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5:47
A+ A- 關燈 聽書

「舅舅,我沒事。」蘇雲沁抬起頭,沉靜的模樣不顯絲毫波瀾。

林文淵看著她如此模樣,神情怔了一下。

他也不知道該如何勸說蘇雲沁,既然人是她自己選擇的,誰都無法左右。

蘇雲沁轉頭看了一眼放置在一旁的鳥籠,聲色沉悶。

「舅舅,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不出三天,皇上就會對蘇家下手了。到時候,還請舅舅幫忙……」

……

從林府出來走回蘇府,她的心情莫名只有越來越沉悶。

蘇雲沁抬頭看了看蘇府的大門,抿唇。

想到回到府中見不到某男,還要面對兩個孩子的追問,她的心情就格外沉重。

她竟然有些不知該如何向孩子解釋這麼多。

行至百闕閣。

「小姐回來了呀!」靜容的神情和往常並無不同,她臉上掛著笑容迎上。

蘇雲沁的雙眸仔細掃視著她,剛想開口問蘇小陌和蘇小野的事情,這會兒從前院里傳來了孩子的嬉笑聲。

正是蘇小陌和蘇小野。

「他們在做什麼?」聽見聲音,蘇雲沁揚眉。

她本以為回到蘇府會面臨的是沉悶的氣氛,沒想到兩個孩子還如此高興?

靜容沒想到蘇雲沁竟然這麼問,愣了一下,畢竟這不是習以為常的事情嗎?

「小姐,是姑爺在與他們玩耍。」

平日里小姐若是從外面回來,聽見嬉笑聲,從來都不用過問的呀!

蘇雲沁愣了好一會兒,才想起大步走向後院看情況。

那顆突然墜下去的心因為靜容的話又一次升起絲絲希望,她大步朝著後院聲音的來源方向走去。

靜容很疑惑,暗自咕噥:「小姐今天這兒是怎麼了?」

走至後院,果然看見了一張棋案,一個大人兩個小孩坐在棋岸邊。

倒是下棋讓兩個娃娃笑得格外歡暢。

墨衣的男人兩指捏著一顆黑子,力戰兩個孩子的白子。

「不是這麼走的,哥哥,你真笨!」蘇小野見蘇小陌走錯了一步,慌忙想要將棋子拿走。

風千墨看著女兒想要耍賴的模樣,鳳眸一眯,輕哼了一聲:「小野,你想耍賴?」

蘇小野一聽,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弱弱地縮回了自己的手。

蘇雲沁站在不遠處看著此情此景,神色怔忪。

之前所有的不安定好像都在此時此刻煙消雲散,她自己都不曾察覺到輕鬆了一口氣。

「娘親!」蘇小陌率先看見了蘇雲沁,激動地喚了一聲蘇雲沁。

蘇雲沁微微一笑,大步朝著他們走來,最後站定。

此時此刻,她的目光落在二人的身上,卻沒敢看向風千墨。

昨晚上二人之間的氣氛似乎還瀰漫至今。

嗯……有點尷尬呢?

風千墨自從她入了後院開始便注意到她,卻沒有側頭看她。

直到她走近,他才微微側過頭來看向她。

男人有些清冽的視線落過來,好像在打量她什麼。

蘇雲沁只好硬著頭皮,微笑問道:「你們二對一,有些不公平。」

「唔……」蘇小野不滿,「可爹爹一個抵兩個。」

「我與大寶一起,小寶你去跟爹爹一組。」她扯開了椅子,落座而下。

意思是,她要二對二。

蘇小陌一聽,哎嘿嘿地笑了。「哈哈哈……爹爹這次肯定輸。」

他和娘親這麼強大的母子二人,爹爹肯定不是對手。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風千墨眸光一幽,把玩著手中的黑子。

半個時辰后,一局棋已經到最後幾步了,而蘇雲沁顯然已經被逼得毫無退路。

她也不想抗爭,將手中的白子一扔:「不玩了,沒意思。」

「哎?」蘇小陌立刻激動地叫了起來,「娘親,你咋滴不玩了呀!」

如此重要的最後幾步,娘親怎麼就認輸了?

蘇雲沁唇角揚了揚,「打不過就跑,懂不懂?」

蘇小陌懵了。

嗯……這個道理娘親以前是教過的。

風千墨聽見這言論,唇角抽了一下,抬眸,視線落在蘇雲沁的小臉上。

她的表情很平靜,倒也沒有任何的不對。

蘇雲沁起身,「我回屋休息一會兒,你們玩吧。」

言罷,她便走回了屋子裡。

蘇小陌和蘇小野二人同時看著娘親離開的方向,皆是露出了匪夷所思的表情。

……

蘇雲沁躺在床榻上,盯著上方其實根本沒有睡意,不過是借口離開罷了。

翻了個身,將臉朝著里側。

煩悶。

這種煩悶的情緒幾乎要讓她發瘋了。

她該不會是更年期提前了吧?

呸呸呸,都是風千墨那該死的男人!

不過一會兒,門被人推開了,沉穩的腳步聲傳來。

聽見這熟悉的腳步聲,蘇雲沁甚至都沒有轉過身去看是誰,不用多問,她也知道是誰。

默了一會兒,她感覺到床榻忽然往下陷了幾分。

「雲沁。」靜謐中,男人低沉的嗓音赫然響起。

蘇雲沁抿唇,終於沒能忍住,翻過身來看向他,等待著他接下來要說的話。即便是她並不知道他要說什麼。

「你怎麼了?」然而,男人下一刻問的卻是她怎麼了?

蘇雲沁忽然坐起身來,纖細的手指拽住了他的衣襟。

「今日我聽舅舅說,你已經啟程回天玄了?怎麼……」怎麼還在這裡,不過這話她當然沒有問出口。

男人揚高眉梢,意識到她這話的意思,湊近了她幾分,「聽你這口氣,好像是想孤馬上離開?」

「胡說!我巴不得你別走……」她聲音立時止住。

艾瑪,被他給激得,都已經口不擇言了。

像她這麼矜持的女人,竟然也有這麼直白的時候。

顯然,她這話愉悅了男人。

男人低沉的笑音自唇畔溢出,沖淡了屋中彌散的古怪氣氛。

蘇雲沁鬱悶了:「你笑毛?」

「我不走,是千洛離開了。」他拉住她的手,「更何況,媳婦在這兒,你讓我去哪兒?」

明明知道這小子說的都是甜言蜜語,可她還是很開心。

他的大手很溫暖,輕而易舉地將她小手給包裹住。

一抬眸,他看見蘇雲沁的髮絲凌亂了幾許,眸光微柔,伸手替她將耳鬢邊的髮絲挽起至耳後。

「我不會隨便離開你。」

「……」蘇雲沁心中雖有怔然,但終究還是無法給出回應。

他離開是必然的事情,她又不是不知道。

「怎麼,不信?」男人一眼看穿她的心思。

蘇雲沁連忙搖頭,「不是,我只是……覺得你今天特別好看。」

明智之舉就是誇他一番。

男人也沒料到她會突然來這麼一句,怔了一下,很快就低笑出聲。

這是第一次有人誇讚他「好看」,還是從自己的小女人嘴裡說出口,竟也別有一番滋味。

……

這個晚上,風千墨沒有入她的寢屋休息。

蘇雲沁並不覺得失落,畢竟為了避免昨晚上的事情再次發生,晚上分開睡比較好。

隔著一道牆,她相信他就在隔壁。

……

翌日。

靜容急忙將蘇雲沁從溫暖的被褥中揪起來。

「小姐!出事了!」

蘇雲沁有極重的起床氣,不過此時此刻,聽著靜容的話,什麼起床氣都因為那一句話煙消雲散了去。

她睜開眸子,問道:「怎麼?」

「老爺入宮去上早朝,剛剛奴婢聽到路上的人說,老爺今日早朝之時被捕入獄了!皇上說老爺這是謀反叛逆之罪!」

靜容已經急的如同熱鍋上螞蟻,因為急切,雙頰都緋紅了幾分。

蘇雲沁慢悠悠地看著她,眸色清幽,卻不顯一絲著急。

「嗯,你別急。」她緩緩出聲,安慰道。

靜容愕然,怎麼也沒想到蘇雲沁竟然還反過來安慰她?這科學嗎?

蘇雲沁很鎮定,盤膝坐在床榻上,「過不了多久,我們都要被捕入獄,等著被問斬吧。」

「……」靜容的臉色驟然煞白。

不知道的還以為蘇雲沁這是在開玩笑,嚇唬她玩。

但她知道,蘇雲沁絕對不是在開玩笑,而是真的再說,他們可能完了。

蘇家一旦背上叛逆之罪……

那是萬劫不復。

蘇雲沁卻還有心思打了一個呵欠,「行了,你別擔心了,讓我再睡會兒。」

說罷,她就再次躺了回去。

靜容瞪大眼睛,不可思議地看著蘇雲沁,幾欲吐血。

小姐今日這般淡定的模樣,不是太匪夷所思了嗎?

其實,誰都知道蘇大將軍不可能有謀逆之心,但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更何況是皇上親口說的,哪裡有人敢反駁。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靜容即便是個丫鬟也知道這個道理,她哀嘆了一聲,看著小姐當真一臉無所謂地躺回去,她竟是有些不知說什麼,只好乖乖轉身走到門邊守候。

不過經過這麼一鬧,蘇雲沁也確實沒有什麼睡意了。

不過一會兒,靜容又來了。

「小姐!官兵來抓人了!」

小姐真是料事如神啊!

看來小姐早已料到這一切了,所以在這兒等著?

什麼情況?

蘇雲沁眼神一凜,坐起身來,冷冷勾了勾唇角。

「嗯,更衣出去。」

「小姐,你有什麼打算啊?」靜容懵了。

「過去讓風千墨帶著大寶小寶走。」蘇雲沁推了一把靜容,「你也跟著走。」

靜容心一痛,猛地搖頭,「奴婢不走!奴婢這就去通知姑爺。」

憑姑爺的能力,將小姐帶走那是輕而易舉,可小姐不走,顯然是為了蘇家。

這一點,足夠她要留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