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警局撈人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42:30
A+ A- 關燈 聽書

喬御琛向後靠坐,「怎麼可能,你剛剛還說沒有談戀愛,也沒有結婚的打算,現在又說有深愛的人,林管家,你敷衍我也稍微用點心。」

「在國外的時候,我有一個交往了兩年半的女朋友,不過後來……我們分開了。」

「為什麼?不是深愛嗎?」他平常其實沒有這麼八卦,不過對於林管家的事情,他還是挺好奇的:「是老爺子搗亂了?」

「沒有,」林管家再次沉默了下來。

喬御琛無奈:「你還真是個悶葫蘆,算了,你若不想說,我也不勉強你,不過,如果有一天你改變主意了,隨時告訴我,我現在手裡有個不錯的姑娘可以介紹給你。」

林管家點了點頭:「多謝少爺。」

「那你先去休息吧,我處理一下手中的文件。」

「是。」

林管家離開,喬御琛翻開手裡的文件,想到安然對自己漸漸敞開的心扉,他眉眼微揚,心情都好了許多。

安然正睡的香,手機忽然在桌上嗡嗡的震動了起來。

她睜開眼,將手機撈進手裡,見是安展堂打來的,她凝眉片刻,將手機接起。

「喂。」

「是我。」

「我知道,有事兒說事兒。」

「我在警察局,你來一趟。」安展堂踟躕了半天,才說出這句話。

安然蹙眉:「警察局?」

「總之你來一趟吧,我現在,需要人擔保。」

安然無語一笑:「你覺得我會去保你嗎?」

「如果你不來,那明天,最先上頭條的人,會是你哥和你蘇阿姨,即便這樣也沒關係嗎?」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安然咬牙:「你幹了什麼?」

「你來了不就知道了嗎?」安展堂說完,直接將電話掛斷。

安然快速下床,邊給安諾晨打電話,邊去了衣帽間。

安諾晨沒接。

她換好衣服下樓,去敲了敲書房的門。

喬御琛的聲音傳來:「進來。」

安然推開門進去:「你還在忙嗎?」

見是她,喬御琛放下手頭的工作:「怎麼起來了?哪裡不舒服嗎?」

「不是,你要是有時間,能不能陪我去一趟警察局?」

「去警察局?」喬御琛起身走向她:「出什麼事了嗎?」

「具體的情況我也不知道,剛剛安展堂給我打電話,要我去一趟警察局,說如果我不去,倒霉的是我蘇阿姨和我哥,所以我打算過去看看。」

「好,你等我換一下衣服。」

安然點了點頭,喬御琛出了書房,邊上樓邊給林管家打電話。

三人一起出發,林管家幫兩人開車。

來到警察局,林管家先進去了解了一下情況,喬御琛和安然在車上等。

沒多會兒,林管家回來,上車,回身看向兩人。

「少爺,夫人,情況我了解了一下,今天安展堂去找蘇溪,兩人之間發生了爭執,正好安諾晨下班回來,見安展堂在用手指著蘇溪,所以動手推了安展堂,安展堂最近身體不是很好,被這樣一推,摔倒了,所以就報了警,現在三個人在裡面,各執一詞。

安展堂說,安諾晨打了他。蘇溪說,是因為安展堂打了她,她的兒子氣不過,所以才推了安展堂。安諾晨被暫時性的關了起來,所以剛剛才沒能接夫人的電話。」

安然咬牙,「這個安展堂,還真是夠不安分的,這時候了,他還敢去找蘇阿姨。」

喬御琛愜意的看向她,倒是完全沒有感覺到著急。

「這事兒,你怎麼想的,安展堂這個人,我們是救呢,還是不救?我聽你的。」

安然看向他:「可以帶出來嗎?」

「你想救他?」

安然想了想,「如果不救他的話,他也早晚都會出來,到時候,他只怕會添油加醋的在媒體面前噁心我哥,我哥的名譽受損,損失的不是更多嗎?」

喬御琛點頭:「所以,你的結論是救?」

「三個人都保出來吧。」

喬御琛看向林管家:「林管家,這事兒就按照夫人的要求去處理吧。」

「好的,少爺。」

林管家再次離開,不過二十分鐘,安展堂就率先走了出來。

緊接著,是安諾晨攙扶著蘇溪,邊往外走,邊在跟林管家微微鞠躬,應該是在道謝。

林管家指了指這邊車上,安然打開車門下車。

見到安然,安展堂走了過來,「然然呀,都說女兒是爸爸的貼心小棉襖,這時候我才覺得,這話不假。」

喬御琛下車,冷眼望向安展堂。

正要上前的安展堂,自動停步,看向喬御琛:「喬總也來啦,真是好久不見。」

「我們的關係,還是不見更好。」

「以前,你跟我家心心在一起的時候,可是從來沒有說過這種話。」

自打安氏被奪,安展堂對喬御琛也是意見滿滿,如果當初喬御琛娶的是安心,這件事兒就絕對不會發生。

現在的他,被自己的親生兒子和親生女兒,活活的逼成了全北城人的笑柄。

「今非昔比,就像安總以前從來沒有說過,自己除了安心之外,還有安諾晨和安然這兩個孩子,更加沒有說過,以前安然是受了怎麼的虐待一樣,時間是流動的,人也是會變的。」

安然看向喬御琛,唇角淡淡的扯起一絲弧度。

很快,他看向安展堂:「你過來,跟我談談。」

她說著,轉身走到十幾米外的冬青叢旁。

安展堂冷笑,走了過去。

安然回身,因為安展堂很高,她被完全擋住了。

她眼神中帶著一抹冰冷,望向他:「以後,你不許再去找蘇溪阿姨,再有下次,我不會再管你了。」

「那個賤人養出的好兒子,這些年,我對安諾晨有多好,他自己心知肚明,可他竟然還是跟你一起背叛了我,我成了別人眼中的笑柄,他也別想過的痛快。」

安然冷笑:「你就從來沒有從自身找過原因嗎?你說你對我哥好,那我倒是要問問你,你對他的好,是父親對兒子的好呢,還是老闆對員工的好?亦或者是站在施捨者的立場上,施捨你眼裡的乞丐?

我和諾晨哥,對於你來說,只是葯,只是用完就可以隨時甩掉的乞丐吧,你以為,我們會做一輩子被你控制的乖寶寶嗎?那你就真的是大錯特錯了,我們也是人,也有感情,也有喜怒哀樂,也有期待和想要去做的事情,我們的世界,不是只有你,只有你那個需要被我們拯救的女兒,和你那個……扶不上牆的爛公司。

出了事情,你只會推卸責任,只會追究別人的壞,你就從來沒有想過,自己做人到底有多失敗對吧。我們會走到今天,都是被你逼的。想要控制我們的事情,就到我們搶到你的公司那天為止。安展堂,以後,你別再試圖走近我們了,因為我們會像你當年對我們一樣,我們絕對,絕對不會對你手下留情的。對我來說,你這樣的人,最好的結局就是孤獨終老。」

她說完,繞過他就要離開。

安展堂聲音裡帶著几絲凄愴:「你們都是我的孩子,是我,給了你們生命。」

「如果可以選擇,我多希望,我沒有你這樣的父親。」

「兒女虐待自己的父親,是要受天譴的。」

「我願意接受天譴,了不起,就是把你給的這條命,還給你,可是,你們安家欠了我媽的命,必須還。」

她說完,頭也不回的離開。

安展堂握拳,眼神中帶著一抹悲傷,一抹憤然,還有一抹自己都說不清的失落。

安然走回到蘇溪身邊,擔心的扶著她的胳膊:「蘇阿姨,你有沒有事?」

蘇溪伸手輕輕的拍了拍她的手背:「我沒事,你放心吧。」

安諾晨問道:「然然,他跟你說了什麼?」

「沒什麼,我只是警告了一下他,讓他離蘇溪阿姨遠點兒,哥,回去,給蘇阿姨雇上兩個保鏢吧,還有,以後不要打他,他畢竟是我們的父親,想要動手,讓人代替你。」

安諾晨側頭無奈:「我本來也沒打他,我只是在他沖向我媽的時候,推了他一把,沒想到,他倒是能虛張聲勢。」

安然笑了笑:「你沒事兒吧。」

「沒事,只是讓你跑了一趟,覺得有些對不起你。」

安然抬手拍了他胳膊一下:「我們之間,就不要說這些了行嗎,好了哥,今天蘇阿姨也辛苦了,你快帶她回去休息,有什麼事再聯絡我吧。」

「那好,那我們回頭再單獨約。」

安然點頭:「好。」

目送安諾晨和蘇溪先開車離開,安然上了車。

林管家發動車子離開,喬御琛問道:「安諾晨跟安展堂,以前有什麼很大的恩怨嗎?」

「恩怨?」她不解的看向他:「怎樣算很大的恩怨?」

「像你跟安展堂這般,涉及到你母親的性命和過去受到過虐待。」

安然搖頭:「那倒沒有,諾晨哥出生后查了血型,跟安展堂的兒子不符,所以蘇阿姨和我哥就被路月趕出了安家,一直以來,他們都是單獨生活的,怎麼了嗎?」

喬御琛抬手拍了拍她的手笑了笑:「沒事。」

他就是覺得有些奇怪,按理說,安諾晨應該沒有那麼恨安展堂,可現在他這麼恨安家的理由是什麼?。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