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一定是為他而來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08:26
A+ A- 關燈 聽書

雲輕歌眼看著對方要逼來,連忙又要潑毒液,忽然「咻」地一聲箭羽從簾帳外疾射而來,直接射穿了舉著長劍的黑衣人。

她的毒藥不動聲色地收入袖中。

「沒事吧?」簾帳被人挑開,有人急促的腳步聲傳來,言語之中滿帶的皆是關心。

雲輕歌抬頭看向入簾帳的男人,微微搖頭。

「多謝王爺。」

夜無寐一眼掃到了她的兩隻手臂都被刀劍划傷了,臉色倏然一沉,唇緊緊抿著。

感覺到他的灼熱視線,雲輕歌慢慢自地上站起身來,解釋說:「小傷罷了。」

「來本王營帳。」他板著臉,看著她兩臂的傷口,眼底極快劃過了擔心和心疼。

雲輕歌想說不用了,但人已經被他拉拽著衣袖往外走。

她在心底不由得輕嘆了一聲。

這傢伙對她關心的樣子都不遮掩一下的嗎?

令她不解的是,難道這真的是周琛?他似乎早已看穿了吳大夫就是雲輕歌的身份……

出了營帳,走了幾步后,她感覺似乎有些如芒在背。

猛地回頭去看,卻又不見四周有人。

怪了,她竟然在剛剛一剎那間覺得有人在背後瞪著她,而且那眼神有點像大反派瞪她時的不悅……

「怎麼了?」夜無寐問。

「啊,沒,沒什麼。」雲輕歌收回目光,扯了扯唇角搖頭。

大反派怎麼可能會混跡在軍營里,她想多了。

……

夜天珏抬手剛準備掀開主帥營帳帳簾時,忽然聽見了帳中的對話,手徒然一頓。

帳中雲挽月正問黑影。

「人殺了沒?」

「回稟太子妃,那吳大夫被吳王所救,如今……吳大夫被吳王帶到了王爺營帳內,恐怕……」

「你說什麼?」雲挽月眼底凶光乍露,原本慵懶的神色一收。

夜天珏聽見雲挽月的說話聲,他蹙了蹙眉。

吳大夫雖說是鬼帝的人,可他並不希望那滿臉鬍子的小大夫喪命,至少對他來說,日後肯定還有用……

思及此,他忽然轉身往吳王的營帳而去。

……

吳王的營帳布置很簡單,尤其是跟夜天珏的主帥營帳比起來,這才是一個真正像要行軍打仗之人該有的布置。

「隨便坐。」夜無寐吩咐了一句,「本王已經差人去帶藥箱過來。」

雲輕歌如他所願,隨處尋了一處位置坐下。

「王爺也不必擔心,我這就是小傷,也不是什麼大事。」

夜無寐冷著臉走向她,吩咐:「把衣袖捲起,我看看。」

雲輕歌哪裡會願意。

雖說她是現代人,可也沒有隨隨便便給別的男人看手臂的道理。

「我說了不用了,男女有別!」

夜無寐臉色越發寒冽:「輕歌,你為何就是如此倔強?」

雲輕歌:「……」

得,叫她都叫得這麼親切,若說不是周琛才有鬼。

見她還不動,男人乾脆親自去將她的衣袖捲起,手剛剛碰觸到雲輕歌的衣袖,卻忽然被她一巴掌「啪」地打掉。

「你幹嘛?」雲輕歌眼神凌厲地瞪他,顯然是不滿。

若是往常,她早就一腳踹過去了,她都拒絕得如此明顯了,他竟然還不知好歹碰她衣袖!

夜無寐見她警惕的模樣,心底劃過了一抹黯然。

「你對我,就這麼排斥?若是他……你是不是就不排斥?」

他?

哦,夜非墨嗎?

提到夜非墨,雲輕歌眼底一瞬綻開了柔光,語氣卻沉凝:「那又如何,他是我男人,他碰我也無所謂,可你不行。」

「為什麼!」他語氣有些受傷。

雲輕歌扶額,實在不想說什麼。

「王爺若無事,我還是回營帳吧。」

「輕歌!」

……

夜天珏到了吳王營帳外,正好聽見了帳內的爭吵。

輕歌?

雲輕歌?!

除了雲輕歌,他想不出還有誰。

夜無寐和雲輕歌又是什麼關係?難道吳大夫就是雲輕歌?

一瞬間,他心底是又驚又喜,可隨之而來的卻是擔憂。

雲輕歌裝成吳大夫的模樣來此,必然是為了他而來!一定是如此!

……

雲輕歌絲毫不懼夜無寐的呵斥聲,淡淡站起身來,迎視著夜無寐眼底的寒芒。

「師兄,咱們也別演了,你為什麼而來,你又是因為什麼能來,我都不想問,麻煩請你離我遠點。」

「剛剛確實多謝你出手相救,他日若有需要我幫忙的,我可以幫你。」

聽著她這絕情的話,夜無寐一顆心狠狠抽痛。

至少在現代時,她對他還沒有大的排斥,可現在……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雲輕歌起身,準備往外走,忽然手臂就被男人抓住了。

「夜無寐!」她厲喝一聲。

「輕歌,你真喜歡他?」男人嗓音不知何時變得嘶啞,像一隻受傷的困獸。

雲輕歌雙眸閃爍了一下,想著如今長痛不如短痛,與其這麼相互糾纏,不如徹底給他一個死心的答案。

「喜歡,很喜歡!」

帳外的夜天珏則是以為這一句「喜歡」是對他說的。

他心情激動,猛地拽開了簾帳。

「二弟,你在做什麼?」

他的出聲將帳內縈繞的尷尬氣氛打破。

他目光清冷地掃過夜無寐抓著雲輕歌手臂的手,大步走上前,一把拽開了夜無寐的手。

「吳大夫既受傷了該立即包紮,二弟你拉著吳大夫是為何?」

兩人對峙,目光視線相接,無形之中便有一股硝煙味濃濃飄開。

雲輕歌無語了,翻個白眼,手臂得到自由,便朝著二人拱了拱手說:「殿下與王爺好生聊,草民先回營帳了。」

言罷,連多看二人一眼的心思都沒有,大步往外走。

見人毫無留戀地走了,夜天珏猛地丟開了夜無寐的手,正要出門追人,又被夜無寐拎住了衣領。

「皇兄,你為何要糾纏吳大夫?」

「糾纏?」夜天珏冷笑,「她心中喜歡的人就是本宮,你心底嫉妒也無用。」

夜無寐:「……」誰給他的臉?竟然覺得雲輕歌心底喜歡的人是他?

顯然,雲輕歌是吳大夫的身份已經讓夜天珏察覺到了。若是身份暴露出去,說不定會要了雲輕歌的命,夜天珏可不是善茬。

這對雲輕歌十分不利,那他……不能留下這太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