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開心是發自真心的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42:05
A+ A- 關燈 聽書

金楠納悶了一下:「怎麼會呢。」

安然笑著看向她:「有的時候,跟喬御琛在一起,開心是發自真心的,可是開心過後,笑過之後,我的心裡又會開始難過,開始愧疚,這種愧疚感,讓我覺得害怕,我也不知道會不會有報應,但我覺得心裡不安,恐慌。」

金楠想了想,伸手抱了抱她:「然然,把自己的心放鬆點,不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你只要記得,你是個好女孩兒,你值得擁有幸福,你應該為了以後能夠一直幸福而努力,這就足夠了。」

安然看著鏡子里的自己,聳肩一笑:「就像現在這樣,開心的笑,放肆的幸福,也可以嗎?」

「當然,你想啊,喬總對你那麼好,這是多少女孩兒夢寐以求的幸福呀,你現在已經擁有了這份幸福,有什麼理由不珍惜呢?難不成,你非要等到喬總被別人搶走的時候,才開始後悔?」

金楠鬆開她,在一旁坐下,看她:「你呀,這就是典型的豪門綜合症了。」

安然無語:「還有這種病症?」

「你不就是嗎。」

安然呵呵一笑,她跟喬御琛之間的許多事情,金楠姐並不知道,所以她才會給自己做出這樣善意的提醒。

不過這樣也好,有一道這樣的聲音,能夠鼓勵一下自己,對她來說,也像是定心丸一般。

即便明明知道這顆定心丸對自己來說並不對症,可她依然願意選擇相信,誰知道呢,或許……總有一天,自己心中正在糾結的難題可以得到解決。

在這之前,她必須要耐得住性子,去等待黎明前最後的黑暗散去。

門口,林管家來敲門:「夫人,是我。」

安然起身,正要去開門的時候,金楠拍了拍她的肩膀:「你坐著吧,我去。」

她小跑到門邊將門打開,仰頭看向比自己高一個半頭的林管家。

見是金楠,林管家對她禮節性的點了點頭。

金楠臉微微紅潤,對林管家笑了笑。

林管家從她身側擦肩,進了房間,站在離門口只有幾步之遙的地方,看向梳妝鏡前的安然。

「夫人,少爺讓我問您,有沒有給葉少打電話,若沒打,需要他打嗎?」

安然這才想起,自己還要請知秋來吃飯的事情。

「你告訴喬御琛,電話我來打,讓他先忙他自己的事情吧。」

「好的夫人,那我先出去了。」

林管家回身又對金楠禮節性的點了點頭,離開。

金楠關門的時候,輕輕呼了口氣,回身走到安然身邊。

「上次,我好像沒有見過這位林管家吧,這是新僱用的嗎?」

「哦不是,他是喬家的老人了,以前在喬御琛的別墅里幫喬御琛打理事情,後來因為我懷孕,喬御琛把他調過來,幫忙一起照顧我。」

「哇,那喬總真的是很心疼你了,不過找個大男人來照顧一個孕婦,靠不靠譜啊。」

「還有一個阿姨啊,林管家平常就負責打點我和喬御琛生活上的事情,你別看他是個大男人,可他做事非常的細心周到,而且為人也非常的好,對喬御琛更是忠心耿耿的,是個很值得敬佩的人。」

金楠抿唇笑了笑,不知道為什麼,莫名的澎湃。

「真的假的,」她在安然身邊的椅子上坐下:「也對,喬家有錢有勢的,想要雇傭什麼樣的人,都雇的到的,而且能在喬家做這麼重要的工作的人,肯定很了不得。」

安然想了想:「嚴格意義上來說,林管家不能算是喬家的雇傭工,他是小時候,被喬家老爺子從孤兒院收養回來的,從小在喬家的資助下長大。

我聽喬御琛說,林管家的學歷可是很高的,以前他剛去公司開始學習的時候,林管家是公司的高管,那時候,喬家無人可用,老爺子幾乎將公司的半壁江山都交給了他來打理。

後來,喬御琛上任,林管家就從公司里退了下來,喬御琛一直都說,林管家是個聰明人,因為他懂得規避喬家的一些忌諱,換做是旁人,可能很難割捨,可林管家卻做到了,他那時候,無非就是不想讓喬家老爺子為難,因為那時候,喬御琛已經完全能夠頂起來了。」

安然這樣說完,金楠抿了抿唇角:「這麼聽起來,他更像是個……隱藏在民間的高手。」

安然聳肩:「差不多吧。」

她從梳妝鏡前起身,往更衣室走去。

「楠楠姐,你等我一下,我去換身家居服。」

「好。」

金楠坐在原地,想著剛剛安然的話,又往門口的方向看了看,抿起唇角淺笑。

今天在公司門口,林管家救自己的那一瞬……

她抬手拍了拍臉頰,不對不對,她在胡思亂想什麼啊。

她現在怎麼可以想這種東西。

她一個坐過牢的人,有什麼資格惦記那麼優秀的男人。

想到陳子哲那副無賴的樣子,她悶悶的嘆口氣,用力的捶了自己心口幾下。

想當年,她怎麼就會那麼傻,竟然給一個那樣的人頂罪。

事到如今……她真的是……哭笑不得。

因為連後悔的權利都沒有。

安然換上舒適的家居服出來,見金楠正在晃神。

她上前,手在她面前擺了擺:「楠楠姐,你想什麼呢。」

「啊?哦,沒事。」

「那你想的那麼認真,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她笑了笑,走過去拿起手機,找葉知秋的號碼。

金楠想了想道:「我剛剛是在胡思亂想,你不是說林管家很厲害嗎,我在想,他愛人應該也非常厲害,中國人不都說嗎,成功的男人背後,一定會有一個強大的女人。」

安然看了她一眼笑道:「林管家是單身啊。」

「啊?」金楠驚訝了一下:「他年紀應該不小了吧。」

「好像四十了吧,具體我也沒有問過,反正喬御琛說,小時候,就是林管家帶他的,林管家像他的大哥一樣。」

金楠點了點頭,心跳更快了,不過她也沒有跟安然說什麼。

安然撥通了葉知秋的電話,約他來吃飯,葉知秋痛快的答應了。

午飯時間,葉知秋才趕來。

兩個女人正在樓上聊著天,聽到樓下有動靜。

安然起身,帶著金楠一起下樓。

是葉知秋來了。

葉知秋跟他們打了招呼,「今天什麼日子呀,你們兩口子竟然要請客。」

安然白他一眼:「我們非得在什麼日子的時候才能請你們吃飯嗎?」

葉知秋不屑一笑:「那你以前怎麼沒經常請我吃飯呀?」

安然輕輕掐了他胳膊一下:「貧。」

「哎呀哎呀,大姐,小弟求饒。」

安然笑了笑,遞給他一個禮物盒子:「喏,這個送給你,我從丹麥給你挑的禮物。」

葉知秋打開看了一眼,戳了她腦門一下:「算你小子有良心。」

安然看向林管家:「林管家,現在可以開飯了嗎,讓這小子趕緊吃,吃完讓他趕緊走。」

「你這女人,我才剛來。」

「那又怎麼樣,煩你不行啊。」

金楠站在一旁呵呵笑了起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喬御琛拍了拍葉知秋的肩膀:「來吧,吃飯。」

葉知秋看他:「你不會是也要幫安然趕我走吧。」

「我聽她的。」

葉知秋拍了拍自己的額頭:「我就不該來。」

四人一起坐下。

見林管家只是站在一旁,幫阿姨給四人擺桌。

金楠起身:「林管家,一起吃吧。」

林管家對她笑了笑:「金小姐,你們先吃,我一會兒單獨吃。」

「可是……」金楠看向他,有些不情願。

安然看到金楠的眼神,立刻起身,拉開金楠身邊的椅子:「林管家,一起吃。」

「不了夫人,我一會兒自己吃就好。」

喬御琛道:「坐吧。」

林管家猶豫了片刻,終是坐下。

安然看向阿姨:「阿姨,一起坐吧。」

「夫人,我就先不吃了,我廚房還煲著湯呢。」

「那也一起吃吧,燙好了再去端就是了。」

傭人將目光落到林管家身上。

林管家對她點了點頭,她走到林管家對面坐下。

安然看了一桌子六人,有些開心的拍了拍自己的肚子:「寶寶,看看,今天很熱鬧,對吧。」

葉知秋看向安然臉上洋溢的幸福的笑容,勾了勾唇角。

吃完午飯,因為還要回去上班,金楠就先離開了。

因為這周圍打不到車,所以安然讓林管家去送金楠。

一開始,金楠還因為不好意思而拒絕了。

可林管家已經拿了車鑰匙,先出了別墅。

安然拍了拍她的肩膀:「楠楠姐,別客氣了,快走吧,上班別遲到了,咱們有事兒打電話。」

金楠點了點頭,先離開了。

葉知秋對安然道:「你上樓睡孕婦覺去,我有事兒要跟喬總談談。」

安然凝眉看向他:「你跟他能有什麼好談的呀。」

「男人跟男人之間能談的事兒多了去了,反正不是為了搶你,你就別管了,上去吧。」

安然對他做了個鬼臉,上樓去了。

喬御琛將葉知秋請進了書房。

「什麼事情?」

葉知秋抱懷看向他,表情凝重:「你是不是很早之前就調查到,那次的車禍跟御仁的母親有關?」

喬御琛凝眉看他:「你知道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