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我們墨公子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08:51
A+ A- 關燈 聽書

男人張嘴,狠狠咬了一口。

「嗷!你屬狗的啊!」

站在門口負責偷聽的阮芷玉以及青玄二人相視一笑。

……

翌日。

阮芷玉端著一碗清湯寡水的麵條入了帳中,遞給了雲輕歌。

「王妃您可慢些吃。」

雲輕歌道了一聲謝,忽然目光落在眼前少女的臉上,她的臉上揚著一抹古怪的笑意。

「怎……怎麼了?」

雖然對著她這麼一張滿臉鬍子的模樣叫王妃確實有些滑稽,可……昨天她也沒笑呀。

阮芷玉見她如此,連忙拉過一張椅子坐下,解釋說:「你的姐姐也作為俘虜被他們抓走了,此刻正被關在軍營的牢中,除此之外,還有兩名軍醫。」

雲輕歌並不奇怪。

若是只抓她一個人才是奇怪,但是抓了太子妃和所有軍醫,那麼夜天珏他們也不會太懷疑。

「五更天時兩軍已經打了一場。」

聽這話,雲輕歌似乎並沒有特別大的反應,繼續低著頭吃著面。昨日在軍營里沒吃什麼東西,可把她給餓死了,再加上雲挽月那作妖的,還派殺手來殺她。

現在她吃得急,也沒什麼多餘的心思來細想阮芷玉的話。

「今日太子慘敗,我聽外面的士兵說太子是真的被惹惱了。」

雲輕歌:「……」

我不聽我不聽,我只負責吃面。

「你可知道王爺為何要費這麼大的勁,裝殘廢又裝毀容嗎?」

雲輕歌將最後一口湯喝進肚裡,十分滿足地誇獎阮芷玉:「這面是你煮的吧,雖然是清湯寡水的,但也很好吃呢!」

阮芷玉無奈地抹了抹額際。

其實這面,不是她煮的。

軍營里哪兒會有這麼好的伙食,大家吃的都是粗糧,咽都咽不下去的。王爺擔心王妃吃不慣,所以特地派人去最近的村鎮上購置了些麵粉,麵條可是王爺親手做的。

她又想到夜非墨給的警告,只能把這秘密吞回腹中不說了。

「他費這麼大勁,不就是朝中敵人太多了嗎?一個太子不夠,現在又來了一個二王爺,據說帝王膝下能繼承皇位的適齡皇子有好幾位。」

阮芷玉點點頭:「其實若是當初王爺沒有這麼厲害的功勛在身,也不至於讓人如此忌憚。現在功勛在身,皇上一面忌憚又一面希望利用。」

「皇家最是無情。」

聽見雲輕歌這話,阮芷玉忽然覺得好笑。

她發現這個王妃真的格外有趣,不知不覺便有了幾分好感。

「我何時能被送回去?」

「這個……要看王爺吩咐了。」

雲輕歌無奈,扯過綉帕擦了擦嘴上的湯漬,「我是不是演戲得演全,我也是俘虜,是不是也該入牢里?」

其實她本意只是想去看雲挽月而已。而且若是讓雲挽月抓到她的把柄,指不定還要給她扣個賣國的罪名。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別人都被關進了牢中,而她卻在外,必然會引起雲挽月的懷疑。

阮芷玉卻被她的話給驚了一下。

……

軍營里的牢房很簡陋,環境自然是更加惡劣。

雲挽月獨自一人一間牢獄,直到此刻才悠悠醒轉過來,茫然的眼神掃顧著四周。

若是往日,她一定會第一時間想到找法子出去,可此刻,她率先就是看向四周尋找是否有認識的人。

隔壁的牢獄里忽然傳來了哎喲哎喲的聲音。

聽見這熟悉的聲音,雲挽月連忙撲向了那方。

「太子妃?太子妃也被抓來了。」王鵬也朝著雲挽月的方向爬了過來,一雙老眼裡散發著賊亮的光。

雲挽月慢條斯理地整理著身上的衣著,即便是如今落魄入獄,她也不會讓自己這麼狼狽。

「除了你們,還有誰?」她問,目光自然而然往四處打量。

王鵬和張淵都被抓入了牢中,那還有另外一位軍醫……

吳大夫那滿臉鬍子的模樣在雲挽月的腦海里一閃而過。

雲挽月的心底湧起一絲不安。

這個吳大夫,為什麼獨獨沒被抓?

思及此,隔壁關押著軍醫的牢門開了。

「跟我們走。」兩名士兵毫不客氣地拽著兩人往外走。

「二位饒命啊,我們不過是普通大夫,真的不知道什麼軍情,還請饒命……」

縱使他們再求饒,士兵也不為所動。

很快,又有一人被送進了隔壁的牢房內。

這次,雲挽月看清楚了,正是「吳大夫」!

「呵,我道是吳大夫多厲害,沒想到也被抓進了牢中!」

隔壁的吳大夫懶懶地掀了掀眼帘,一副壓根不想理會她的模樣。

……

雲輕歌剛向阮芷玉提出自己要去牢中做「俘虜」,就見少女提著一套嶄新的小兵衣裳給她。

「這是什麼?」

「你的吳大夫,已經有人替代你了。」阮芷玉微笑地解釋,將乾淨的衣裳遞給她,「從今日開始,你便是我們墨公子身邊的下屬。」

呃……

這個墨公子,不用問也知道是指的夜非墨。

昨天不是答應得好好的,今天就反悔了?

雲輕歌接過衣裳,眉略帶糾結地皺了皺。

「王妃,你不願意跟在王爺身邊不成?在天焱軍營里,你也無法去西玄取葯,不是嗎?在西玄軍營內,你取葯,到時候我可以帶你去取葯。」

阮芷玉倒也沒錯。

雲輕歌之所以不高興,其實就是因為夜非墨對她的不信任。

這種防夜天珏跟防賊似的舉動,令她費解不已。

她願意回天焱軍營里待著,其實原因很簡單……

第一是盯著夜無寐,系統說過這男人可能隨時會要大反派命的人。從這幾次接觸下來,雲輕歌覺得自己興許可以勸勸他。

第二便是因為系統提過身體里原主的意識,她怕萬一某天意識突然冒出來,她無法左右這具身體,原主自己作死怎麼辦?她擔心夜非墨會因此誤會。

「那,那好吧。」她接過衣裳,轉身去換,順便撕下了臉上這滿臉鬍子的易容人皮。

阮芷玉微微笑了笑,忽然湊近了雲輕歌打量了一番。

「王妃這張容貌絕對配得上王爺了。」

「咳咳。」雲輕歌被她這話給狠狠嗆了一下。

「你真的不喜歡王爺嗎?比起太子,難道……」

嘩啦一聲。

有人挑開了簾帳,也讓阮芷玉那八卦的神情立時一斂,她瞥了一眼入帳的男人,輕輕捂嘴,似是在掩蓋笑意。

「好了好了,我走了,不打擾王妃了。」

阮芷玉說罷,經過夜非墨時,微微一笑退了出去。

她明白,夜非墨對雲輕歌的心思……是真心的。

思及此,心底掠過一抹無奈的羨慕。

而站在屏風后的雲輕歌,壓根沒注意阮芷玉說的離開,沒聽見了阮芷玉的嘰嘰喳喳聲,連忙問道:「阮姑娘,你怎麼不說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