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餘生太長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42:19
A+ A- 關燈 聽書

喬御琛看著她,反應了足有三分鐘,才一把將她摟進了懷裡。

「安然,謝謝你。」

安然閉目。

她也不知道,這樣到底是對還是錯。

可是剛剛,她無法控制心中的衝動。

想到了,也就這樣去做了。

她這小半生,能夠隨心所欲的日子實在是太少,今天倒是一個例外。

她不確定,以後會不會後悔。

她只知道,說出去的話,就是潑出去的水,收不回來的。

這樣被喬御琛緊緊的摟在懷裡,安然想,既說之,則安之。

最壞的結果,無非就是將來分離的時候,她愛上了他……

可難道不說,就不會愛上了嗎。

她已經不是個三歲的孩子了。

催眠說自己對喬御琛不感興趣這種話,已經起不了多少作用了。

如果沒有那些恩怨,面對喬御琛這樣的男人,她大概早就淪陷了,不會等到今天。

現在她的心之所以還在拚死抵抗,無非就是因為,無法對過去的事情釋懷。

「安然,我知道,讓你說出這些話不容易,也知道,你心裡的糾結,我喬御琛虧欠你的,我這輩子不會賴,餘生漫長,你給我時間,讓我去慢慢償還你,讓我慢慢的抹平你心頭的悲傷,可好?」

安然心裡微微有些發澀,她下巴輕輕抵在他肩頭上。

「別讓我說什麼承諾,我不會再輕易對任何人許諾,因為我不想欠下太多的債,餘生太長,我看不透未來,所以,自然也就無法給你一個YES。」

「沒關係,有你剛剛這句話,對我來說,真的已經足夠了,起碼我這麼久以來的努力沒有白費,你放心,我已經做好了要跟你周旋一輩子的準備,於我而言,你就是我餘生要努力的目標。」

喬御琛認真說起情話的樣子,真的讓安然覺得,心裡很害怕。

因為她怕自己,會像他一樣越陷越深。

明知道是深淵,還非要跳……她不知道該說自己勇敢,還是愚昧。

此刻回帝豪集團的路上,金楠坐在副駕駛座,給安然發完簡訊后,緊張的雙手互相交握,手心裡全都是汗水。

紅綠燈的時候,林管家看向她:「金小姐,你是哪裡不舒服嗎?」

「啊?」金楠搖了搖頭:「沒有啊。」

「我看你的樣子,好像是不太舒服。」

「哦,沒事,我就是有個問題想要問你。」

「金小姐請問。」

「那個……恩……可能有點兒給你添麻煩,剛剛在公司門口,你跟陳子哲說,你是我男朋友,如果他再來找我的話,我……」她說著頓了頓,有些不好意思。

林管家淡淡的扯了扯唇角:「如果他再去找你,你可以給我打電話,我還會出面幫你的。」

「真的嗎?真的可以嗎?」金楠有些激動的看向他。

看著她莫名興奮的樣子,林管家不明所以,不過他認真的點頭:「可以。」

「可是我沒有你的聯繫方式。」

林管家從口袋裡掏出一張名片遞給她。

接過名片,金楠的心情好的感覺好像是要飛起來了。

她笑著指了指前方:「綠燈了,大叔。」

大叔?林管家挑了挑眉,隨即淡然一笑,他可不就是個大叔嗎。

「好。」

他發動車子離開,車子在帝豪集團C座門口停下。

林管家看向她:「金小姐,到了。」

金楠想到什麼似的:「啊,對了,林管家,為了表示對你的感謝,我要送你一份禮物,我的包包在樓上,沒有帶下來,你在這裡稍微等我一下好不好,我去去馬上就回。」

林管家搖頭:「不用了金小姐,幫你是少爺給我的命令,我只是按照少爺的命令在做事兒,不需要你的感謝。」

「可是我並沒有義務白白接受你的幫助,而且……以後我可能還會要繼續麻煩你,送你禮物,是我應該做的事情,總之你等我一下啦,我很快的。」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她說著,拉開車門下車,飛速的往公司里跑去。

看到金楠一陣風似的跑向公司的大廳,林管家沒有停留,發動車子離開。

所謂無功不受祿,他自認為自己沒有理由接受金楠的禮物。

金楠快速上樓,跟與她擦肩的人打過招呼后,快步跑到自己的辦公桌前,打開柜子找到一隻包裝精緻的禮物盒子。

她抿唇一笑,下樓,只是到了門口,林管家的車哪裡還在原地……

她心裡微微有些失落。

雖然這禮物一開始是她為了表示對喬總和然然的感謝,而特地買來給他們兩口子的。

可是因為一直沒什麼時間見到他們,所以一直還沒來得及送出手……

就在剛剛,她莫名的覺得,鋼筆跟林管家更配,可沒想到,林管家連理都懶得理她呢。

她掏出手機給林管家打電話。

電話接通,那頭傳來林管家禮貌的聲音:「你好,我是林漢卿。」

「林管家,是我。」

「我猜到了,金小姐,抱歉,讓你白跑了一趟,快到上班時間了,你上樓去工作吧。」

「我……」

「如果以後再有那個叫陳子哲的拉騷擾你,你可以再給我打電話,我在開車,先就這樣吧。」

「那……以後我可以因為別的事情給你打電話嗎?」

林管家猶豫了片刻:「可以。」

金楠臉上的笑容瞬間綻開:「那我現在就因為要送你禮物的事情,想要約你一起吃飯,你今晚有時間嗎。」

「我的工作,全年無休,如果你有比較重要的事情,我可以在空閑的時候抽點時間出來,但如果是這種無關痛癢的事的話,就算了。」

金楠臉色窘迫了一下,也對,自己算什麼呢,一個坐過牢的女人,還妄想倒追林管家這種優秀的男人嗎?

她點了點頭:「我知道了,那林管家,您小心駕駛。」

「再見。」

掛了電話,金楠失落的望向遠方的天空,真是……可笑的心動。

在別人眼裡看來,她現在的樣子,肯定特別的傻。

金楠回了辦公室,給安然發了一條微信。

安然在床上剛睡著,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喬御琛立刻將她手機拿起按了一下,鈴聲消失。

他低頭看了一眼,是金楠發的:「然然,我到公司了,今天中午我很愉快,謝謝你和喬總的款待,還有,林管家已經回去了,我剛剛問你的幾個問題,你就當做不知道吧。」

喬御琛往上隨手翻了翻兩人的聊天記錄,不禁勾唇。

怪不得她會問他這麼多關於林管家的問題,原來是金楠問的。

她還說什麼,是自己留意到的金楠對林管家有意思……真是會吹牛。

他就說嗎,她這種感情白痴,連他對她這麼明顯的愛意她都發現不了,怎麼會留意到這種東西。

他將她的手機放回到了床頭柜上,幫她把被子往身上攏了攏后,出了房間下樓去辦公了。

半個多小時后,林管家就回來了。

他敲了敲書房的門:「少爺,我回來了。」

「林管家,你進來一下。」

林管家推門進來,他走到辦公桌前,恭敬的看向喬御琛:「少爺,您有什麼吩咐。」

「我問你件事兒。」

「少爺請問。」

「你有沒有女朋友,或者短期有沒有什麼結婚打算。」

林管家很正經的道:「都沒有。」

喬御琛翹起二郎腿,抱懷看向他:「說真的,你是真不打算結婚了?」

林管家點頭:「對。」

喬御琛笑了笑:「你不覺得自己這樣怪怪的嗎,四十歲的人了,對愛情,對女人的身體都完全沒有慾望的嗎,林管家,你要是一直這樣,我會以為你喜歡的是男人。」

他說著,身子往前靠了靠:「不是的吧。」

林管家無奈嘆口氣:「當然不是。」

「我就說嗎,這個從小陪我一起玩兒著長大的老大哥,怎麼會是個GAY,可是你太奇怪了,你為什麼不談戀愛?是因為老爺子?」

林管家沉默片刻后搖頭:「不是。」

「你在我面前就沒有必要撒謊了,老爺子的個性我還是挺了解的,他怕你成家後會對喬家分神,他要你全心全意的照顧我,照顧喬家,所以才對你下了限愛令吧。

我告訴你,喬家現在是我做主,這麼多年,你兢兢業業的幫助帝豪集團,照顧我,老爺子對你再大的恩情也該還清了,安然常對我說道德綁架這個詞,你現在就是被老爺子道德綁架了,以後,你也從這份綁架里走出來吧,你也該看看自己周圍,到底有沒有那種,值得一起過一輩子的女人。」

「我的事情,真的跟老爺子沒有太大關係,老爺子對我身邊的女人要求是很高,可他沒有說,一定不許我結婚。」

「那就是不許你結婚的意思,你不用替他說話了。」

林管家笑了笑:「少爺,你今天怎麼忽然間想起來關心這件事了。」

「想給你介紹個女人,不行嗎?你再不找女人,別說別人了,我都要懷疑你的取向有問題了,」喬御琛壞笑著看他抱懷。

林管家低頭看向地面,沉默片刻。

喬御琛看他的表情,不禁納悶:「你倒是說句話,我給你介紹個女人,要不要?」

「少爺,你的好意我心領了,女人的事情還是算了吧,我有深愛的女人。」。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