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若與我太近,會死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5:23
A+ A- 關燈 聽書

蘇雲沁暗嘆了一聲,走近了他。

動作極快地拂袖,隨著袖風驟然刮過,銀針落地,發出清脆聲響。

江聖凌被解了穴道,暗暗鬆了一口氣。

「你是逃出來的?」蘇雲沁問道。

她之前還想著,這小子應該會想法子自救。

看來還是沒低估他的能力。

江聖凌得了自由,哀嘆了一聲:「蘇姑娘,我今日……」

蘇雲沁看了四周一眼,轉身往屋內走去,吩咐道:「入屋說。」

她看見這男人漆黑的臉上有兩道淚痕,顯然是……暗自傷心了。

她對江聖凌是同情的,畢竟是親眼看著家族被滅,那種心痛感,她也不知道如何安慰他。

江聖凌沉默著跟隨往裡走,神情很沉重。

「知道你心中難過,這件事情,我也相信絕不是你說出去的。」

「對。」江聖凌惡狠狠地磨牙,「自然不可能是我說出去的,而是我那個好妹妹。今日滅門之日,除了我不見之外,冷星耀還派人保下了江馨語那忘恩負義的死丫頭片子!」

他咬牙切齒,聲音是從齒縫間蹦出。

看著他氣惱至極的模樣,蘇雲沁沉默了幾許。

答案如她所料。

江家已經被滅,接下來冷星耀要做的恐怕就是滅他們蘇家和林家。

「坐。」她替他倒了一杯茶,讓他壓壓驚,「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江聖凌握緊了茶盞,手背上青筋隱隱暴跳,他咬牙切齒地說道:「我的打算就是報仇。」

「憑你一人之力?」她揚眉。

「我自然不會這麼傻。」他抬頭,定定地看著蘇雲沁,「蘇姑娘,你也明白,現在除了江家,那冷星耀也被封為太子,接下來肯定會除蘇家。你一定也要保蘇家,對不對?」

蘇雲沁頷首,「嗯,看來你小子還有些眼力。想跟我合作?不過你現在什麼都沒有,暫時現在我銀魂門裡待著吧,我這銀魂門正好缺個賬房先生。」

「額……」這女人確定不是在開玩笑?

江聖凌指著自己,一臉錯愕。

他可是堂堂大少爺,竟然讓他屈居在此做賬房先生?

蘇雲沁抱著手臂,似笑非笑地看著他:「你好像不太願意?您別忘了,你現在可不是什麼江家大少爺了,你只是一個逃犯。這江山一日不易主,你一日就是逃犯。」

江聖凌默然。

「還有,做我的賬房先生怎麼了?工資可是極高的,你是瞧不起我給的工資?」

「不不不……」江聖凌連忙搖頭,「我做,我做。」

事到如今,他哪裡還有反駁的餘地。

蘇雲沁滿意頷首,「明日封太子大典,到時候我會去參加。要是碰到你妹妹,動手動的狠了,你可不要怪我。」

「不不不,絕對不怪你,巴不得你打死她。」

滅族之災,想想年邁的奶奶……還沒來得及享受天倫之樂,就……

一想到這裡,江聖凌的眼眶紅了。

蘇雲沁意識到自己可能是戳中了他的痛苦之處,微嘆了一聲,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派人給你安排屋子。」

江聖凌雖然是大少爺,但算賬總會吧?所以留下他來算賬,應該還是好的。

……

從銀魂門離開回到蘇府。

夜色已經極深。

蘇府的門口卻停駐著一輛馬車。

蘇雲沁看見這輛馬車,臉色微沉。

這是皇宮裡的馬車,華貴至極。

她走近了幾步,想直接無視往裡走,車簾這時被挑開了。

「蘇雲沁。」冷星耀挑著車簾正看著她,眼神冷漠。

蘇雲沁停下腳步,轉頭故作驚訝地看著冷星耀,「呀,這不是太子殿下嗎?太子殿下在將軍府門口做什麼呀?」

她一副好像才發現他的樣子,卻面露嘲弄。

冷星耀被她的反應給噎了一下。

他不信,這麼大的馬車在這兒停著,她會沒注意。

「蘇雲沁,明日封太子大典之後東宮有晚宴,本宮來邀你參加。」

「嘖嘖……」蘇雲沁搖頭,「你邀請我參加?你確定?」

「自然。」冷星耀扯了扯唇角,「不過說好了,只有你一人。」

「哦,那我帶個侍衛啊或者太監啊或者侍女啊之類的,總可以吧?」

「當然。」他沒想到蘇雲沁如此乾脆同意了,眸光微亮。

他本以為這蘇雲沁實在不識好歹,沒想到這會兒倒是會看清楚事實了。

若是她能懂事點……

他可以考慮饒她一命。

「殿下還有事?」見他還杵在這裡,蘇雲沁揚眉,問道。

冷星耀皺眉。

「若是殿下沒事,還是早些回東宮休息吧。不過我瞧著東宮那地方啊,可能是個不怎麼好的地方,風水不好。」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你什麼意思?」冷星耀雙眉一皺,狠狠瞪著她。

怎麼覺得蘇雲沁這話中隱射了什麼內容?

蘇雲沁聳聳肩,一臉無辜:「殿下恐怕是想多了,我就是隨口說說罷了。」

「哼!」冷星耀冷哼了一聲,放下了車簾吩咐道,「回宮。」

看著馬車揚長而去,蘇雲沁緩緩收回了視線,暗自嘲弄勾唇。

事實會告訴冷星耀,什麼叫風水不好。

……

百闕閣。

屋中已經沒有孩子的聲音,應該是睡下了。

屋中也沒有點燈,因此她特地放慢了腳步。

她輕手輕腳地入屋,闔上門,盡量不讓自己的動作發出任何的聲響。

剛剛轉身,一股清冽的氣息拂來,下一刻她被人給攫住了腰際,那人攬著她的身子將她抵在了門上。

瞬間,高大的身影壓制住了她。

「喂!」

她知道是風千墨,自然也不會發動攻擊。

男人的臉赫然湊近。

「這麼晚,想夜不歸宿?」他帶著幾分威脅之意。

靠,這低音炮簡直了!

她沉了沉眸色,斜睨他問道:「怎麼,你還想管我?」

「你是孤的媳婦。」意思是,不管你管誰?

「那我偏不告訴你……唔唔!」

「我就是去銀魂門了一趟。」

風千墨蹙了蹙眉,但還是鬆開她。

他垂眸盯著她看,視線仔仔細細環繞在她的臉頰上。

「明日太子封典當晚,有宮宴。冷星耀剛剛在門口還邀請了我。」

「所以?」他臉色一沉,俊臉上是大寫的不高興。

他家女人就是太受歡迎了……

「我當然要去參加。不過我總得帶個貼身的丫鬟呀什麼的吧?」

「丫鬟……」某男古怪地看著她,「孤陪你去。」

「唔,那你是要裝成我的丫鬟?」言罷,她的視線詭譎地瞄在他的身上,上上下下打量著。

這男人就算真的要扮成女裝,還真不好辦。

沒法給他找到這麼合身尺寸的男裝……

風千墨的臉色一黑,「你在想什麼!」

「嘿嘿嘿,不扮丫鬟就扮太監?」

「……」

蘇雲沁發現將她門咚的男人臉色有越來越黑沉的趨勢,她連忙伸出小手細細畫在他的胸膛上,「好了好了,我開個玩笑嘛!那你裝成我侍衛跟我走怎麼樣?」

這死男人,真是一點都不可愛。

她當然知道,堂堂一國之君,怎麼可能會願意裝成丫鬟太監。

逗他兩下,他就不高興了!

男人俊臉緩和了幾分,還算滿意地輕嗯了一聲:「好,明日我陪你。」

他蹙了蹙眉。

看來要加快速度。

盡量幫蘇雲沁解決了冷星耀。

「雲沁。」沉默了幾許,他忽然喚了她一聲。

「啊?」她抬頭,古怪地看著他。

她看得出來,男人的神色像是想說什麼,可是好像又不知道如何開口。

「你想說什麼?」不知道為什麼,這一刻,她忽然希望他什麼話都不要說出口。

「你要明白,你若是與我太近,會死。」他眯著鳳眸,瀲灧的寒光帶著些許壓抑。

蘇雲沁手指攥住他的衣襟。

「我知道。」

只是她不知道自己這個蠱后是否會有發作的痕迹,若是發作的話,會……會怎樣?

「休息吧。」他鬆開了她。

蘇雲沁眨了眨眸子,但也沒有多說。

好像,總覺得……男人有心事。

……

太子封典,街上百姓皆是讚賞不已。

百姓們對前太子早已心存不滿,如今前太子已死,讓五王爺接替,大街上皆是看熱鬧的人。

封典過後,整個東宮便舉辦了宮宴。

皇帝早早離席離開。

宮宴上觥籌交錯,不少大臣攀附起新太子,相談甚歡。

江馨語則是一身侍女的裝扮,始終跟隨在冷星耀的身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