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皇帝還是趕盡殺絕了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5:09
A+ A- 關燈 聽書

蘇雲沁的眉心抽了兩下。

冷星耀這蠢貨,在這兒說這個,看來是……

可看皇帝的模樣,一點意外之色都沒有,像是早已知曉似的。

她眉心突兀地跳著。

皇帝顯然默認了冷星耀接下來要說的話。

冷星耀挑選今日這樣的機會說這話,也是皇帝在背後指導的吧?

「當今皇后與太傅大人有苟且關係!」

他的聲音擲地有聲,字字清晰,如玉珠落盤般清脆。

蘇雲沁坐在位置上都能聽見就近的人倒吸了一口涼氣,不敢相信這話突然說出口,是多麼震撼。

皇帝一臉鎮定,「說下去。」

「皇后與太傅大人在二十五年前就已經苟且了,皇后懷有身孕,也就是當今太子皇兄。太子並非是父皇的親兒子,而是太傅之子,太傅謀劃了一場偌大的棋局,等待著父皇將皇位禪讓給太子,到時候太傅就順理成章……」

「胡說八道!」江太傅狠狠駁斥了一聲,因為激動,猛烈咳嗽起來。

冷星塵在一旁反倒像個傻子似的,不可置信地轉頭看向皇后。

「母后,這不是真的!」

皇后雙手合十,這是她緊張的表現。

「對,胡說八道,五王爺何來證據?」

「證據?只要滴血認親,一切就能解釋了。」冷星耀嘲諷勾唇,「讓太傅雲太子滴血認親,答案就能揭曉。」

「你這是胡來!」皇后臉色更加難看,指著冷星耀罵道。

「朕准了!」皇帝出聲,「皇后急什麼,清者自清,你還害怕這些?」

皇後身子顫得厲害,想反駁,偏生她找不到反駁的話來。

冷星塵赫然起身,臉上滿是固執。

「我不信!我不信!現在就試試!」

他始終以為自己就是天之驕子,始終會是皇室之子,終究要登基的,可不過一夜之間有人告訴他這是假的,他如何能夠甘心相信?

蘇雲沁身子往椅背一靠,漠然看著這群戲精。

若是江聖凌主動把事情告訴冷星耀似乎有些不太可能,畢竟江聖凌也不是傻子,怎麼可能好端端的要把這種事情說出口,等待著今天的死刑嗎?

那……還有誰?

江馨語?

那個女人今日也沒有出現,看來是早已知曉結局了吧?

皇帝命人端上乾淨的碗,碗中盛了些水。

冷星塵率先上前,割破了手指,滴了一滴血。

他轉頭看向江太傅。

江太傅的身子顫得比皇后更厲害,身子幾乎癱軟在椅子上,哪裡有勇氣起身去滴血認親。

一旁的侍衛當即上前扶起了他。

「不不不……」他雙唇發抖,聲音也是戰慄的。

「太傅,還我一個清白。」冷星塵執著地看著江太傅。

江太傅依然還是搖頭,一臉恐懼。

一旦這手指割了,他就離死期不遠了!

冷星塵可沒有這心思,上前抓住了他的手指,割破了的血珠滴落在水碗中。

漸漸的,兩滴本不相同的血跡卻以肉眼所及的速度慢慢合在了一起。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眾位大臣莫不是伸長脖子去看,恨不能起身湊過去。

太監看了一眼水碗,心中一震,顫著手將手中的碗捧到了皇帝的面前。

「回……回皇上,如五王爺所言。」

皇帝神色淡漠地瞄了一眼那水碗,冷戾的視線掃向皇后,冷笑。

皇後面如死灰,知道自己當真是離死期不遠了!

她顫著看向江太傅,那雙眼睛里盛滿了凄楚。

江太傅垂著頭,始終不出聲。

殿內好好的賞宮宴頓時變成了宮斗宴,當真是讓人看出了一場大戲。

皇帝臉上沉靜至極,絲毫怒意都看不出,甚至還讓蘇雲沁看出了幾分喜悅之色?

蘇雲沁深凝了一眼皇帝,垂眸。

這一切,不過都是在皇帝掌握之中。

「來人,傳朕旨意。」

皇帝眼眸如刀,看向殿中央的眾人,神情無比陰狠。

……

宮宴結束后,眾臣離開時還在議論今日在宮中的大戲。

蘇雲沁跟隨著蘇鵬走出宮殿。

最終,皇帝還是趕盡殺絕了。

廢了皇后,不但將皇后打入冷宮,還賜了白綾一條讓皇后在冷宮中自縊。

廢了太子,卻將冷星塵打入天牢。

而江太傅,也一同被打入天牢,株連九族。

冷星塵終究是江太傅的親兒子,這誅九族,自然也包括了他。

眾臣在一旁唏噓不已,感嘆蘇將軍一朝回帝都,風雲變幻。

四周說話的人很多,唯有蘇鵬漠然地聽著走著,沒有發表任何的議論。他已不在朝堂十多年,哪裡知道這朝中如何變幻。

蘇雲沁反觀自己爹的模樣,心中暗想,她爹果然很佛系。

若是讓她爹策反,這事情好像有些……不太好辦。

難不成到時候要風千墨一舉派兵攻破古越國?

當然這種事情只是想想罷了,到時候蘇鵬作為鎮國大將軍,肯定還得被派往迎戰。到時候……女婿打岳父的戲碼豈不是要上演了?

一想到這裡,蘇雲沁後背就一陣發寒。

江聖凌沒有蹤影,不知去了何處。

回到蘇府後,蘇雲沁被蘇鵬叫入了書房。

「雲沁,爹有些話想問你。」書房門闔上,蘇鵬的神色很嚴肅,像是在審視蘇雲沁的內心似的。

蘇雲沁也不緊張,拖開了一張椅子坐下。

「那叫千墨的男人……」

「爹,我讓管家沏壺茶過來,我跟你慢慢說可好?」

父女兩這麼多年沒有見面,他也有許多許多話想說,聽見蘇雲沁如此提議,心情也驟然好了許多,緩緩點頭。

朝堂風雲詭譎,他只適合戰場,不適合朝廷。但如今皇帝聖旨已下,蘇家軍解散,他別無他法。

……

天色微亮時,蘇雲沁回到了寢屋。

寢屋裡並沒有風千墨的身影,倒是後院傳來了父子兩的聲音。

「唔,爹爹,我好累。」

「不行,男子漢這點事都堅持不住?」這乍然一聽,嚴厲至極的低沉男音其實還含著幾分無奈。

「嗚嗚嗚……」蘇小陌嘴上嗚嗚了兩聲,實際上根本沒有哭。

蘇雲沁打了一個呵欠走向後院,正好看見蘇小陌在那方扎馬步,而那冠絕天下的墨袍正斜倚在軟椅上,一手端著茶盞,一手搭在椅子扶手上,好不愜意。

蘇雲沁的眉心微抽。

果然是嚴父。

她輕咳了一聲。

蘇小陌正期期艾艾地看著自家爹,聽見聲音,忽然雙眸發亮看向蘇雲沁。

「娘!」他求助地雙眼冒星看著蘇雲沁,就像是一隻無助可憐的小動物。

蘇雲沁瞥了一眼風千墨,眼神似是在控訴男人欺負她兒子。

「行了,你不用練了。」被某個小女人瞪了一眼,風千墨含笑吩咐了一聲,算是給了一個直接的命令。

蘇小陌一聽,差點要歡脫地跳起來。

「啊,那我去看外公!」

說罷,他腳底抹油就跑,生怕自己的爹會突然叫住他繼續練。

蘇雲沁看著孩子那逃命似的樣子,有些哭笑不得。她走至風千墨的面前。

「跟岳父說了什麼?」他放下了手中的茶盞,伸手握住了她的小手。

男人的大掌溫暖寬厚,將她的小手徹底地包裹在內。

蘇雲沁清晰感受到他掌心的溫度,心頭微微劃過一絲異樣的暖流,這才慢悠悠地說道:「說了許多。」

他手掌的力道一重,將她直接拉至腿上坐著。

蘇雲沁本就沒有意識,這麼一拉扯,她順著他的力道側坐在了他的腿上,由著他的雙臂圈住自己。

「千墨,我與我爹說了很多。我讓他策反,他罵了我一頓。」

「嗯。」他擰眉,表情不悅。

「蘇家世代為將,整個古越國天下幾乎都是蘇家軍打下的,若不是蘇家,哪裡會有今日的古越國。皇帝現在廢了太子,封冷星耀為太子,接下來第二件事就是除蘇家。」

風千墨默默地聽著。

他垂眸看著倚靠在懷中的小女人,眸色清幽溫柔。

要知道,蘇雲沁以前可是從來沒有如此直接與他說起這朝中之事。只有今日,這是第一次,她主動把朝中大事與他說起。

他作為一個絕佳的聆聽者,並沒有要打斷她的意思。

「我與爹分析了這些,我爹說,他再考慮考慮。事情都迫在眉睫了,竟還要考慮。」

「岳父可有問起我的身份?」他忽然問道。

蘇雲沁古怪地看著他。

每次聽他叫一聲「岳父」時,總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

有點甜蜜,有點無奈,還有點小驕傲。

想想能做天玄國大暴君的岳父,確實挺驕傲的吧?

「問了。」她坦然,「當然,他是我爹,我當然都告訴了他。」

誰讓那是她爹呢!

風千墨並不意外,「嗯,我怕你騙他,倘若日後他對孤的印象不好,就是你的錯。」

「你……他對你的印象估計已經不好了。他聽說了我們五年前的事情,表情是這樣的,臉拉得老長。」說罷,她還要表現一番,用手比劃了一下。

風千墨失笑。

他當然不信,小女人只有對他說話時才會有如此可愛的一面。

聽著男人低沉悅耳的輕笑聲,蘇雲沁的心也沉靜下來,她忽然轉過頭來正視他的目光。

「風千墨。」

她鄭重其事地看著他。

「嗯?你想說什麼?」一宿沒睡,他看得出來蘇雲沁的神情帶著些疲態。

他的眼神柔和地看著她,等待著她把話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