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是夫妻,怕什麼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5:31
A+ A- 關燈 聽書

冷星耀這時目光落向席間的蘇雲沁。

她坐的位置不遠,正一手托腮,一手拿著一本小書在看。

不知道在看什麼。

但她的身後站著一名高大的身影,穿著蘇家侍衛的衣裳,面容很平淡。

冷星耀暗想,應該是蘇鵬的某個貼身侍衛,便沒有懷疑,大步往前走去。

易容過後的風千墨看著舉著酒盞過來的冷星耀,眼神懾人,寒芒在眸中乍然而過。

因為男人身上四溢的冷氣,這殿內原本熱絡的氣氛頓時冷卻了下去。

冷星耀也微微頓了頓腳步。

蘇雲沁感受到了,連忙不動聲色地拉扯了一下風千墨的衣袍。

拜託,這個時候這位大爺的氣場太強大了,很容易被人懷疑的。

被扯了扯衣角,某男才垂眸,掩蓋了眸中的情緒。

回頭再弄死冷星耀。

此刻冷星耀已經走近,瞥了一眼垂眸的風千墨,笑容淺淡:「蘇姑娘,可否借一步說話?」

「借一步說話?」蘇雲沁抬頭,故作不解,「借一步是借幾步?」

冷星耀臉色倏然冷下來,不悅的神色已經在臉上大寫出來了。

「你到底跟不跟本宮說話?」

蘇雲沁翻白眼,她想說不跟行不行?

風千墨聽見這話,心底已經相當不悅了,驀地抬頭,冷冽的視線掃向冷星耀,寒冽徹骨。

冷意拂來,讓冷星耀身心俱是一顫。

寒意在殿內四竄地越來越濃,讓蘇雲沁已經有些不耐煩了,驀地起身說道:「行行,走吧。」

她轉頭看向風千墨,「你在這裡等我。」

說罷,她朝著男人眨了眨眼。

她知道他擔心她,不過對付冷星耀這樣的小人,綽綽有餘。

男人寒眸微沉,心底沉悶地厲害,可卻並未跟上,目送著他們二人的身影離開。

不遠處的江馨語轉頭也看見了跟隨著走出的蘇雲沁,瞳孔微縮了一下。

她一直覺得冷星耀這樣的男人對女人是絕對不感興趣,當初搭上她也完全是因為想要扳倒江家。

現在看來,她好像錯了。

蘇雲沁顯然不一樣。

看冷星耀那模樣,是想要跟蘇雲沁交涉些什麼,故技重施?好讓蘇家毀在蘇雲沁的手中?

……

蘇雲沁跟隨著冷星耀走出了宮殿,絲竹聲和喧鬧聲也隱去了些許。

前方的冷星耀頓住腳步。

蘇雲沁自然也跟隨著停頓下腳步,冷眼看著這男人的背影。

「太子殿下有話就直說。」

「你知道,本宮接下來要做的是什麼?」冷星耀將手負在身後,背對著蘇雲沁,一副意氣風發之色。

他真當大家都是傻子?

蘇雲沁覺得諷刺,「怎麼,特地來跟我說,要除蘇家?跟我下戰帖?」

真是搞笑了,這男人哪裡來的如此大自信?

冷星耀赫然轉身,「並非如此,你可知道,本宮一直都相信你的能力。你作為銀魂門門主,必然能助本宮一臂之力,日後本宮飛黃騰達……」

「太子殿下。」蘇雲沁有些覺得好笑,打斷了他的話,「你覺得我會稀罕你?你也明白,我的男人是什麼身份,我何須助你?」

「你!」冷星耀一口悶氣憋在了胸口。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是啊,他差點忘記了當初那一直護著蘇雲沁的男人……那一身玄袍的霸道男人,不就是天玄國的年輕帝王?

風千墨這樣的身份,哪裡還需要讓蘇雲沁再得到自己什麼承諾?

冷星耀竟是有些覺得難堪。

「殿下還想說什麼,若是無事的話,我先走了。」蘇雲沁話雖如此說,人卻已經朝著冷星耀靠近了兩步。

看著她竟然主動靠近,冷星耀心底嗤笑。

這些女人都是一個樣,嘴上叫著不要,心底都是願意的。

他心念一動,上前就要伸出雙臂想要碰觸蘇雲沁,眼看著就要碰到蘇雲沁,忽然一陣掌風從身後赫然而出,直接將冷星耀給掃出了幾丈外。

隨著這一道強勁的掌力,地面上也深陷了一塊巨大的凹陷。

冷星耀摔在地上,猝不及防,吐了一口鮮血。

蘇雲沁也怔了一下,轉頭看向出手的那方。

黑暗中,那一身侍衛裝扮的男人掩在陰影之處,森冷而殺戮的視線正看向冷星耀。

蘇雲沁心咯噔了一下。

拜託,早就告訴他不要出現的,這會兒竟然出現了!

她剛剛靠近冷星耀就是想要下毒,沒想到風千墨那一掌出來,直接把人都給掃飛了,她的毒也沒有碰到冷星耀。

她磨了磨牙,心底雖然憋屈,人還是抬步朝著那方摔在地面上的冷星耀走去。

「你!」冷星耀吐了一口鮮血,指著蘇雲沁,「你竟敢偷襲本宮!」

蘇雲沁很無奈地撇嘴,「你想多了。」

頓了頓,她又解釋道:「我沒有這麼厲害的掌力把你掃到這個地方。」

畢竟被譽為戰王,他們二人真要打起來,最多就是一個平手。

冷星耀顯然不是風千墨的對手。

冷星耀冷靜下來,也覺得蘇雲沁說的極是有禮。

蘇雲沁站定在他的面前,居高臨下地看著他。

「你說,接下來要對付蘇家?殿下最好好自為之。」

她一定會讓他吃不了兜著走!

他眯著眼睛,聽出她話語之中的威脅之意,卻無力出聲反駁。

此刻後背一陣泛疼,他也毫無力氣再說什麼。

蘇雲沁嘲諷地冷冷勾了勾唇角,「時辰不早了,我該回蘇府了,民女就先告退了。」

言罷,她轉身就走。

「你……咳咳咳!」冷星耀指著蘇雲沁的背影,狠狠咳嗽了好幾下,可惜的是,血腥味瀰漫上喉際,讓他一陣痛苦地咳嗽說不出話來。

蘇雲沁朝著暗影之處走去。

果然,看見身子如玉頎長的男人正負手站在那方,陰沉沉的模樣。

「走吧,人都要被你打殘了。」她上前主動挽住了男人的手臂。

隨著她柔軟的身體靠近,男人臉上的怒容赫然一斂,側頭看向她。

「回去吧。」他沉沉地說道,離開之前最後看了一眼冷星耀,眼神意味深長。

而暗處跟隨的邪風感受到了自家陛下落在冷星耀身上的眸光格外深邃,他隱隱覺得……有人要倒霉了。

……

蘇府。

蘇雲沁回到寢屋便鬆開了風千墨準備去沐浴。

風千墨並未跟隨,而是回到了隔壁的屋中。

「邪風。」男人冷然出聲,連身上的侍衛衣著都懶得換下。

暗黑中,邪風一個閃身落至他的身側。

「爺兒。」

「冷星耀,閹了。」男人薄唇輕啟,聲音猶如冰凍三尺的冰窟。

邪風面上雖是面癱,卻暗自狠狠咽了一口唾沫。

「屬下這就去辦!」

……

屋中水汽瀰漫。

蘇雲沁正將花瓣灑下,突然聽見了門被推開的聲音。

她心咯噔了一下。

她入屋之前特地鎖了門,現在隔著一道屏風,她明顯看見了一個碩長的身影正朝著她的方向靠近。

靠!

她低咒了一聲。

「你等等!」

隔著屏風,她赫然出聲,阻止風千墨的腳步。

如她所言,風千墨果然停頓下了腳步,視線落在屏風上。

屏風上能瞧見蘇雲沁的剪影,妙曼婀娜。

「那個……我在洗澡。」

「嗯,我知道。」某男的語調毫無波瀾。

蘇雲沁差點吐血,「那……」

知道還朝著這個方向走過來?

「孤也要洗。」然後,下一刻某男的話傳過來更讓她吐血了。

蘇雲沁很想徹底暈厥在浴桶里,說話聲都不由得結巴了起來:「你等等,你站在外面等著,我……一會兒就洗好了,到時候我再命人換乾淨的水給你。」

帝王毛病不是向來很多的嗎?而且帝王向來有潔癖。

她聽小風子說過,風千墨可是絕對有嚴重潔癖的。

然而……

男人像是根本沒有聽見似的,繞過了屏風走了過來。

「不用這麼麻煩,浪費,我們一起洗。」某男恬不知恥地說著,人已經掠到了浴桶邊。

「誰准你進來的!」靠之,這廝還要點臉不?

「已經是夫妻,你怕什麼?」

「誰……誰說的!」蘇雲沁看見他竟然在剝腰帶,一口氣堵在了喉際,真的要吐血。

風千墨慢條斯理地扯開了外袍,在褪衣裳。

嘩啦一聲,因為她的舉動,水也溢出了些許。

「嗯,你說的對,咱們是夫妻嘛,確實應該的。」她從浴桶中走出來,緩步走向他,「我幫你褪衣裳。」

「……」男人錯愕。

小女人還真是一點都不按套路出牌。

之前剛剛還嚷著不許過來的女人,這會兒竟然……主動了?

男人的眸子里漸漸閃爍出了一絲迷茫的神色來。

他家小女人果然很難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