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像真正的夫妻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41:49
A+ A- 關燈 聽書

喬御琛和安然到家的時候,已經晚上八點多了。

阿姨給兩人做了晚餐,安然難得的吃了不少。

看她吃的這麼好,喬御琛笑道:「看來餓壞了。」

「倒也沒有,只是忽然間發現,我更愛中餐。」

「不反胃嗎?」

安然笑道:「這幾天胃口就好很多,難道是過了害喜的那個階段嗎?」

喬御琛點了點頭:「倒也有可能,那你多吃點。」

林管家從廚房出來,見兩人有說有笑的樣子,自己也不好上前打擾。

待兩人吃完飯,林管家道:「少爺,有件事兒要跟您彙報一下。」

「去書房等我吧。」

「好的,」林管家往書房走去。

安然對喬御琛擺了擺手:「你先過去吧,我上樓去洗澡。」

「好,那我一會兒忙完就上樓。」

喬御琛進了書房,道:「什麼事兒。」

「前幾天,我去見過老爺子。」

喬御琛蹙眉:「老爺子找你做什麼?」

林管家知道,大少爺是了解老爺子的,即便他說,是自己去見過老爺子,大少爺也知道事實是怎樣的。

「老爺子倒沒說什麼,只是問我,夫人的孩子,有沒有可能不是安家的種。」

喬御琛冷笑:「他總是愛管這些沒有用的閑事。」

「我已經跟老爺子大致解釋過了,在夫人的孩子出生之前,老爺子應該不會輕舉妄動,只是少爺,安心小姐前些日子去見過老爺子。」

喬御琛挑眉:「她想幹什麼?救她母親?」

林管家搖頭:「她跟老爺子說,您愛上了夫人,夫人以後勢必會毀了您,所以……」

喬御琛冷笑:「她竟然不管自己的母親,卻去找我爺爺說,我愛上了安然會毀了我?」

他說著抱懷:「說的好像我在她心裡,比她母親更重要一樣,如果她是去求我爺爺救她母親,我還能理解,但現在……」

他搖了搖頭:「薄情寡義。」

「少爺,我知道,安心小姐幫過你,你對付她的時候,會有些於心不忍,可眼下,安心小姐的確是有些越矩了,所以我想,我是不是……」

「於心不忍倒是沒有,只是懶得理她的閑事,但如果她的行為傷及我跟安然之間的感情,那這事兒,的確是我所不能允許的。」

「那我會派人去『提醒提醒』她的。」

喬御琛挑眉:「嗯,還有別的事嗎?」

「沒了。」

「那你早點休息吧,我先上樓去了。」

「哦對了少爺,」喬御琛還不等走到門口,林管家又道:「我覺得這次回來,你跟夫人之間的感情似乎好了許多。」

「有嗎?」

林管家點頭:「感覺你們相處的樣子,融洽的就像是真正的夫妻一樣。」

喬御琛回身,走到林管家的身前,臉上的表情帶著几絲小竊喜:「我覺得,只要我慢慢的努力,一定能攻佔她的心,安然的心,其實比想象中的要柔軟許多。」

看到喬御琛開心的樣子,林管家呵呵一笑:「少爺,那你要加油。」

喬御琛拍了拍他的肩膀,「坐了十個小時的飛機,實在是很累,我先上去休息了,你也早點睡吧。」

「好,晚安。」

喬御琛先離開書房,上樓。

安然還沒出來,他索性就去隔壁房間沖洗了一下。

回來的時候,安然正在吹頭髮。

喬御琛走上前,將她的吹風機拿開,關掉。

安然本以為,他要給自己吹髮,看著鏡中的他笑了笑。

「你跟林管家的事情談完了?」

「一點小事,談完了。」

他說著,轉身進了浴室,拿了幾條很吸水的毛巾出來,走到她身後幫她擦頭髮。

安然挑眉:「嗯?不是要吹頭髮嗎?」

「我覺得,明天我得帶你去一趟書店了。」

「去書店幹什麼?」

「買幾本孕期的孕婦應該學習的書,你看。順便買幾本育兒的書,我來看。到時候,你負責生,我負責養,咱們男女搭配,幹活兒不累。」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安然無語的笑了起來:「我吹個頭髮,怎麼還給你吹出育兒的話題了呢?」

「你不知道,懷孕的孕婦,尤其是前三個月,應該盡量不要使用電吹風嗎?輻射對胎兒不好。」

安然覺得有些后怕:「你確定?」

「非常確定,我特地打聽過孕婦懷孕期間的禁忌,比如,不要吃甲魚,容易造成流產,盡量少吃或不吃寒性的螃蟹,最好不要喝咖啡。還比如,前三個月和后三個月,盡量不要同房。」

安然白了他一眼:「你是為了看最後一個比如,所以才打聽的這些禁忌吧。」

喬御琛邊用干發帽幫她抓著頭髮,邊笑道:「別把我說的這麼欲求不滿,這雖然是其中一個原因,但最主要的是,我覺得你應該沒有看過這些東西,所以我才會先去學習的。」

安然聳肩:「那好吧,明天我們一起去書店,以後我看我的孕期注意事項的書,你呢看育兒書,咱們各司其職,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

安然頭髮幹了一大半,喬御琛將干發帽放下。

她起身,深了個懶仗來到床上躺下。

喬御琛走過來,在她身側坐下:「你頭髮還沒有完全乾透,這樣睡覺對身體不好,我們坐會兒,一會兒十點一起睡吧。」

她坐起身,無語的看向他:「那我們現在幹嘛?」

「你要是覺得無聊,就看著我好了,反正我不收錢。」

「那樣會更無聊的。」

喬御琛白了她一眼:「你還真是不會說話。」

安然往後靠了靠,找了個舒服的姿勢坐好:「明天把知秋和楠楠姐請請來,大家一起吃頓飯吧,正好我也可以把禮物給他們。」

「你做主。」

兩人都沉默了片刻,喬御琛問道:「你會下棋嗎?」

安然嘟嘴:「五子棋算嗎?」

「嗯……還有別的嗎?」

「跳棋。」

「圍棋和象棋會嗎?」

安然白他一眼:「不會。」

「你想不想學?我教你吧。」

「不學。」

「為什麼?」

安然抱懷,一本正經的道:「誰知道你水平怎麼樣,萬一你也是個半吊子,那我豈不是……」

「北城曾經的少年組圍棋賽冠軍,青年組圍棋冠軍,夠不夠資格?」

安然愣了一下:「你?」

「不然這房間里還有第三個人?」

「你是想跟我炫耀,你到底有多厲害吧。」

「這都被你看出來了,」他邊笑著,邊下床,拿了小圍棋桌和圍棋過來。

「你白子,我黑子,我慢慢教你。」

「為什麼我要白子?我要用黑子。」

喬御琛無語一笑:「你毛病還真不少。」

「跟你學的。」

「那行,你用黑子,我用白子,那我們現在開始咯,你是黑子,你先走。」

「憑什麼我先走,你先。」

喬御琛無語的看著她笑:「你這學生,太不認真了,再這樣,我可就要體罰你了。」

「你要這樣,我就不學咯。」

房門外,林管家聽著屋裡傳來的歡聲笑語,笑了笑,將客廳里的燈關上,下樓去了。

第二天,兩人起來的都有些晚。

九點多的時候,林管家親自開車,載他們一起去了書店買書。

回來的路上,安然給金楠打電話,金楠的手機沒人接。

她納悶了一下:「林管家,我們去一趟帝豪集團吧,我要去找一趟我朋友。」

「好的夫人。」

林管家在前面路口轉彎,不過兩三分鐘就在帝豪集團的門口停下。

安然正要下車的時候,喬御琛指了指公司門口的方向:「那不是金楠嗎?」

安然往車窗外看去。

不遠處,金楠穿著一身工裝站在那裡,她對面,站著一個男人。

那男人正拉著她的手臂,在說著什麼。

因為男人背對著他們,所以,安然並看不到對方的臉。

她一臉好奇的笑道:「哇,幾天不見,金楠姐這是談戀愛了嗎?」

喬御琛看著她的臉:「人家談戀愛,你怎麼這麼高興?」

「金楠姐又不是別人,她談戀愛,我當然高興,將來金楠姐結婚,我一定會幫她好好操辦的。」

她觀望著那邊。

才剛說完話,遠處,金楠用力的甩開了對方的手,一臉不悅的跟對方吼了句什麼,就往公司的方向走去。

這時候,男人的位置發生改變,安然一下子看到了對方的臉。

她眉心一凝,剛剛的興奮之情不見,有些激動的道:「這不是陳子哲那個渣男嗎。」

喬御琛挑眉:「金楠的前男友吧。」

安然點頭:「是啊,這個男人又來找楠姐幹嘛?」

喬御琛看向林管家:「林管家,你下去看看,必要的時候,出手相助,把金楠帶到車上來。」

「好的,少爺,」林管家拉開車門下車,走過去。

離著對方還有好遠的距離,就聽到陳子哲對金楠道:「好,好,你不就是想聽我懺悔嗎,我認錯行了吧,是我當初鬼迷了心竅,竟然放棄你,去追那個富家女,現在,她甩了我,跟別人在一起了,我才知道我錯過了什麼,楠楠,你再給我一個機會,好不好。」

金楠凝眉看著對方,眼底里的神色,讓林管家琢磨不透,畢竟不了解。

可是看當下的情況,最好的解決辦法是……

他挑眉,走上前,伸手摟住了金楠的肩膀:「楠楠,你在這裡幹嘛呢,喬總和夫人正在那邊等你呢。」

金楠愣了一下,轉頭看向林管家。

有那一瞬,她的臉紅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