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要不要干一票大的?!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32:29
A+ A- 關燈 聽書

第176章要不要干一票大的?!

廚房來人,先給守衛將他們的飯食放在一旁,自己進去給容離送飯。

他們山上都是土匪,都是大老爺們。

給各處送飯的都是不太魁梧之輩,上不了前線就搞後勤吧。

推門進來,那人嚷了一嗓子,「大當家的心善,讓給你送吃的來,趕緊起來吃飯!」

門外的人一聽,邊吃邊樂,大當家的心善,這話咋聽起來這麼像罵人呢?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容離沒吭聲,依舊躺著不動,只是眼睛睜開了。

那人見她不動,先是一愣,接著罵了一句,「愛他娘的吃不吃,餓死算逑!」

伸手掀開食盒開始擺飯,管她吃不吃,自己的工作完成就行,她死不死跟自己一點兒關係也沒有。

正擺著,突然他的頭以一個極其扭曲的角度歪在了一邊,容離此時站在他的身後,架住將要倒地的他。

飛快的將他衣服扒了,兩人衣服對調。

容離手上動作飛快,她若慢了,外面的人若聽見裡面太長時間沒動靜,怎麼也要懷疑。

土匪的頭髮都愛攢成一個攥,是以頭髮並不長。

容離之前側身躺時,特地將頭髮打散了,壓在身前。

此時,想送飯之人移到床榻之上,一切擺好后又將他頭髮順到身前,這樣至少看背影,並沒有什麼差別。

屋裡燭火昏暗,那些守衛又有慣性,想要暴露,一時半刻當真有些困難。

將菜擺好,容離提著空食盒出來,外面巡邏的全靠月色星光,她低著頭將門關好,粗著嗓子罵了句娘,大步流星的離開了。

門外的守衛邊吃邊笑,廚房夥計最近脾氣是爆啊,不過裡面那位也真成,一點兒都不餓?

有多手的推開了個門縫望了過去,還在裡面躺著呢,大當家的是劫了個佛爺回來啊!

關上門繼續說笑,絲毫不知屋裡床上躺著的已經換了一位。

容離挑著人少的地方走,這就是晚上的好處,白天動手麻煩太多,夜色便是最好的偽裝。

四處看了看沒什麼人,容離將食盒扔到一處亂石中,蹲身從地上抓了兩把泥抹在臉上。

當土匪的不拘小節,她若白白凈凈的,不是引人懷疑嘛。

土匪窩中的小嘍啰們有一個特點,穿的衣服都是相同的,可能是怕旁人混進來不好分辨,也可能是代表了一個山頭的形象。

不過無論是哪點都大大方便了容離,她穿著與他們相同的衣服,哪怕臉不認識,都不會被旁人懷疑。

人來人往,沒一個仔細瞅容離的。

全山一百多號土匪,哪兒能各個都熟悉,不熟的便看衣服,穿著一樣你我便是兄弟。

這讓容離的心放了下來,本計劃著儘快出逃的她蹲在一個小角落裡琢磨著,土匪窩進都進了,她是不是得做點什麼?

方圓五百米的小嘍啰交談、腳步聲,沒有一個逃過容離耳朵的。

突然,兩個人的對話傳進了她的耳朵里。

嘍啰甲:「三位當家的在裡面說什麼呢?大晚上也不吃飯,今兒帶回來個姑娘你見著沒?我還以為今兒晚上咱們寨子里要多個壓寨夫人呢,誰知道半天也沒個動靜。」

嘍啰乙:「你懂個屁,平時三位當家的,哪兒聚的這麼齊,肯定是要商量綁回來的姑娘歸誰,咱們山上一個壓寨夫人都沒有,傳出去都丟臉,這次好了,甭管給三位當家的誰,咱霧迭寨算是長臉了。」

嘍啰甲:「你可拉倒吧,就你懂得多,我都不稀的理你。」

嘍啰乙:「不理我還跟我說話,好好站崗,要不三位當家的出來得剝你層皮。」

接下來的交談就沒什麼技術含量了,容離眸光一閃,奔聲源處去。

既然三個領頭的在一屋裡,肯定商量著什麼不得了的事情,她過去聽聽牆角。

翻牆進去后,這是個四進的院子,看樣子應該是個主堂,前頭議事後面住人,燈火通明的大堂門大開著,外面站著幾個正襟危立的守衛,裡面坐著十個人,除了三個當家的還有幾個主事的。

容離隱在牆邊的草叢中,不往跟前湊,以她的耳力,足以聽清楚裡面在說什麼。

「今夜子時,咱們帶著人質去往蒼山砝碼嶺,那距離霧迭山不近,晚上過去沒人懷疑,待天光大亮咱們便歇在那裡,等天再黑時繼續往北,」這聲音一聽便是綁她的那人,看樣子是在制定往後的路線,「咱們晝伏夜出,只走小路,官府也奈何不了咱們,哪怕就是被發現,咱們便化整為零,只要散開,他們再想找咱們便難了,再說有人質在手,官府里也不敢太猖狂。」

「大哥說的對,」另一個聲音響起,聽聲音有些粗,「咱們已有五萬兩,待二子拿回那十萬兩,咱么就吃喝不愁了,到時候誰還做土匪?咱們哥兒仨也捐個小官噹噹,過過官老爺的癮。」

「話是什麼說,不過大哥、二哥,」這個聲音聽著便有些年輕了,「二子去了那麼久還沒回來,不會出什麼事吧?」

「能有什麼事?」粗嗓門的二哥又開口說話,「從京城到咱這,腿兒著最快也得兩個時辰,二子還得拖個丫頭,回咱們山上最快也得亥時,咱們這看著人質,她家丫頭還敢耍什麼花招不成?不怕她家主子出事?」

「二弟,三弟話說的不錯,」為首的人到底心細,對外面吩咐道,「去問問看守的人,綁回來的人有沒有什麼不妥。」

幾位大佬繼續討論接下來的逃跑路線和其他事宜,為首的還說出待亥時初刻,便讓老二帶著糧草、老三帶著庫銀先一步下山,並給了兩人一人一個令牌。

這時,前去問容離情況的小嘍啰回來了,帶回的消息是,一切正常,綁來的人正睡覺呢。

裡面的人聽了不禁大笑,笑罵著說容離心挺大,都被綁了一點不緊張不說,反而能睡著覺。

為首的有些懷疑,一個女子能這麼鎮定?

細細問了才知道,自下午綁來時,守衛便每隔一段時間進去看一眼,不打擾她還好,若是吵醒她上去就是一個嘴巴子,給人打的臉到現在還沒消腫呢。

他這才放了心,只要有動靜便好,若是一回來便安安靜靜,他反到要懷疑。

容離窩在牆角心思微轉,看這架勢整個霧迭山必定藏了不少好東西,她微微有些心動。

俗話說的好:人無外財不富,馬無夜草不肥。

她要不要干一票大的?!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