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吳大夫身份不能用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09:13
A+ A- 關燈 聽書

聽見聲響,夜非墨和雲輕歌同時轉頭看向來人。

「阿墨,你也太不會憐香惜玉了吧?」

「原來南玄的陛下也在……」雲輕歌看見他,下意識地抽了抽嘴角。

主要是這位南玄國君太閑了,時常都能看見他,好像根本不用回南玄處理國務般。

南宮昊對上雲輕歌那略帶懷疑的目光,輕輕一笑。

「阿墨,你的王妃對我似乎有些不滿。」

「沒有沒有,陛下不要誤會。」雲輕歌搖了搖手,「只是很意外,您……不用處理國務嗎?」

南宮昊輕嘆了一聲:「國務什麼的肯定比不上打仗更重要。雲挽月這姑娘這麼有用,你戳瞎了她的眼,就沒有了用處。」

「這話意思是……」青玄也好奇地問。

「今日夜天珏選了吳大夫而不是她雲挽月,我想,以這女人的心思,恐怕會對夜天珏心生恨意。」

「不會。」雲輕歌立刻搖頭,「信我,她不會!只要夜天珏對她說一番好話,她馬上心軟。」

就像雲挽月跟夜天珏撒一個嬌,夜天珏也能立刻心軟。

這對奇葩夫妻,怎麼著也是男女主。

而且小說里對於雲挽月的心路歷程描寫十分詳細,這個階段二人還是恩愛階段,很容易就能原諒彼此。

真正讓雲挽月對夜天珏產生殺意的是在夜天珏登基后……

書中對這女主的心理描寫可多了。

雲輕歌如此斬釘截鐵的話,令三個男人同時看向了她。

「你們看著我做什麼?」雲輕歌摸了摸自己的臉。

青玄搖頭,弱弱說:「屬下覺得王妃說的極是。」

夜非墨也輕嗯了一聲:「去辦。」

而只有南宮昊揚了揚眉梢:「我發現嫂子對這個姐姐極其了解。」

「呵呵……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嘛。」雲輕歌尷尬地笑著。

她不但對雲挽月很了解,她還對夜天珏很了解呢!

「主子!」結果離開沒多久的青玄又匆匆忙忙回來了,叫著,「太子妃被人救走了!」

聞言,雲輕歌驟然皺眉。

夜非墨眉微擰,不言語。

「看到是何人所救?」南宮昊好奇不已。

「據……據下屬說,很可能是蕭明。」

蕭明!

夜非墨眸色驟然一沉,冷冽地勾了勾唇角。

南宮昊捏了捏下顎:「事情好像越來越有意思了呢!」

若是如此,想要讓天焱軍敗下來,往常這樣的形勢會輕而易舉,可現在有了一個會催眠的雲挽月……恐怕很難。

「蕭明也隨軍出征了?」雲輕歌捏了捏下顎,很意外。

皇上可沒有讓蕭明出征,而且這次打仗,完全就是太子跟皇帝之間的博弈,賭注就是蕭家軍。

蕭明也擔心蕭家軍的權利收回皇帝手中,所以這次勢必要阻止吧?

「據眼線彙報,恐怕是假裝成士兵混跡在軍營里,畢竟這次蕭家軍可沒有出征。」

雲輕歌:「這場仗要打起來還真不好打,不過我可以給你們制毒,先拖住雲挽月再說。」

確實,拖住雲挽月,比什麼都重要。

夜非墨側過頭看她。

男人幽邃的眸光一如既往地深沉,眸中氤氳的情緒往往令她捉摸不透。

雲輕歌對上他那略帶深意的視線,歪了歪頭,問:「怎麼了?」

「若要尋葯,戰爭結束后,阮芷玉會帶你去。」

他說這事兒啊。

雲輕歌點點頭,「那……你們有把握多久能勝嗎?」

雖然這事兒壓根不是他夜非墨帶兵打仗,可怎麼著也是夜非墨在後面出謀劃策。

男人的面上似是覆上了一層寒霜,薄唇無情地吐出了一個答案:「半個月。」

半月?

此回答,不但震驚了雲輕歌,也震驚了南宮昊。

「我說你不是在開玩笑吧?」南宮昊驚愕問。

夜非墨橫他一眼:「賭什麼?」

南宮昊連忙搖手,求饒般說:「不不不我信你,你是誰啊,戰無不勝的呀,一定能贏。」

「那我儘快給你們制毒。」雲輕歌淡淡說罷,看了一眼四周。

她的心情其實還挺興奮的,尤其是想到夜天珏打敗仗時的頹廢感,夜無寐也逃脫不了干係,她才覺得解氣。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這次這二人的糾纏對她十分不利,她的身份也暴露了……

「以後我沒法繼續用吳大夫的身份待在醫館內了。」想到這事,她毫不猶豫便說出了口。

夜非墨輕嗯一聲:「日後自然不能用了。」

……

營帳外嘈雜不已,軍醫們皆候在了主帥營帳內。

雲挽月被他們嘈雜的說話聲鬧醒,幽幽醒轉時,正好就看見了一張張擔心的臉。

而最近的是……蕭明。

她略帶迷茫的視線在四周環顧了一圈,最後落在了蕭明那明顯有些擔憂的臉上。沒有看見夜天珏,她的眼底多出了一分失落。

「月兒,你醒來了?」蕭明一顆心懸著,在看見她醒來時,如釋重負般大鬆了一口氣。

雲挽月揉了揉眉心:「我怎麼回來的?」

蕭明:「我假扮成了西玄軍之人,闖入救下你。」

「原來……」雲挽月眼底一閃而逝地失望。

蕭明聽出她這有些失望的語氣,心底也湧起一絲澀然。

她這「原來」是想說給他聽還是夜天珏聽的?

「月兒……」

「珏哥哥呢?」雲挽月沒忍住,打斷蕭明那欲言又止的話。

蕭明心底一陣苦澀,他在想,如果在她成親那天,就把她給……或者他還能有一線希望,可現在,他沒有機會了,甚至連過問她事的資格都沒有了。

雲挽月自然看出了蕭明的神色,她雖剛剛蘇醒,但心底已經瞭然了。

「蕭明,今日多謝你。」

「嗯……」蕭明不太熱絡地回應了一句,「太子殿下正在看吳大夫的屍體。」

想起吳大夫的死,雲挽月眼底厲芒閃爍。

她知道自己做的最正確的事情就是殺了吳大夫,吳大夫一死,一切事情都能解決。誰也別想給靖王解毒,誰也比想讓靖王從輪椅上站起!

只是……

她怎麼也沒想明白,為什麼夜天珏在幾人中獨獨選擇了吳大夫,而不是她?

她才是他的太子妃!

……

負責檢查吳大夫遺體的大夫站起身來,朝著夜天珏說:「殿下,吳大夫是真的……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