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同志仍需要努力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42:12
A+ A- 關燈 聽書

葉知秋微微嘆息一聲:「喬御仁這個人吶,就是愛裝,有些事情,不當面跟我說清楚,非要給我發什麼郵件,前些日子,我清理郵箱的時候,無意間發現了他生前給我發的一封郵件。

郵件里,他跟我說,他母親最近可能會針對你,這事兒如果被你發現,只怕你不會放過他母親,因為你對他母親本來就有偏見,所以他希望,我能夠在合適的時機,提醒一下安然,讓安然告訴你,平常小心一些。

畢竟他已經結婚了,再去找安然,不合適。他還希望,如果他母親真的得罪了你,希望我能讓安然幫他母親多說說好話,他母親固然有問題,可畢竟是生下了他,他不希望自己的母親因為自己的親哥哥遇到什麼不測。」

葉知秋說著,鬱悶的坐下:「御仁出事兒,就發生在他給我發郵件的第二天,所以,我才懷疑,那天你和安然出事兒,極有可能跟他母親有關,其實我並不確定,只是來……試探性的問一下你。」

他鬆開抱懷的手,捂著自己的額頭:「這個混蛋小子,明知道我念書的時候,連作業都不願意寫,我的郵件里,堆滿了我懶得處理的公務,我十年八年都不看一次,他竟然給我發郵件……

如果我能早點兒看到這份郵件,那麼……我就可以早點兒提醒你們小心,那樣……悲劇也許就不會發生。自從看到這封郵件后,我一直想跟你打電話確認,可又害怕,萬一結果真的是這樣的,那我……」

葉知秋閉目,心裡的愧疚,一層層的包裹著自己的心。

喬御琛轉身走到辦公桌前坐下,沉默了良久。

「我其實知道顧雲清不會安分,我的人一直在監視她,可我真是萬萬沒想到,她會雇傭殺手,將主意打在安然的身上,顧雲清這個女人,沒有你想的那麼簡單。

即便你當時真的看到了那封郵件,那你能阻止的,也不過是當時的危險。只要御仁不把喬家的財產搶走,她是絕不會善罷甘休的,我太了解她的為人了,即便是現在,她一定也不會甘心。所以,在這件事上,你不必太過自責,有些結果,不是我們能改變得了的。」

「既然你猜到她不會安分,那我們就什麼都不做了嗎?我們就不能把她控制住,讓她以後什麼都做不了嗎?」

喬御琛沉聲,片刻后,有些沉悶的道:「她不會讓你老老實實的控制的,我欠了御仁一條命,御仁臨終前,求我們放過他母親。安然還不知道這事兒與御仁她母親有關,一直在銘記著御仁臨終前的話,希望我能找到御仁的母親,並好好的替御仁照顧她。

如果我現在真的對顧雲清做了什麼,只怕安然一定不會理解我。可如果,我把真相告訴她,知道御仁是被自己的親生母親害死的,只怕……她會崩潰吧。

我放過顧雲清一馬,是為了報御仁的恩,也是為了保護安然。而且,還需要我做什麼呢?她親手害死了自己的兒子,這對她來說,難道不是最大的報應嗎?」

「最可憐的,就是御仁了,」葉知秋嘆口氣,心裡有一股悶氣無處發泄。

「我這個人一向不信命,可是……有的時候想想,把命當做一個借口來相信,也是個不錯的選擇,起碼能給自己的情緒找個發泄點。」

葉知秋點了點頭,也沒有什麼好說的。

他起身:「好了,我先回去了,你上去陪安然吧。」

喬御琛點頭,打算起身送他。

他想到什麼似的問道,「你是用了什麼方法,讓安然決定生下這個孩子的?」

喬御琛勾唇笑了笑:「曉之以情動之以理,她是個懂事的女人。」

「呵,你這是在炫耀?」

「差不多吧。」

葉知秋挑了挑眉:「我提醒你一句,不要在她面前表現的太暖,我怕最後,她萬一愛上你,會受傷。」

喬御琛看他:「你這話什麼意思?難不成,你還覺得我會移情別戀?」

葉知秋沒有說什麼,因為自己很清楚,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

「我先走了。」

喬御琛送葉知秋離開,他回到房間的時候,安然還沒有睡,正在發簡訊。

見喬御琛過來,安然一臉興奮的做了起來:「喬御琛,我問你個問題。」

「你問。」

「林管家有沒有女朋友啊。」

喬御琛看她:「怎麼想起來問這個了。」

「你回答我就是了,有還是沒有啊。」

「如果林管家沒有背著我偷偷談戀愛的話,那就應該是沒有。」

安然撇嘴:「林管家的志向不會是做和尚吧?」

喬御琛無語一笑:「你先告訴我,為什麼忽然間對林管家的事兒這麼好奇,你這麼興奮的樣子,我以前還真沒見過。」

「你有沒有覺得,今天楠楠姐看林管家的眼神有些怪怪的。」

喬御琛想了想:「有嗎?我沒有特別的留意看金楠,所以還真不確定。」

安然有些無語:「那你都注意什麼了?」

「你呀。」

安然頓了一下,看向他,嘟了嘟嘴:「吭,我看到楠楠姐的眼神了,而且吃飯前我們兩個在樓上,她一直在有意無意的打聽我關於林管家的事情,在我看來,這絕對是女人懷春的樣子呀。」

喬御琛抱懷:「女人懷春……那你懷春的時候什麼樣?」

安然剜了他一眼,「你能跟上我的思路嗎?現在正在聊金楠姐和林管家的事兒呢。」

喬御琛笑:「在我看來,他倆有些不太般配。」

「怎麼……你覺得我楠楠姐坐過牢,所以配不上林管家?你可別忘了,林管家雖然學歷好,但他一把年紀了,我對他還多有些不滿意呢。」安然努力,心裡一陣不爽。

「我不是這個意思,坐過牢沒什麼大不了的,更何況,我又不是不知道,金楠是為什麼坐的牢,只是……林管家在我爺爺面前立過誓言,這輩子會為了喬家而活,絕不婚配。」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安然凝眉:「這是什麼狗屁誓言,你們喬家也真的太欺負人了吧,把人養大了,就是為了讓人家給你們當牛做馬的?花錢工人家去讀書,掌握一身的本事,就是為了管你吃喝拉撒的?」

「這件事,不是我們喬家強求的,是林管家自己要求的,而且,我們從來沒有說過不讓林管家娶妻,林管家到底是為什麼才在爺爺面前立下了這樣的誓言,我並不清楚。

在我的印象里,林管家這個人從小就很優秀,他雖然話少,但卻不至於像現在這樣寡言寡慾,他的改變,是在國外留學歸來之後,我不清楚他到底在國外經歷過什麼,總之,他這十幾年來,一直都單身,我從沒見他找過女朋友就對了。

我說金楠跟林管家不般配,不是因為金楠不好,只是因為我擔心你最喜歡的姐姐,如果真的喜歡上了林管家,林管家又不能回應她的感情,那她會受傷,她受傷了,你心裡會不會痛苦?」

安然看向他,竟不知道,原來他覺得金楠姐和林管家不合適的原因,是她。

「我就是覺得,如果我沒有領會錯楠楠姐的意思,那楠楠姐跟這麼靠譜的林管家在一起生活,真的會被照顧的很好,我可能是有些自私了,只是單方面的想到了楠楠姐。」

喬御琛眼眸微亮的笑了笑:「因為你喜歡金楠,我能理解,不過我還是第一次發現,你這麼愛做媒婆。」

安然撇嘴:「如果是別人的事情,我才懶得管呢,如你所說,我不是喜歡楠楠姐嗎。」

喬御琛淡然隨性的一笑:「真是難得,除了葉知秋外,你能這麼明白的表達自己對一個人的喜愛。」

「我這個人呢,恩怨分明。」

「那對我呢,你現在……還是只有滿腔的仇恨嗎?我們在一起相處這麼久了,你就從來都沒有過那麼一瞬間,覺得喬御琛這個男人,似乎沒有那麼壞嗎?」

喬御琛說著,專註的看向她,似乎在期待她的答案。

安然看他,沉默片刻后垂眸,將實現從他臉上移開,該怎麼回答呢。

有些話,她可以在知秋面前說,在楠楠姐面前說,可面對喬御琛的時候,她卻真的說不出口。

喬御琛呼口氣:「看來革命之路依舊漫長,我這位同志仍需要努力呀啊,好吧,我不勉強你回答我了,看看你糾結的小臉兒,不知道的,還以為我給了你多大的委屈受呢,別想了。」

他說著,寵溺的揉了揉她的頭:「換個話題來聊吧,金楠和林管家的事情,你就先不要多管了,順其自然吧。」

安然點了點頭:「好。」

喬御琛笑:「那你就別想這事兒了,休息一下吧,我看你睡著后,就下樓去忙了。」

安然坐在床上,想了片刻后看向他:「你還記得嗎,曾經我跟你說過,傅先生對她亡妻的愧疚之情,他說,他覺得那份愧疚,是永遠無法彌補的,欠下的永遠都無法償還,因為……他妻子已經不在人世了。」

喬御琛看她:「怎麼想起來說這個了。」

「我總說……永遠不會原諒你,可是……誰知道呢,我畢竟……是個活生生的人,不是木頭。」。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