拍他的肩膀,闊步入營帳。

……

待拉到無人之地,雲輕歌一把推開了雲挽月的手,聲色平靜:「太子妃,您還有何要說的?」

雲挽月抱臂環胸,冷冷地打量著眼前的「吳大夫」,似是想將她看穿。

「吳大夫也是個聰明人,你直說吧,鬼帝給了你多少酬金讓你替靖王看病?我給他的雙倍!」

雲輕歌似笑非笑地看著她。

原來是挖人來著。

不過……

「太子妃,你恐怕付不起這錢。」

雲挽月聽得橫眉冷對,手倏然握緊,眼底浮起殺意。

既然不能為自己所用,那便直接殺了一了百了!

「鬼帝啊,是用他所有身家來付我報酬的,太子妃的身家有多少呢?」

「呵,你唬誰?」用全部身家?鬼帝又不是傻子。

雲輕歌懶得與她多說,不想與她再在這樣無用的話題上爭執討論,她說:「太子妃若是無事,草民先告退了。」

也不等雲挽月說什麼,她便直接轉身離開。

看著吳大夫的背影,雲挽月眸子一點點眯起。

總覺得……這吳大夫有點熟悉。

待雲輕歌離開,她在黑暗中打了一個響指,兩名黑衣人立時閃身落在了她的身側。

「太子妃?」

「今晚,去取了吳大夫的命!若是辦不到,你們都提頭來見!」

雲挽月的聲音越發陰沉,眸底殺念濃郁。

既然不能為她所用,這大夫日後若是真的給靖王治好了病,解了毒,那還得了?

……

邊境的夜色寒涼荒蕪,眼見著夜色越來越深,雲輕歌卻失了睡意。

簾帳外太靜了,靜到令她感覺到危險。

帳內是兩名太醫震天的鼾聲,此起彼伏地鬧著,她更加沒有睡意了。

在簡陋的床榻上翻來覆去,忽然……

簾帳被人掀開。

有人入帳,而且還沒有腳步聲!

明顯就是練過輕功之人。

雲輕歌下意識屏住了呼吸,也裝作睡死的模樣不再翻身。

雖沒有練過輕功,但人在危機時會下意識地提高警惕和敏銳度。

嗖——

兩道黑影立在了雲輕歌的床沿邊,其中一人緩慢地從腰間抽出了長劍,一步一步逼近雲輕歌。

森寒的刀刃閃爍出銀芒——

黑影猛地朝著雲輕歌的身子砍了下去!

雲輕歌眼底凜然的光一閃而過,猛地翻滾下去躲過了這殺機濃烈的一刀,隨即一腳將床沿邊的黑影踹倒在地。

咚咚!

如此動靜將一旁的兩名軍醫給驚醒了。

二人猛地坐起身來,才發現營帳內突然多了兩名黑影,殺氣在營帳內四溢。

「刺……刺客!有刺客!」王鵬最先驚聲叫道,之前原本的睡意也在頃刻間蕩然無存。

雲輕歌滾下了軟榻,見二人來勢洶洶逼來,她低咒了一聲,隨即從空間里抓過一大把毒藥粉猛地朝著二人的臉面灑了過去。

「毒粉!」沖在最前方的人連忙低咒了一聲,一邊捂住口鼻一邊逼近雲輕歌。

另外二人軍醫也瞧出了殺手是沖著雲輕歌而來,二人對視了一眼,也不叫了,偷偷爬出了營帳。

雲輕歌看向這怕死的二人,並不意外,二人一刀一劍招招致命逼來,她既沒武功又對付不了二人,猝不及防左臂和右臂都被劍氣划傷了。

「該死!」她低咒了一聲,再次從空間內抽出了毒液。

眼見著散發著森冷的寒芒的刀逼來,她忽然將毒液朝著殺手的臉面潑了過去。

「啊!」

哐當一聲,被毒腐蝕了臉面的殺手扔了手中的刀捂住了臉蹲下去。

另一人見同伴如此,也顧不得同伴,再次舉著長劍逼向雲輕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