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這次是千真萬確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5:39
A+ A- 關燈 聽書

「雲沁……」

「別說話!是個男人的話就該乖乖聽我的!」

「……」

蘇雲沁兇巴巴地瞪了他一眼,看著他有些無語地抽動了一下眉角,心中暗暗覺得好笑。

感情這小子剛剛就是隨便嚇唬她罷了,現在倒是不說話了?

她其實剛剛剎那當真了。

畢竟他們之間已經是夫妻了,自從在明月山莊成親拜堂過後,她已經不斷在心底給自己做了許多思想工作。

她需要克服對男女身體親密接觸的芥蒂,畢竟五年前的事情對她很是不公平。

某女心中暗自衡量思索,胡思亂想著,卻已然忘記了自己可是未著寸縷。

風千墨盯著她的身體看了好一會兒,慢慢瞥開了視線,啞聲道:「別鬧了,小心著涼。」

靠!

蘇雲沁聽見他的話,回過神來,在心中驟然罵了一聲。

大暴君這會兒怎麼讓她別鬧了?

這是她認識的那個大暴君?

假的吧!

蘇雲沁乾脆赤著滿是水珠的腳靠近他,一步步縮短彼此之間的距離。

他越是讓她別鬧,她就越是較真了。

此時此刻,心理最後的那道防線也徹底被自己給說服了。

他有些鬱悶。

畫風轉變太快。

剛剛進屋時,小女人還一臉擔憂驚恐的模樣,轉身就變成了主動。

蘇雲沁可由不得他想什麼,逼近他,隨即五隻手指收攏,一把拽住了他的衣襟將他拉近。

「風千墨,你不會這個時候慫了吧?」

「……」身為一個男人,被自己的女人說慫這個詞,該是多麼地惱怒。

「我伺候你,別動。」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我知道啊。」蘇雲沁眸光微閃,「在做夫妻的事情。」

她感覺自己的手臂上有些異樣,抬起手一看,眼眸瞪大。

她的手臂上血管根根暴起,嚇人至極,甚至有的血管還呈現黑色。

這是蠱后……嗎?

見她抬起手臂,風千墨的視線落下,眼神一凜,赫然起身。

他剛剛起身,蘇雲沁那纖細柔弱無骨的小手就抓住了他的大手。

「別跑!」她警告似的瞪著他。

他若是敢跑的話,她不知道自己會做什麼。

「不行。」他啞然出聲,卻極具威脅之意。

他的眼眸漸漸浮上血色,眸中是驚天動地的駭浪翻滾。

蘇雲沁抬眸察覺出了他的異樣,可她身體里也在逐漸催促。

她簡直要瘋了!

許久許久之後,蘇雲沁感覺有力道震了自己一下,她只覺身子一麻,鬆開了他。

「我先離開。」

「嘩啦」一聲水響,他赫然離開了浴桶。

沒人會相信屋子裡的二人竟然什麼都沒有發生。

走出門后,他冷漠出聲:「思琴。」

聽見聲音,思琴心下一喜,連忙應了一聲。

「進去幫雲沁壓制蠱毒。」他現在不能碰蘇雲沁,不知道自己會在何時突然把蘇雲沁給……

思琴眼神一暗,卻強行掩下心底的不快感。

「是。」她向來服從命令,隨即入屋。

壓制蠱毒這種事情,普通的蠱毒他們都會,只是像蠱王蠱后這樣的,他們這些做下屬的並沒有十全的把握。

自從上次讓她不要再出現在蘇雲沁的面前後,風千墨便一直沒有給她下達過任何的命令。這些日子,她便裝成自己是個透明人默默隱在暗處跟隨他,這會兒好不容易得到一個命令,沒想到竟還是蘇雲沁。

……

蘇雲沁趴在浴桶邊,因為風千墨的離開,身上暴起的血管也漸漸平息了下去。

這是不是意味著,日後他們都不得有太過親密的接觸?

一想到這裡,她竟然感到絲絲狼狽。

以後……還有這麼多的以後。

她一定要想法子把這種東西給解決了。

想得太入神,浴桶水已經涼了都沒有感覺。

門被推開。

她竟是有些期待地抬起頭往外看,可屏風上影影綽綽映出的卻是個女子的身影。

「靜容?」她試探地問道。

「是我。」然而,回應蘇雲沁的,是一道極其冷漠的女音。

竟是思琴。

蘇雲沁無奈地撇嘴,「你出去吧,我沒事了。」

屏風外的思琴站在原地沒有再靠近。

「聽得出來。」思琴冷冷道,語氣也很平靜,「不過,既然爺兒吩咐我來,我必須看見你安然無恙才行。」

蘇雲沁翻白眼。

這女人還真是無私奉獻,分明心底巴不得她趕緊死,行動上還得嚴格按照風千墨的指示做。

「不需要,我已經安然無恙了。」

思琴沉默了,沒有再往裡走,似是明白她的用意。

氣氛便就這麼僵持著。

蘇雲沁乾脆從浴桶中起身,慢條斯理地擦拭著身上的水珠,穿上衣裳隨即走了出去。

對上思琴的眼神,她紅唇牽了牽,「看吧,我沒事了,你可滿意?」

思琴上下打量了她一會,沉默著轉身。

「你既然是太後派在他身邊的,想必這件事情也會告知太后吧?」蘇雲沁慢悠悠地出聲問道。

如果按照太后對風千墨的關愛程度,會不會暗中派人刺殺她?

蘇雲沁是一個極度控制風險之人,畢竟她還有兩個孩子要保護著,只有自己足夠安全,才能護住兩個孩子安然無恙。

思琴意識到她的問題,驀地轉過身看向她。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蘇雲沁,你想太多了,我如今只是陛下這邊的人。」

「是嗎?」蘇雲沁有些意外地揚了揚眉梢。

思琴毫無表情波瀾,「放心,你的事情,太后還不知。」

蘇雲沁沒再吭聲。

思琴轉身往外走。

當然,她也不喜歡蘇雲沁,巴不得蘇雲沁和陛下從此一刀兩斷,可她也不屑做出任何卑劣手段來。

她也知道風千墨的心中底線是什麼,一旦她如此做了,那她將永遠不可能待在風千墨的身邊。

看著思琴的背影,蘇雲沁暗自撇嘴。

這個女人冷傲而洒脫,也是不錯的。

……

翌日。

蘇雲沁很早去往了丞相府。

今日休朝,林文淵在府邸的後花園里逗著鳥兒。

她走近時,看見林文淵正與一隻鳥兒說著話。

「唉,朝廷又要再生變故了。」林文淵感嘆似的。

「舅舅。」蘇雲沁輕輕喚他一聲。

林文淵放下了逗弄鳥兒的食物,轉頭看向蘇雲沁,「雲沁,你來了。」

「就是最近朝中之事,所以來找舅舅說說。」蘇雲沁拉開了椅子坐下,感嘆似的說道,「昨晚上晚宴之時,冷星耀明確告知我,要動蘇家。」

「冷星耀坐上太子之位,越發地囂張跋扈。」林文淵冷哼了一聲。

「他一直都是如此,只是之前在收斂強忍罷了。」

「今日未上朝,不過據我所知,再過兩日有他國使節會來我古越國。」

「他國?哪國?」蘇雲沁的眉心一跳。

「據說是天焱國。」林文淵摸著下巴,「剛剛我還得到消息,今日那天玄國皇帝已經準備啟程回國了。」

蘇雲沁的眼眸赫然瞪大。

難道……風千墨要走了?

這次是真的,是千真萬確?

一想到風千墨可能要走,她的心底就有些鈍鈍地難受。

林文淵似是看穿她的心思,慢慢說道:「雲沁,你若是捨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