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狗皇帝,做到頭了

發佈時間: 2021-01-27 16:55:54
A+ A- 關燈 聽書

蘇雲沁轉頭,看著靜容那一臉倔強的小模樣,暗自無奈嘆口氣。

真是個傻丫頭。

罷了罷了,反正她也只是去天牢里一日游罷了。

「好吧,你去通知,我出去了。」

靜容連忙點頭,迅速往隔壁走去。

蘇雲沁人已經走出了百闕閣,剛好與前來捉人的官兵撞了一個正面。

而來捉人的不是別人,正是……秦夙!

那個被爹一直看重的年輕副將!

「秦將軍!」蘇雲沁迎面與他對視,冷冷一笑,眸光銳利。

沒想到在背後捅刀子的是這個叫秦夙的年輕男人。

想通過如此法子推翻蘇家?讓秦家成為武將第一大家族?傻!蠢!

蘇雲沁今日出門並未易容,臉上毫無瘢痕,那絕麗的五官頓時撞入了秦夙的眼帘之中。

秦夙瞳孔驟然收縮,盯著她這張光潔絕美的臉,呼吸一滯。

上次看到的蘇雲沁和今日的蘇雲沁差別甚遠……

「蘇大小姐。」他的聲音卻輕佻了幾分,「你若是求本將軍,本將軍可以考慮放你一條生路。」

「做夢!」蘇雲沁想都不想就懟回去,乾脆地伸出了雙手,「要抓就抓,這麼多廢話幹什麼?」

「你!」秦夙被她的態度給激的,眼瞳瞪大。

他從未見過這般不知好歹的女人。

正常的女人死到臨頭了,必定會求饒,這蘇雲沁倒好,一臉無所畏懼的模樣。

「呵!不知好歹!抓走!」秦夙冷笑,一抬手,示意眾人把她給抓走。

鎖拷落在雙手手腕上,她面色甚至沒有一絲起伏不安,更別提往常該有的恐懼害怕了。

侍衛都有些怔然,暗想這蘇家大小姐和傳聞中的大不一樣。

秦夙皺眉,又繼續往裡走,「看看,本將軍記得她還有兩個孩子,一起抓走!侍女也是!」

蘇雲沁嘴角挽起了一絲冷冽的弧度,由著侍衛帶著往外走。

「唉,蘇家可真是可憐,好好的一代將門之家,就這麼……」

「可不是嘛!皇帝今日下令誅九族,連宮中的染妃都要被拉入大牢等著砍首示眾。」

走到蘇府大門口,圍觀的百姓極其多,囚車就停在了門口。

所有人都對著蘇府指指點點。

議論聲太多,她也無法確定這些人到底是站在哪一個立場。

……

此刻喧囂的街道上已經被百姓給堵著,官兵押著蘇府的犯人往刑部天牢走去。

臨街邊的酒樓上,男人蹙眉看著下方的情況,眸光冷沉,冷氣四溢。

蘇小陌和蘇小野也費力地探出個腦袋,兩人的小臉上皆顯出了擔憂之色。

「爹爹,娘親會不會有事?」

「爹爹,乾脆我們現在衝下去救娘親吧!」蘇小陌已經氣憤地撈起衣袖,憤憤然地叫道。

他忍不住了,他真的很想下去把這些抓走娘親的壞蜀黍暴揍一頓。

風千墨將兩個趴在窗上的小傢伙給拉下來。

「金澤,看著他們。」

言罷,將兩個娃娃丟給了金澤,男人轉身往外走。

金澤不敢違抗,但心底其實是在吐血的。

讓他帶孩子?那無疑是找虐!

這種事情不是應該叫小風子來做的才對嗎?

蘇小野和蘇小陌同時抬頭看他,蘇小陌走到了他的身邊,輕輕扯了扯他的褲腿,「蜀黍,能不能帶我們一起去救娘親?」

金澤一低頭,看著兩個萌娃的閃爍眼睛,竟是不知該說什麼,心底軟的不像話。

……

蘇府被抄家的事情,已經鬧得轟轟烈烈。

整個帝都都陷入了一種詭譎至極的氣氛之中。

「爺兒,我們要在何時出手?」金冥跟隨在風千墨的身後,小心翼翼地問道。

他們家陛下的心思,他雖然不能完全猜透,可至少信貸也是相當明白。

接下來要做的,大概就是救出蘇雲沁了……吧?

風千墨沉吟幾許,「去尋個與雲沁身形相近之人。」

古越國的狗皇帝,該做到頭了。

……

天牢里潮濕腥臭,空氣中始終漂浮著屍體的臭味。

算起來蘇府上上下下包括僕人家丁總共也有上百號人,還要加上蘇染和蘇倩兩邊的人,整個大牢里都塞滿了犯人。

入獄時,蘇雲沁便聽見了整個牢房中傳來的低低啜泣聲,像是在哀嚎祭奠自己即將要斬首示眾的命運。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她作為蘇鵬的嫡長女,自然是跟隨著蘇岳一同關押。

蘇岳和蘇鵬兩人坐在兩個角落裡,正大眼瞪小眼,在她入獄之前,二人肯定已經吵過一架了。

此刻彌散在父子兩身上的氣氛尷尬無比。

蘇雲沁在一旁握拳在唇邊咳嗽了兩聲。

「雲沁,你過來。」蘇岳聽見她的咳嗽聲,也不惱,朝著蘇雲沁招手呢吩咐。

蘇鵬板著一張臉,也率先出聲喚道:「雲沁,你過來爹這邊!」

「別跟你爹那老頑固說話,還是過來跟爺爺坐著。」

「雲沁,你爺爺年邁凈說糊塗話,別被你爺爺鬧的不能正常思索問題了。過來!」

「你!蘇鵬!你這是大逆不道!」

「爹!」

兩人就這麼莫名又吵起來了。

蘇雲沁揉了揉做疼的眉心,深知二人都是常年征戰沙場的人,脾氣暴躁也屬於正常。

她呵斥住二人:「別吵了!你們兩個挨著一起坐,我坐中間。」

這個夠妥協了吧?

「……」父子兩俱是沉默。

蘇雲沁卻尋了一個乾淨的位置坐下,「爺爺,爹,你們吵什麼呀?這個時候最忌諱內訌了。」

蘇鵬抿唇。

蘇岳冷哼了一聲,率先起身走到了蘇雲沁的身邊坐下,轉頭看了一眼外面的守衛,再看了一眼其他牢房裡的人,哭泣聲很大,若是不大聲說話,幾乎能掩蓋他們的說話聲。

他從懷中摸出了紙筆,刷刷寫下了字,遞給了蘇雲沁。

上面寫著:「我勸你爹謀反,你爹這死腦筋就是不肯。不就是稱個皇帝罷了,到時候作為你的嫁妝不就是了,誰娶了你誰就擁有古越國的萬里江山,多棒!」

看著這一竄字,蘇雲沁整張臉都抽起來。

爺爺他老人家的思想真的很先進很開放啊!

若是蘇鵬有這個心思就最好了,她也不至於等到此刻才能反擊。

不過爺爺也是厲害,最後「多棒」兩個字,怎麼讓她看著莫名想笑呢?

蘇鵬意識到蘇岳隨便跟女兒胡說八道,連忙也起身走到了蘇雲沁的另一側坐下,也從懷中掏出了紙筆。

「感情你們兩都帶著紙筆呢?」蘇雲沁看著蘇鵬也做出了同樣的動作,整張臉都抽搐了。

父子兩真是一個模子啊有沒有!

蘇鵬輕哼了一聲,也開始在紙上刷刷寫起來,隨即遞給了蘇雲沁看。

「爹他也不想想,蘇家世代為將,一朝叛變,若是贏了倒好,若是輸了呢?就搭了整個蘇家和名譽。」

「你這兔崽子,妄你常年打勝仗,這點都不敢輸?」蘇岳明顯也瞄到了那紙張上的字跡,赫然破口大罵。

他已經很久沒有這麼發脾氣了。

因為氣怒,這心口一陣陣揪著疼,讓他臉色瞬間慘白。

下一刻,他捂著心口的位置開始大口喘氣。

「爺爺!」

「爹!」二人同時一驚,上前扶住了蘇岳。

蘇岳身子重重往地上倒下,氣息有些微弱了。

蘇雲沁將兩團紙捏在手心中,狠狠捏碎了去。

她上前一手按住了蘇岳的人中,一手搭上了蘇岳的脈搏。

老人家最是不能受刺激,雖然平日里看著蘇岳身子挺硬朗,可是很多時候許多東西可能會在一瞬間爆發。

「雲沁,你爺爺他怎樣了?」

「我先給他施針,必須要有葯穩住他的情緒。」她言罷,從懷中摸出了銀針。

其實在入牢之前所有人身上的武器都被收繳了,不過她的銀針掛在肚兜里,所以沒人敢搜到肚兜上去。

其實這麼一間破牢房根本攔不住她,想出去輕而易舉。

但既然之前都已經跟林文淵談妥了,她就只要靜等佳音了。

若是這次風波過不去的話,蘇家大抵是完了。

若是這次風波過去,這古越國的天下……也將是要易主了。

「爹,現在你已經沒有猶豫的時間了,請您儘快做出決定。」

她定定地看著蘇鵬。

見蘇鵬還有些猶豫,又道:「你放心,一切都已經安排好了。舅舅那邊,還有……你女婿那邊。」

「呃?」蘇鵬懵了一下,「等等,什麼叫我女婿?」

風千墨?

他一個天玄國的人,能做什麼?

天知道,他感覺自己現在這是被趕鴨子上架,已經沒有迴旋餘地了。

「皇上已經下令明日午時問斬,你要猶豫到明日午時問斬,一切都晚了。」

蘇雲沁承認,她就是在逼他。

如果是站在蘇鵬這大將軍的立場上想,猶豫是理應的,畢竟世世代代的家訓都是效忠帝王,不準有任何的叛亂之心。

可她不同,她是現代來的,她完全不需要這樣的框框條條限制。

「爹!」她見他還是猶豫,又喚了他一聲,「你的時間不多了。」

是讓整個蘇家陪葬,還是徹底翻身做主。

既然那昏君說他們逆反,那就如他所願好了!

這一切都是帝王逼的。

蘇鵬狠狠咬牙,心底的掙扎讓他的面上露出了極其痛苦的神色,忽然,手一重,一旁的蘇岳睜開眼眸抓住了他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