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接下來是除蘇家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5:16
A+ A- 關燈 聽書

「就是……倘若我爹不肯叛變,蘇家慘遭滅族之災,你會……」

「孤不會讓你有事。」男人毫不猶豫地打斷了她的話。

他扣著她腰際的手越發緊了幾分,將她更深地拉入懷中,恨不能將她徹底融入懷抱中才甘心。

蘇雲沁由著他如此做,不得不說,他勒著她腰際的手有些過重,疼的她暗自絲了一聲。

「那好……我爹說了,蘇家軍只是表面散了,實則不會散。到時候,若是真的如我所料發生了那樣的事情,我相信你。」

「你該休息了。」他擰了擰眉,不悅地看著她雙眸下冒起的黑影。

她不過是個女子,卻還要身陷這朝堂風雲中,累壞了他的女人,他很可能會不高興會派兵踏平古越國。

蘇雲沁撇嘴,「那好吧,你讓我靠著。」

「好。」他二話不說,大手將她的腦袋摁在了懷中。

她正好靠在他心口的位置,聽著他心口跳動地韻律,竟是格外安心。

風千墨攬著她,身子依舊坐得筆直,眸光寵溺地落在蘇雲沁的臉上。

不過一會兒,懷中便傳來了綿長均勻的呼吸聲。

他知道,她是睡著了。

他垂眸,清晰嗅到了她身上的清香以及……那若有似無而出的蠱后氣味。

蘇雲沁毫無知覺,在他的懷中蹭了蹭,順便腦袋動了動,尋了一個更加舒適絕佳的位置,更深沉地睡去了。

風千墨:「……」

……

蘇雲沁醒來時,她發現自己躺在了床榻上,她赫然坐起身往四周看去。

沒有人。

她揉了揉亂糟糟的髮絲,想不起來自己之前經歷了什麼。

轉頭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竟是已經天黑了。

她竟然睡了這麼久?

「娘親。」蘇小陌舉著燈盞走入屋中,看見她醒來,脆生生地喚了一聲。

蘇雲沁回過神來,看向蘇小陌,眸色溫柔幾許。

「你爹呢?」

「爹爹啊,在與外公下棋哦。」蘇小陌一手提著燈盞,一手牽著妹妹蘇小野的手,兩個小傢伙起初走得很小心,是擔心他們吵到娘親,這會兒娘親已經醒來了,二人的腳步聲也重了許多。

蘇雲沁被這兩個小傢伙的舉止給逗笑了。

她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皺褶,上前把蘇小陌手中的燈盞接過放在了桌上。

「走,我們去看看。」

……

將軍書房。

「陛下的事情,老夫都聽雲沁說起了。」蘇鵬放下一白子。

風千墨不語,眸光落在棋盤上。

「不知陛下接下來有何打算?」蘇鵬打探似的看著風千墨,狀似隨口一問。

實則,他心底也很緊張風千墨的回答。

風千墨把玩著手中的黑子,完美的唇線微揚。

「岳父是想問,孤是否對雲沁負責?」

蘇鵬連忙咳嗽了一聲,以此掩飾自己的尷尬。

他怎麼也沒想到有朝一日會與一國帝王坐在一個棋案前對弈,更何況這個人還是他的准女婿。

風千墨放下一子,「岳父放心,既然孤與雲沁已經拜堂成親了,自然會將雲沁接回天玄。只是……雲沁似是心中還有芥蒂。」

「嗯,老夫也明白,回頭我幫你勸勸那丫頭。」

風千墨揚唇。

老丈人果然是個性情中人。

他又慢悠悠地道:「還有一事,關於皇帝要動蘇家一事,孤倒是有一法。不過……不知道岳父是否願意。」

蘇鵬兩指捏著白子,神情微頓,古怪地看著風千墨。

面前的男人神情深意難測,這樣的男人,縱使是他這樣縱橫沙場的老頭都捉摸不透,蘇雲沁那丫頭真的能把握得住這男人?

風千墨又道:「甚至岳父不肯接受策反登基一事。」

「我這一粗漢,讓我每日處理那些國事,怎麼可能?」蘇鵬皺眉。

在回來之前,他可從來沒有想過這些。

可從昨夜蘇雲沁提到叛變一事上,他的心就沒來由地慌了神,今日這女婿又提了一次,他更加沒譜。

他是將軍,但功高蓋主,終究有一天會被皇帝處置。

蘇家將門世家,本該是盡忠職守……

「外公!爹爹!」清脆的嗓音打斷了屋內二人的談話。

風千墨眸光一斂,轉頭看向門口。

蘇雲沁正牽著兩個娃娃走入屋中,一眼便看見了他們兩人在對弈。

不過他們之前說話聲,她並未聽見。

蘇鵬的書房很大,二人說話聲又很低,她看得出來二人剛剛正在交談什麼。

她看了一眼風千墨。

四目相對,她好像隱約看見男人眸底漾盪開的淡笑。

她揚了揚眉,像是要在男人的眸底看出些許東西來,不過看了許久都沒有看出任何的情緒變化。

她鬆開兩個孩子的手,往前走。

「爹。」

「雲沁。」蘇鵬點點頭,「你可得好好對待千墨,日後。」

「呃……」這是什麼鬼?

「可惜的是,爹沒能看見你們拜堂成親。」蘇鵬又感嘆似的搖了搖頭。

他一想到自己錯過了女兒這麼多,就自責不已。

風千墨唇邊始終噙著一絲淡笑,聲音謙恭地道:「岳父請放心,日後定會還雲沁一個盛世婚禮,到時定會讓岳父滿意。」

「哎呀?」蘇鵬一聽大悅,「你真是太懂事了!」

這個女婿,他一千一萬個滿意。

蘇雲沁看著他們二人相談甚歡的模樣,站在不遠處嘴角一抽一抽的。

事實告訴她,之前所擔心的都是白搭。

她本來還以為自家這個便宜爹看見風千墨會氣到吐血,畢竟孩子都有了,好端端的她就這麼被人給拱了。

可顯然,她爹非常相當之滿意。

「你們兩個,該去習字看書了。」蘇雲沁摸了摸兩個孩子的腦袋。

看他們聊得如此開心,她都不好意思打斷他們了。

蘇小野不滿地撇嘴,「我想留在這裡。」

蘇小陌也狠狠點頭:「我也想留在這裡。」

顯然一副十分不想走的模樣。

留在這裡看外公和爹爹下棋,也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情。

蘇雲沁無語,不再搭理二人,轉身就走。

她要去銀魂門一趟,還要去處理事情。

自從君明輝不辭而別後,銀魂門大大小小的事情全都落在她一人肩上,她也不得不親自處理。

想到君明輝,她的眼神微閃,緩緩的收斂了情緒。

不知道他人怎麼樣?

……

東宮。

「殿下,明日就是封太子大典了。」江馨語跟在冷星耀的身後,笑意盈盈。

一想到未來可能有一天自己會母儀天下,她簡直能笑出聲來。

犧牲一個江家又如何,只要她能拿到自己想要的,一切都是值得。

冷星耀踏入東宮,便指揮著下人將整個東宮裡關於前太子的所有事情全部撤走。

從今日開始,這東宮便是他冷星耀的。

日後,這古越國的天下也將是他冷星耀的。

「馨語,你得明白,現在你只能做個妾室。」他側頭看她,「更何況你是罪臣之女,本宮今日將你保住,已是困難之事。」

江馨語咬住下唇,輕輕點頭說道:「馨語明白。」

確實,她現在走出去還必須蒙著面紗,不能讓人看出自己就是江馨語。

這張臉實在太容易認出。

不但如此,她介紹自己還必須不能叫出真名,這一日忍辱負重,就為了日後能入後宮母儀天下。

冷星耀冷睨著她,覺得有些嘲弄。

「日後等本宮登基為皇,定會封你一個貴妃做,你不必如此難過。」

江馨語沒吭聲,袖中的手死死攥著綉帕。

她背叛了整個江家,以至於遭受到了滅族之災,就換來他一個「貴妃」之位?

當然,現在的她不能也不敢奢求太多,所有話語都咽進了肚子里。

「殿下說的極是。」

「接下來,就是除蘇家和林家。」一想到蘇雲沁,冷星耀的眼眸冷戾中劃過一抹幽色。

不過一會兒,有人走入殿內。

「殿下。」來人正是冷星耀在朝中的心腹。

「怎麼?」

「回稟太子殿下,今日問斬江家之時,發現少了一人。」

「誰?」一聽到少了一人,江馨語的心猛地漏跳了一拍。

「就是江家大公子,江聖凌。」

冷星耀驀地轉過身來看向那人,眸狠狠一皺。

江聖凌跑了?怎麼會跑的?

……

蘇雲沁到了銀魂門,推開了賬房門,突然推門的動作一頓。

身後傳來的動靜,讓她猛地轉過身,手中的銀針就射了過去。

寒芒閃動,被銀針扎住的人驚叫了一聲。

「啊呀!」

聽見這熟悉的聲音,蘇雲沁皺眉,走近。

「江聖凌?」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其實光是從他此刻的模樣很難認出。

蓬頭垢面,衣衫襤褸,臉上還被黑灰塗滿,乍然一看,連五官都看不大清楚。

這般乞丐模樣,沒想到竟是往日風光無限的江家大公子。

江聖凌被銀針點了穴,保持著伸手要拍蘇雲沁肩膀的動作,苦澀的笑了笑,發出了一聲很無奈的笑聲:「蘇……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