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解救土匪頭頭們

A+ A- 關燈 聽書

第181章解救土匪頭頭們

「你…你們…」小黑氣的連話都說不利索了。

看著炸了毛的小黑,容離笑眯眯的順了順它的毛,「好啦,辛苦你了。」

小黑傲嬌的一甩頭,這句聽著還像人話。

「阿襄,這些東西,你看著處理吧。」容離指著地上一箱箱的米面金銀,對夏侯襄說道。

雲耀都已經沒力氣張嘴巴了,他承認以前有眼無珠,錯怪這位大小姐了,他改還不行嗎?

能不能不要再放大招了?

容離劫霧迭寨完全就是一時興起,本著人若害我、我必十倍還之的友好方針政策,她才將霧迭寨的財產誑下來。

現在目的達到,她要這些又沒有用。

夏侯襄乾的就是訓練軍隊的活,手下自然有部隊,金銀糧食自己用不上,他可用的上。

所以,容離眼睛都不眨的,就把剛到手的東西轉給夏侯襄了。

夏侯襄沒想到他還有這一天,離兒打下來的財物交給他處理,這叫什麼?

管他叫什麼!

這樣的女子,除了他能找到,還有誰能?

夏侯襄笑容越發大了,擲地有聲的來了句,「遵命。」

聽得其他幾人齊齊一抖,戰王大人…他們實在找不到合適的詞了。

這時,天空中一道淺淺的煙花升起,雲耀看了看對眾人說,「韓校尉帶人來了。」

「讓他們將霧迭寨的首領和知道離兒被綁的人全部抓起來,一個不少的帶回王府,我親自處理。」夏侯襄對雲耀說道。

「霧迭山所有頭頭兒都已經被我綁起來了,」容離插了一句,「就在議事堂,你們進去找最大的院子便是,門外有桿旗幟,很好找的。」

「你還把他們都綁起來了?」雲耀抖著嗓子問道,「全部?」

「是啊,」容離理所當然的點了點頭,「他們在議事,碰巧被我看到了,索性就將他們一鍋燴了。」

『咕咚』雲耀咽了口唾沫,這幫土匪太可憐了吧?

綁了個人上山,贖金沒拿到,自己財產丟了個精光,還被人家給綁了。

沒別的,他給這幫土匪點根蠟吧。

夏侯襄眼眸含笑看著容離說話,現在他退居二線,沒想到離兒此次又給了他一個大大的驚喜。

唔,他要怎麼做,才能快些將離兒娶回府呢?

雲耀呆愣愣的聽著容離給他說霧迭寨里的情況,上面還剩多少人、這些人在哪、哪裡有小道等等,事無巨細的給雲耀講了一遍。

說完,容離便被夏侯襄抱著運起輕功,先行離去。

容離不便被太多人看到,現在她已安全,自然沒有繼續待在這裡的必要,銀子云耀會幫他送回,不用他來操心。

剩下的人輕功不大好,可勝在腳程快,進了城門后夏侯襄直接帶著容離回到王府,墨堯、墨陽等同樣領著容喆、小桃進得王府。

霧迭山雲耀坐鎮指揮,他按照容離所描述的那般找到最大的一處院子,著人將大門砸開,只見裡面漆黑一片,一股怪味撲面而來。

雲耀皺著眉頭走到裡面,穿過拱門來到正廳,那裡是整個院子中最大的建築,應該就是容離所說的議事堂,還沒進去便聽見裡面『叮!當!』震天響。

這是個什麼動靜,雲耀聽了半天也沒聽明白。

裡面同樣被上了鎖,雲耀一揮手,自有人上前來迅速將門打開。

這一打開不要緊,簡直要了他們的命。

所有人飛速捂鼻後退,裡面似有雲霧一般,朦朦朧朧看不清東西。

雲耀一手捂鼻一手抽出佩劍,他身後的將士和他的動作如出一轍,等了半晌並沒有等到所謂的偷襲,裡面的煙霧漸漸散開,味道也淡了許多,大堂沒有點燈,隱隱綽綽能看到人影卻又看不真切。

帶著眾將士,雲耀緩緩走上前去,近了才看清楚議事堂內的情形,不由得嘴角一抽,這是…

「點燈。」雲耀吩咐一聲,小兵前去點亮燭火。

待大堂一亮,所有跟在雲耀身後的將士,齊齊一愣,這是…誰幹的?

只見,大堂的每一根柱子上,都綁著兩個人。

是的,兩個。

這兩個人的姿勢極其怪異,前面的人站著,後面的人坐著。

站著的人,雙手合抱柱面前的柱子,雙腳同時跨過柱子兩側,雙手、雙腳都被綁了繩索,口中塞了塊布團。

而他身後的人則是坐在地上,額頭抵在前人的后腰部位,雙手合於前人胸前綁好並被壓在柱子上,雙腳被綁在前人的大腿之上。

從這個姿勢上看,後面的人要比前面的累很多。

只靠屁股著地,雙手雙腳均沒有借力點。

這還不算完,進了大堂,雲耀等人才知道剛剛奇怪的味道和散去的煙霧是什麼。

因為,直到現在,被綁在前面的人還在放著——屁。

『叮!當!』正是他們弄出的聲響。

後面坐著的人,有的已經被熏的口吐白沫,有的連說話的力氣都沒了,真真是有進氣,沒出氣——太熏人了!

雲耀讓人將柱子上的人解下來,並鎖了帶回戰王府。

叮囑了韓校尉一些注意事項,接著獨自走出議事堂,下得山來騎上馬飛奔而去!

他得趕緊去往戰王府!

老天保佑,之前他說容離的那些壞話,小黑可千萬別給他禿嚕出去,他可不想得罪容離啊!

那些土匪簡直太可憐了啊!

他得好好跟容離學學,怎麼會有這樣的綁人辦法,他怎麼從來都沒有想到過?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跟人家比起來,自己之前捉人的方式,簡直不值一提!不值一提啊!

議事堂里的土匪頭子已經被挨個解了下來,一半已經連氣都快喘不過來了,還有一半放屁放的有些虛脫,半點兒還手之力都沒有。

所以,此次剿匪之行很是順利,只是不知道雲副將為何要求他們秘密進行。

韓校尉按照雲耀的命令,將所有土匪分好類,並沿小路帶回。

霧迭山頭領們為何會如此?

全因容離之前在廚房下藥之時,趁人不至於抓了好幾把黃豆,待將幾人綁好后便把黃豆餵給前面的人服下,雖然處在昏迷之中,可吞咽意識還是有的,接著她又跑去水缸處給這幾人狂灌涼水。

這才有了雲耀一推門看到的一幕,黃頭配涼水威力無窮,既能泄前面人的氣、又能熏後面人的鼻。

時間一長,無論前人還是後人都頂不住。

這法子,簡直一舉兩得。

在這幫土匪頭子們看來,這群人哪裡是來抓他們的?

簡直就是來解救他們的啊!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