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沒有選太子妃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08:58
A+ A- 關燈 聽書

側耳傾聽了半天,她似是沒聽見小姑娘的聲音,撓了撓頭,只好換褲子。

結果……

剛脫到一半,有人從屏風后倏然出聲:「要不要幫忙?」

低沉暗磁的嗓音猝不及防響起,嚇得雲輕歌條件反射般將褲子再次提上去了,緊張不已地看向突然冒出來的男人。

「你你你,你怎麼不出聲的?」

夜非墨斜倚在屏風邊,目光在她身上流連一番,最後落在她的臉上,盯著她這一張因為窘迫而泛紅的小臉。

她撕去了臉上的易容人皮,一張姣好絕麗的容貌顯露無遺,原本的杏眸因為帶著一分驚慌錯愕而微微睜大了幾分。

這模樣看起來……像是甜美的果子,令人想咬一口。

「本王出聲了。」

「……不是,你那是出聲?那是嚇人!」

「換好,帶你去見俘虜。」男人面無表情地強調了一句,隨即轉身走出了屏風。

雲輕歌無奈,匆匆忙忙把褲子換好,把衣裳整理好,又從空間里取出了一張稍顯男性化易容人皮貼在面上,才出門。

「你們今日……想要做什麼?」她看見營帳外負手而立的挺拔墨衣男人。

他背對著她,但堅毅而頎長的背影卻給人一分安定。

男人微側頭看她,薄唇吐出兩個字:「看戲。」

……

雲輕歌被夜非墨領著去了戰場上。

此刻兩軍尚處在對峙狀態,風刮過地面,塵土飛揚,殺氣徘徊。

雲輕歌以一名小兵的狀態跟隨在夜非墨身後,身邊便是易容過後的青玄。

「青玄,你們要……幹什麼?」

青玄朝著雲輕歌不動聲色地輕輕搖頭,並沒有過多的表情,更不便現在告訴雲輕歌一些事。

而雲輕歌,也不問了。

剛剛踏入戰場那一瞬間,她明顯感覺到了來自夜非墨身上強烈的戾氣,懾人寒冽,如同要去修羅場的魔王。

大反派這是打算手刃太子?

不不不,不太可能。

其實大家心底都明白,即便是此刻把夜天珏殺了,還有其他皇子替代太子之位,最大的人選就是夜無寐。

畢竟皇帝如今還有一部分勢力要仰仗皇后的家族。

皇家的關係錯綜複雜,很難判定。

對面戰場上領兵的正是一身銀色鎧甲的夜天珏,騎在高頭大馬上,目光凜凜,手持著長劍,顯然是真的憤怒至極。

老婆被搶,軍醫被抓,確實很生氣。

雲輕歌還是第一次在夜天珏的臉上瞧見如此大的憤怒。

「人呢?」夜天珏率先出聲,看向他們。

這邊西玄軍領軍的是一名皮膚略顯黝黑的糙漢子,身上的鎧甲亦是黑色,將他整個人襯得更顯黝黑。

這位陸將軍是西玄第一大戰將,在西玄威懾力不亞於當初.夜非墨的戰王頭銜。

陸驍笑了,一口白牙在黑皮膚的映襯下更亮眼:「看來太子殿下是真的疼惜這個太子妃,把人拉上來。」

隨著他說話,被抓的四人皆被帶上了戰場,四人被鎖在囚牢里,如此待遇如同犯人。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看著被鎖在囚牢里的人,夜天珏瞳孔微縮,身上徒然盪開了一抹殺氣。

「你想如何?」他咬著牙問。

「很簡單,這兒只有四人,太子殿下只能選擇一人帶走,就看太子選誰了。」陸驍笑容坦蕩,彷彿只是在跟對面的敵軍商量一般。

他眼中卻滿帶寒芒。

夜天珏目光落向囚牢中已經昏厥過去的雲挽月,瞳孔瑟縮。

視線又落在了吳大夫身上,心頭掠過一抹凄涼。

他欠雲輕歌一條命,尤其是一回想過去他對雲輕歌的各種過分之事,他便動了惻隱之心。

這時候囚牢里的雲挽月悠悠醒轉,她被眼前刺目的陽光給激的眯了眯眼,等一回神,竟是瞧見了自己身處的竟是兩軍對壘狀態。

「珏哥哥!」她一動,身上的鎖鏈發出哐當哐當的刺耳響聲。

夜天珏的心頭壓著一塊大石,眼底糾結的神色已經表露在那張如同謫仙般的面容上。

「太子殿下,考慮如何了?」

他們正在交涉。

不知道夜天珏是用什麼來換人。

……

一側的雲輕歌抱著手臂,才明白夜非墨說的「看戲」,原來是看這麼一齣戲。

她拍了拍一旁青玄的肩膀問:「他們用什麼來交涉換人?」

青玄瞥了一眼面無表情的主子一眼,壓低聲音說:「今日一早就已經打了一場敗仗,損了一千多精兵,夜天珏無奈之下只好說獻美人來換取俘虜。」

雲輕歌略微意外地揚了揚眉。

獻美人?

她的目光一瞬落在了雲挽月身上。

若是這西玄的將軍真是個容易被美色影響的男人,早就留不住雲挽月了。

正在思索時,那邊的夜天珏似是已經思考完畢,薄唇蠕動了一下,一道輕輕的聲音從喉際溢出。

因為距離太遠,這方的雲輕歌也根本聽不見夜天珏的回答。

但……

雲輕歌聽見了這方的陸驍問:「太子殿下可想清楚了,要吳大夫?」

這一句話,令雲輕歌訝然。

連青玄都驚愕了一下,下意識地看向夜非墨。

果不其然,男人皺起了眉頭,面容冷峻之餘眼底還浮動了一分殺意。

雲輕歌也很意外,思緒還未來得及轉過,忽然心尖忽然顫了一下,一股莫名的疼意在心口的位置竄開,令她不適地低咒了一聲:「靠!」

她非常明白,這是原主的意識。

聽見她低咒,夜非墨不動聲色地側頭看了她一眼。

雲輕歌咬唇,捂著心口,面色有些蒼白。只不過……此刻她臉上易了容,青玄和夜非墨都無法察覺到她的異樣。

那方雲挽月彷彿受到了巨大的打擊,尖著聲問:「為什麼?珏哥哥,你為什麼……」

誰都不曾想到,夜天珏竟然選擇了一名大夫,而不是選擇太子妃。

夜天珏看向遠處雲挽月十分受傷的模樣,這一刻似是再也沒有糾結了,語氣肯定:「就是吳大夫,少廢話,放人。」

「珏哥哥!」雲挽月凄楚地叫道,眼眶泛紅。

她知道夜天珏是為大局為重,可此時此刻,她是絞盡腦汁想都不明白為什麼夜天珏選擇的是吳大夫!

這個滿臉鬍渣的大夫,為什麼要這麼偏袒他?

意識到這一點,雲挽月忽然看向身邊的「吳大夫」,本來四人都在一處囚籠里擠著,王鵬和張淵都因為害怕而瑟瑟發抖,根本沒有意識到雲挽月突然看過來的神情。

雲挽月心底冷笑,吳大夫現在就在身邊,不殺他都是浪費這麼好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