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女主光環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09:06
A+ A- 關燈 聽書

她眼瞳漸漸轉紅,盯著王鵬與張淵。

王鵬一個不慎就對上了她的眼,被她催眠之後,王鵬的雙眸也漸漸失去了焦距,一點一點僵硬地轉過頭來瞪向一旁的「吳大夫」。

那方陸驍坦然說:「好,還望太子殿下不要反悔,去,放人。」

然而就在陸驍吩咐放人時,王鵬突然撲向了身邊的吳大夫。

他用力過猛的舉動,令囚籠晃了晃。

他雙眸毫無焦距地瞪著被自己撲倒的「吳大夫」,狠狠掐著大夫的脖子,嘴裡直念叨著:「殺了他,殺了他,殺了他……」

此番模樣如同被魔附體般的王鵬把一旁的張淵嚇了一大跳。

突然的事態發展,也讓四周其他人也驚了一下。

雲輕歌看向「吳大夫」,之前心口那股異樣感也終於被壓制了下去,她長長吁了一口氣。

夜天珏也瞧見了此景,心頭一急,立刻要策馬過去阻止,可顯然晚了。

「將軍,吳大夫沒氣了。」

「沒氣了?」陸驍很意外,掃了一眼夜非墨所在的方向,對上男人那雙冰冷懾人的黑眸,他淡淡笑著收回目光。

這個男人特地換了一位吳大夫……

還真是厲害。

雖然不知道這些南玄人到底在打什麼鬼主意,可現在既然是合力姿態,他自然不會多問。

「太子殿下,看來你的太醫們並不希望你的吳大夫被放走。」

所有人都不過以為是死了一名大夫,但只有夜天珏,原本就白皙的面容此刻急劇失去血色,一寸寸蒼白的面容讓他看起來彷彿要從馬背上倒下去。

「不,不可能。」

他腦子裡映著雲輕歌的面容,即便是半邊臉有瘢痕,好看不到哪兒去,可在這麼短短的剎那,他竟然想到了當年被那名嬌俏的小女娃救下的場景。

雲挽月側頭看向夜天珏,明顯看見了他眼中沉痛的光,眉狠狠一皺。

怎麼回事?

為什麼珏哥哥對這吳大夫有如此大的情緒?

一個大夫而已,更何況還是會治好靖王的大夫,殺了不是好事嗎?

她發現她越來越看不懂夜天珏了。

「珏哥哥……」她輕輕喃喃。

「雖說吳大夫已死,既然是你選的人,便將屍體給你好了。」陸驍一揮手,吩咐了一句,士兵當即上前打開了囚籠。

雲挽月趁著此刻的機會,目光再次落向打開囚籠的士兵。

士兵開鐵籠的動作一頓,突然動作也變得僵硬了幾分。

雲挽月用催眠術操控了士兵!

雲輕歌站得近,瞧見了雲挽月瞳孔里泛起的暗紅,心咯噔了一下抓住了夜非墨:「快,那女人用催眠術!」

……

士兵開門的動作頓住,鐵門打開,雲挽月控制了士兵的瞬間,一腳把擋在前方的張淵一腳踹出了囚籠,頓時又爬了出去。

眼瞧著她要跑,四周的士兵立刻圍堵了過來,欲要抓她。

不過一瞬,詭異的事情出現,士兵們如同被人定住般皆不動了,仿若被人無形地定住般。

連馬上的陸驍都露出了幾分意外。

「都愣著幹什麼,還不抓人?」副將急了,急吼吼叫道,卻見士兵們一個個像丟了魂似的如同傀儡僵直地站在原地。

雲挽月冷笑,略失了幾分血色的唇輕輕吐出了幾個字。

雲輕歌站在遠處,卻懂得看唇語,明顯看出了那一句話——殺了陸驍。

一句話,原本圍著雲挽月的士兵動作整齊劃一地朝著陸驍而去……

在場的所有人都驚呆了。

雲輕歌狠狠咒了一聲。

畢竟人家是女主,這樣的情況,女主光環可不是鬧著玩的。

夜非墨垂眸掃了一眼拽著自己衣袖的雲輕歌,輕輕抽回自己的衣袖。

雲輕歌一愣。

卻聽男人淡淡說:「不用擔心,將銀針給本王。」

她乖乖從空間里取出了幾根銀針給他。

男人捻著銀針,手掌翻轉,銀針朝著那方雲挽月疾射而去。

此刻陸驍正忙著對付被催眠的士兵們。

天焱軍隊見狀也動身沖了過來,明顯是想趁機暗算陸驍。

雲挽月正要逃回夜天珏的身邊,卻不料,幾根銀針極為準確地扎在了她的身上,紛紛封了她好幾個大穴,令她保持住了欲要往前奔跑的動作。

兩名黑衣的暗衛立刻掠身而來用黑布捂住了她的臉和眼將她扛走。

「月兒!」夜天珏一劍砍斷了撲上來的一人,欲要追,但又被另一波敵軍士兵給阻擋了去路。

他雙眸一片腥紅,想到「吳大夫」的死,此刻已經殺紅了眼。

……

趁著戰場兩軍打仗的混亂,夜非墨拉著雲輕歌便走了。

此刻雲輕歌的心情說不上來的複雜。

剛剛見識到了雲挽月的催眠術,皺了皺眉,略微擔心地看了一眼夜非墨。

如若下次雲挽月想對夜非墨動用催眠術……

「主子,太子妃已經被關回牢中。」青玄大步過來複命。

想到剛剛的事情,青玄略有些心有餘悸說:「這個太子妃,難道身上有什麼邪術不成?竟然……」

雲輕歌嘆息一聲說:「她會催眠術。」

「催眠?」青玄訝然。

「嗯,當初也是她催眠我殺王爺的,新婚之夜那日。」

此話一出,青玄露出了恍然大悟的模樣,「這也太邪門了吧?怎麼她能催眠別人?真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雲輕歌扯了扯唇角。

她沒法告訴他們,因為他們只是書里的人物,而雲挽月是書里的主角,而且……這還是人家作者設定的。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在作者創造的世界里,作者是神,作者筆下的男女主就是他的親兒子親女兒。主角有任何外掛,在書中都是不需要任何的解釋的。

「那……催眠術如何解?」青玄扯了扯衣角,面露幾分糾結之色。

他沒想到,這個太子妃會如此可怕。

以前他們還以為夜天珏娶了一個花瓶做太子妃,空有外表,原來並不是……

雲輕歌搖頭:「暫時我也不知道如何解,但有一點,盡量不要對上她的眼。用眼睛催眠是她的高階催眠術。這只是高階,不知道是否還有更高階的。」

青玄倒吸一口涼氣。

「嗯。」忽然,身邊的夜非墨冷冷地出聲,「戳瞎她的眼。」

「咳咳!」正掀帳走入的南宮昊正巧聽見了夜非墨的話,狠狠咳嗽了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