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我的哥哥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35:27
A+ A- 關燈 聽書

「那場戀愛,我們都當沒發生過吧。」

他的假裝愛他都要收回去,我笑說:「嗯,正合我意。」

「時笙,我當初答應和你離婚是因為我始終欠了溫如嫣一場婚禮,我想要還給她,並不是想傷害你,抱歉,以後有什麼需要都可以告訴我。」

「你這是對前妻戀戀不忘?」我冷笑,提醒他說:「沒什麼好抱歉的,你只是不愛我而已,我也覺得沒什麼遺憾,你別告訴我你現在離婚之後後悔了,開始喜歡上我,更不確定自己對溫如嫣的感情是否還有那份愛!倘若真是這樣,那顧霆琛你還挺賤的,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

顧霆琛那邊有短暫的沉默,頓道:「時笙,你沒必要這麼針鋒相對,我承認我對你是有愧疚,但不代表你可以隨意妄為。」

「所以你打這通電話是想說什麼?」

「孩子的事,我終究愧對……」

「打住,我不接受道歉,孩子的事你該給他道歉而不是我,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你想給我道歉然後求一個心安理得跟溫如嫣結婚對嗎?」

顧霆琛:「……」

我掛斷了顧霆琛的電話,直接把手機關機放在大衣兜里,想了許久我還是把手機開機給顧霆琛發了一個簡訊,「算了,我不怪你,以後我們橋歸橋路歸路,你好好的跟溫如嫣生活,我也要去找自己的新生活。」

我這話說的官方,虛偽,顧霆琛估計也不信我會真的不怪他。

但除了季暖的事我現在真的沒什麼可怪的。

說到底該怪的只能是我自己。

一切的一切都是我自己自作自受。

一切的一切都是我自己活該找罪受的!!

我吐口氣,覺得身子越發的冷。

腳步一軟,我直接跪在了海灘上,遠處的海浪撲過來,在全身快被掩了的情況下,一雙有力的手臂將我打橫抱起溫柔的擁在了懷裡。

當抬頭看見是誰的時候,我忍不住的流下了眼淚。

「楚行哥哥,你怎麼回梧城了?」

眼前的男人英俊,眉目冷峭,雙眸深邃盯著我。

他是我媽二十年前領養的兒子,但在十五歲那年被親生父母找到回了自己家,他離開的那年我不過八歲,直到現在都沒有見過面,平常都是靠手機視頻聯繫,但也聯繫的很少,也好在剛剛第一眼我就認出了他。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他答:「最近休假,想著回梧城看看你。」

頓了頓,他說:「你似乎過得很不開心。」

「嗯,特別的不開心。」

「那跟我回S市吧。」

「不了,這兒是我的家。」

「嗯,那我這幾天陪陪你。」

「好的,謝謝哥哥。」

謝謝他出現的如此及時。

我的哥哥楚行,他鬆開我蹲下身示意我趴在他背上,我聽話的摟著他的脖子,聽見他淡淡的問:「臉色這麼蒼白是因為生病了嗎?」

我坦誠的說:「嗯,生病了。」

楚行耐心的問:「去看醫生了嗎?」

「看了,醫生說沒得治。」

他語調低低的問:」「什麼病還沒得治?」

「癌症,晚期。」

楚行:「……」

楚行送我回到時家,又去燒水拿了感冒藥讓我喝,我喝下之後躺在床上問他,「嫂子呢?上次我還聽你說你們正在鬧分手呢。」

「她隔三差五就要鬧一次,我都疲倦了,不管她,現在眼下我最該關心的就是你,你說說你,怎麼把自己的身體整成這樣呢?」

楚行的語氣悲哀,透著難以置信。

似乎很難以接受但事實就是如此。

我安慰他說:「沒事的,我知道你心裡很震驚很難以接受,之前我也是花了很長的時間才消化這件事的,現在都接受這種命運了,你別為我感到難過,我原本覺得沒什麼,看你傷心我心裡反而會難受。」

楚行最終無奈道:「那這段時間讓我照顧你。」

「嗯,謝謝楚行哥哥。」

……

第二天早上我是被疼醒的,我伸手捂住肚子起身找到止痛藥吃了兩片,待疼痛緩過去之後去浴室洗了個澡,化了個妝容下樓。

到樓下看見楚行正在廚房裡做早餐,似乎聽到我的動靜,他轉過頭來望著我,淡漠的神情忽而爬上一抹焦慮和擔憂。

「笙兒,你流鼻血了。」

聞言我伸手摸了摸鼻子,雙腿最終撐不住自己的身體摔倒在一個溫暖的懷裡,我抬眼迷迷糊糊的望著他。

「可能犯病了,送我去醫院好嗎?」

楚行送我去了醫院,醫生給我打了麻醉,我躺在床上許久身上的疼痛感才消失,待醫生離開之後我穿好大衣離開病房看見楚行正坐在長椅上,矜貴高傲的男人滿眼通紅,我輕聲問:「你哭了么?」

話剛落,楚行猛的收回視線。

他輕聲罵著我,「傻孩子,非得把自己折騰成這樣,你讓我怎麼向你媽媽交代?你怎麼不早告訴我?這樣我也能來梧城早點陪你啊,我有時候難以想象你之前是怎麼度過的,那該有多寂寞無助啊。」

「楚行哥哥,這是我的命,沒什麼好難過的。」

他低聲吩咐:「過來,我背你回家。」

我笑著跑過去,「好,你一定要送我回家。」

我過去趴在他的背上,雙手緊緊的摟著他的脖子閉上眼睛。

他雙手穩穩的摟著我的雙腿離開。

剛到醫院門口,一個討厭的聲音喊著我的名字,故作驚訝道:「時笙,你怎麼在這?這個男人是誰?」

溫如嫣,不是冤家不聚頭。

我懶得搭理她,閉著眼睛當沒有聽見。

楚行見我這樣,打算忽視她離開,但溫如嫣攔著他,看不懂臉色問:「你是誰?你知道她又是誰嗎?」

一個冷清的聲音打斷她,「如嫣,別無理取鬧。」

楚行起步要離開,那抹冷清的聲音喊住他,「楚先生,前段時間就聽說你會來梧城,沒想到會以這種方式見面,你和時小姐之間……」

「顧先生,她生病了身體不舒服,沒事的話我先離開。」

楚行冷笑,忽而又道:「也不知道顧先生是哪根筋轉不過來,一個上不了檯面的女人而已,顧先生視之珍寶,連我家笙兒十分之一都不如。」

我的事他知道個大概,楚行這話說的是溫如嫣。

我不想跟他們見面,索性一直在他的背上裝睡。

溫如嫣聽見楚行這般羞辱她,沒忍住懟道:「你胡說八道什麼呢?我上不了檯面她更上不了檯面!」

「哦?」楚行挑眉,「你認為自己比她尊貴?」

溫如嫣想說些什麼,但顧霆琛阻止了她。

「如嫣,閉嘴。」

楚行冷漠叮囑道:「顧先生,管好自己的女人。」

顧霆琛漠然,「這倒不用楚先生提醒。」

楚行背著我離開醫院回到時家,從始至終我都不知道顧霆琛的視線一直落在我身上的,而我心裡下意識的逃避再也不願見他。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