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查到了一些有趣之事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5:01
A+ A- 關燈 聽書

這一聲老爺叫得期期艾艾,哽咽至極。

蘇鵬冷嗤了一聲,滿臉不屑,說道:「你有何資格喚我老爺?柳如眉,真是本將軍錯看了你!」

原本還滿心歡喜感動地等待著蘇鵬回來,此刻柳如眉卻如同被人當頭澆了一桶冷水,愕然不已。

「老爺,您……您這是何意?」

蘇鵬赫然吩咐:「來人,備筆墨紙硯。」

他已經受夠柳如眉這女人了。

當初為了逃避這女人,離開家門十幾載,如今倒是讓這個女人給自己戴了一定偌大的綠帽!

一想到自己夫人的死,他便心痛不已。

管家連忙將筆墨紙硯備好。

柳如眉的心咯噔了一下,見蘇鵬一手握住衣袖,一手捏住毛筆,作勢要在紙上寫什麼,她猛地撲到了蘇鵬的腳邊,哭訴起來。

「老爺,別這樣!我到底是犯了什麼錯,你要如此待我?我們的女兒傾城死了,被蘇雲沁給殺死了,您就不問一句嗎?」

其實說是蘇雲沁殺死的,也完全是因為她想弄死蘇雲沁。

畢竟風千墨這男人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主,若是說是風千墨殺的,恐怕也無人會尋風千墨算賬。

蘇鵬冷冷笑了一聲:「你最好閉嘴。」

說完這句話,他大手一揮,動作極快地在紙上寫下了一封休書。

大堂內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看著他將休書寫好,又揉作一團砸在了柳如眉的臉上。

柳如眉的臉上滑下了兩行清淚,面露絕望。

「老爺……」

「你現在沒有資格叫老爺。」一旁的蘇染冷冷出聲。

她身居後宮,早已看慣了這樣的一幕,於她而言無非就是些女人的心機戲碼。可事情發生在自己哥哥的面前,她就無法淡定了。

「蘇……蘇將軍,我真的錯了。你不要趕我走,求求你,哪怕讓我在這兒做個燒飯婦人都好。」

柳如眉雙膝一軟,跪在地上磕頭。

她深知,自己一旦離開了將軍府,那她將再無其他去路。

江太傅的府邸肯定沒有她的容身之處,畢竟她不過是蘇鵬不要的破鞋。

「本將軍何曾說過要趕你走?」蘇鵬聲色寒涼寡淡。

柳如眉雙眸放光,連忙支起身來,「老爺……」

「本將軍要了你的命,替夫人報仇。」

這話一出,讓柳如眉的臉色瞬間煞白如紙。

蘇驚遠一聽,也連忙跪下求情,「爹,娘縱然千錯萬錯,可也不至於致死!得饒人處且饒人,娘肯定知錯了,給她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吧!」

他邊說邊轉頭朝著柳如眉使眼色。

若是再不求情一下,娘是真的要死了。

柳如眉慌忙也點點頭,「對,對對,我會改……」

「恐怕是狗改不了吃屎。」蘇雲沁抱著手臂在一旁冷嗤。

她絕對不會容許柳如眉活著走出蘇府。

蘇傾城和柳如眉這一對母子,五年前讓她如此痛苦,今日她也絕對不會放過!

除了這母女兩,接下來要除的便是冷星塵那渣男。

柳如眉轉頭瞪向蘇雲沁,「你個賤人,竟敢……啊!」

話剛出口,她就被一掌給劈向了眉心,雙眼瞪大,血跡自她的雙眸滲出,身子緩緩往前倒去。

出手的……正是風千墨。

蘇雲沁愕然轉頭看向身邊出手如閃電的男人,有些不滿。

讓柳如眉死得太便宜了點!

身邊的男人卻板著臉說道:「決不許任何人辱罵你。」

蘇雲沁心底一暖,不動聲色地握住了他的手,有些無奈。

蘇鵬也有些詫異地看向風千墨,他也是身經百戰的大將軍,一眼看出了風千墨竟然能夠如此迅速出手殺人,一招斃命,快狠准!

他在戰場上對決過無數敵人,饒是他與風千墨對戰,恐怕也占不了分毫上風。

風千墨察覺到蘇鵬始終看著自己,朝著蘇鵬禮貌頷首道:「岳父,獻醜了。」

「……」蘇鵬嘴角抽了一下。

這女婿……很謙虛。

「時辰不早了,大家可以回去準備准別,參加今夜宮中晚宴吧。」蘇岳出聲。

蘇岳的提醒讓眾人連忙起身準備離開。

柳如眉的屍體還趴在中央之處,卻無人去過問。凄慘莫過於如此,但這一切都是柳如眉自找的!

蘇驚遠還跪在原地,瞪著眼睛,不可置信地看著娘的屍體,心一陣陣揪痛。

「那……老爺,少爺該如何處置啊?」人都散去了,管家看了一眼蘇驚遠,小心翼翼地問向蘇鵬。

沒想到老爺一朝回帝都,蘇家就變了個天。

「他也該磨鍊磨鍊,發配到邊疆充軍去吧。」蘇鵬瞥了一眼蘇驚遠,眸底毫無溫度。

蘇驚遠身子狠狠一抖,出聲:「爹!孩兒身子薄弱……」

「正是薄弱,所以才應該發配到邊疆充軍,鍛煉鍛煉!你這三腳貓武功,隨便一個賊人都能把你拿下,該去磨鍊了。」

蘇鵬一錘定音,不給蘇驚遠一點反駁機會。

蘇驚遠身子軟倒在一旁,無話可說。

蘇鵬已經大步往外走,看向蘇雲沁道:「雲沁,我的外孫女呢?讓我看看。」

蘇雲沁連忙牽著風千墨的手跟著出去。

今日這一幕,實在解氣。

果然還是親爹好。

「在百闕閣里,小寶身子不怎麼好,你可不要嚇著她。」

「笑話,我怎麼會嚇到自己的外孫女?」他板著臉,依舊端著大將軍的嚴肅臉,可眼底隱隱浮動著笑意。

他的視線始終在掃風千墨,來來回回掃視著,越看越滿意,不由得連連點頭。

蘇雲沁看著自家爹全程看著風千墨露出「姨母笑」的樣子,有些覺得詭異。

風千墨倒是坦然,一點都不覺尷尬。

入了百闕閣,看了蘇小野,靜容倒也是守候在旁。

氣氛很和睦。

……

入夜,宮中為迎接蘇大將軍歸朝,特地舉辦了宮宴。

入宮之前,蘇雲沁將兩個娃娃交給了風千墨。

「你能好好帶孩子吧?」蘇雲沁持有懷疑態度。

風千墨抿唇,「不信我?」

「倒不是……」只是在她的認知里,讓男人帶孩子的畫風都有些……不對勁。

風千墨輕哼了一聲:「放心,兩個孩子,我自然會好好帶著。」

不過不能陪同自家小女人一同參加宮宴有些可惜。

蘇小陌和蘇小野站在一旁默默看著爹娘「依依不捨」的道別,兩個孩子特別懂事,沒有出聲打斷二人的對話。

蘇雲沁確實有些依依不捨,總是覺得跟這個男人待在一起每天都過得不夠,恨不能一天有二十四個時辰。

「好,那我走了。」

她摸了摸兩個孩子的腦袋,大步往外走。

待娘親走了,蘇小陌和蘇小野同時抬頭看向高大的男人。

「爹爹,咱們要乖乖待在府里等娘親嗎?」蘇小陌脆生生地出聲問道。

他可不信,爹爹這麼會聽娘親的話?

「自然。」可讓蘇小陌驚愕的是,爹爹竟然……說是!

男人那低沉磁性的嗓音緩緩響起:「更何況……趁著你娘不在,我可以看你練功。」

蘇小陌:「……」

救命,他想跟娘親去參加宮宴了!

爹爹一旦盯著他練功就會極其可怕,甚至會把他給折磨發瘋。

……

宮宴之時,蘇雲沁坐在蘇鵬的身邊,蘇家的對面正好是江家。

江太傅一臉病態坐在席位上,臉色蒼白如紙。

蘇雲沁將他細細打量了一番,像是在估摸著江太傅的壽命。

今日只有江太傅一人來參加宮宴,江聖凌和江馨語都不在。

她蹙了蹙眉,怎麼會有些不太好的預感?

宮宴開始,皇帝說了不少誇讚蘇鵬的話,順道再賞賜了蘇鵬不少奇珍異寶,整個殿內看向蘇鵬的眼神皆是讚賞羨慕的。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皇帝身側坐著的皇后卻明顯有些坐立不安。

嘉賞完畢,皇帝的話音卻突然一轉說道:「不過如今既然這古越國是盛世,蘇愛卿既然歸了朝,這蘇家軍就散了吧。」

一聽,眾人神情各異。

蘇雲沁面色鎮定,如她所料。

蘇鵬臉色深沉,可聖明難違,他還是應承了下來:「臣,遵旨。」

即便是費了他一輩子的心血,蘇家軍自蘇家第一位將軍誕生開始就一直存在了。蘇家軍為古越國打下多少江山,大家都明白,如今卻要散了,讓人心中一陣唏噓。

蘇雲沁在後方輕輕拍了拍他的後背。

她知道這是遲早會發生的事情,接下來,皇帝會想法子除掉蘇家吧?

呵!

殿內大臣們無人敢說一句不是。

林文淵凝重地看向蘇雲沁,但如鯁在喉,什麼也說不出來,一句挽回的求情話語都說不出口。

皇帝嘉獎完畢,宮宴也正式開始。

絲竹悅耳,舞姬美妙。

在大家以為今日就是一個簡單至極的宮宴時,那方的冷星耀忽然站起身來,走至了殿中央。

舞姬就在他的身邊搖曳生姿,他朝著上方的帝王行了一禮說道:「父皇,兒臣有本要奏!」

一語畢,所有人都將視線看向他。

什麼時候奏不好,非得等到這個時辰來奏,五王爺這用心很險惡。

皇帝眸光一閃,點點頭,同意道:「你說。」

「就是兒臣近來查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證據確鑿,今日正好皇後娘娘與太傅大人都在,還有太子皇兄,相信父皇一定想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