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都聽夫人的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09:29
A+ A- 關燈 聽書

陸驍暴脾氣上來,根本連聽別人辯解的心思都沒有。

他認定是錯的,不論別人怎麼反駁都無用。

有士兵立刻入了營帳要抓人。

「喂!」雲輕歌目光微沉,「你們若是抓了我,你們覺得我有何利用價值?」

「本將軍心底不爽,要拿你出氣,怎麼,不行?」

神經病!

雲輕歌在心底咒罵一聲。

士兵已經將營帳外圍的滿滿當當,這會兒仗還沒有打,他們倒是先動內部的人了?可笑!

她心中念著是否要動手時,簾帳被人挑開。

「喲,這麼熱鬧呢?」南宮昊的聲音響得相當是時候。

陸驍額際上青筋暴起,聽見南宮昊這弔兒郎當的聲音,猛地握拳轉過頭去瞪向來者不善的人。

「陸將軍如此大動干戈,是為何?」南宮昊閑庭信步走入,目光在雲輕歌那略微不滿的小臉上晃過,似笑非笑地又將視線轉回陸驍身上。

西玄南玄這次難得合作一次。

偏偏西玄那狗皇帝派了一個陸驍,雖說是第一大戰將,但這暴脾氣真是令他這脾氣好的國君都受不了了。

陸驍見是南宮昊,臉上的怒容終於收斂了些,語調陰森說:「我不管你們要做什麼,把雲挽月那妖女放走,你們可真是有本事了!」

那日在戰場上看著雲挽月使得「妖術」,現在回想起來都有些心有餘悸。

更何況……因為雲挽月的妖術,害他損失了不少精兵,這筆賬難道不該算算?這事兒誰來承認責任?

他用眼神剜著南宮昊,「希望南玄陛下最好給我一個解釋。」

「解釋?」南宮昊語調漫不經心地,抱著手臂,忽而露出幾分恍悟之色般說道,「解釋很簡單,你若是不信,不如這次這一仗交給我們,如何?」

「給你們?」看著南宮昊這般鎮定的模樣,陸驍面露狐疑。

「怎麼,你怕我們南玄給你打敗仗?」

陸驍眼神一凜,語氣也帶著不善:「倘若這次又敗了呢?」

南宮昊眼底戲謔的笑意更深,他笑睨著陸驍,坦然道:「既然我是南玄國的皇帝,自然有話語權,倘若輸了,南玄軍隊任你調遣,如何?」

這話,倒是讓陸驍眼睛一亮。

若是這樣的話,對陸驍來說簡直是福音。

雖然西玄和南玄這次合力攻打天焱,可畢竟是因為南玄的國君親自在場,無法順利調動南玄的軍隊。

現在……

「若是我們贏了,接下來,你該聽南玄的吩咐。」

陸驍瞳孔一縮。

「當然,事成之後,好處都是你們西玄的,你大可放心。」

陸驍心底醞釀了一番,似是在想著南宮昊的話到底是不是可信的。

「怎麼,你怕?」

「呵,笑話,本將軍何曾怕過,你用激將法也是沒用的。」陸驍冷嗤了一聲,心底已經隱隱有了心思。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而至始至終扮演著好下屬的雲輕歌默默看著他們,心底微微閃過一抹瞭然。

南宮昊還真是為了夜非墨,犧牲挺大的。

她甚至懷疑,萬一以後大反派真的登基了,想要一統天下了,南宮昊都可能會主動把南玄的江山奉獻給夜非墨。

嘖嘖……

這對好基友,感情真不是一般地深,深到她這個正牌王妃在這裡還有些吃味。

是夜。

雲輕歌終於將毒給製作完畢,帶出了空間里。

正將毒擺放在桌上點清楚,有人倏然撩開了營帳,一股冷風驟然灌入了營帳內。

「葯制好了?」久違的低沉男音赫然響起。

這充滿著荷爾蒙氣息的暗磁嗓音,令雲輕歌心情倏然躍起一分,抬起頭轉向夜非墨。

「是啊。」

男人站在逆光之處,但云輕歌卻坐在燭光下,正好映襯著她臉上期待而興奮的笑容。

他心頭拂過一層痒痒的情緒,說不清道不明。

男人大步走向她,在她的身側站定。

「毒是準備好了,不過接下來要怎麼用,就看你們了。」她指了指擺滿了一桌的毒藥。

她說罷,抬起頭看他,卻發現他只是目不轉睛地盯著自己看,雲輕歌有些奇怪地伸手揉了揉自己臉頰。

「怎麼了嗎?」

「沒什麼。」他唇角勾了勾,在她的身側微微俯下.身,湊近了他。

屬於男人清冽的氣息拂來,令雲輕歌竟然有了幾分心跳加速。

「阿墨?」

男人輕輕嗯了一聲,倏然將她從凳子上抱起。

忽然騰空的身體,嚇了她一跳。

「你幹嘛?」

「想你。」男人將她抱上一旁的榻上,真是手腳並用將她困住了,彷彿怕她跑路一般。

雲輕歌也沒想過要掙扎,只是乖巧地縮在他的懷裡,毛茸茸的腦袋蹭著他的胸口一會兒,忽然抬起頭看向他。

幾日不見,他的神色帶著些許疲憊,雖然臉上還有一張易容面具遮蓋著。

她伸出手撫上他的臉。

之前他們之間的冷戰也結束了,這會兒的溫情脈脈令她心底一陣甜的發慌。

因為得到過,就會格外害怕失去。

她陪他走下去,只是能走多遠,她心底有些沒底。

「小歌兒,你不問我?」

「哦,問你什麼?」她回過神來,眨了眨大眼。

他輕柔的吻落在她的鼻尖上,蹭了蹭,像是羽毛刷過。

「三天能解決。」

明明親昵地過分,可是男人卻說出了令人膽寒的話。

三天把天焱軍解決?他這幾日離開大概就是為了這一戰吧?

雲輕歌不可思議地看著他,他雖然也看著她,卻好像又不是在盯著她看,像是透過她在看未來。

男人的眸底殺意騰騰。

這股殺氣……

雲輕歌下意識覺得他是針對夜天珏的……

忽然唇上一痛,她低呼了一聲:「你咬我幹嘛?」

「你不專心。」他捏了捏她的下頜。

「我哪裡不專心,是你不專心吧。」雲輕歌撇嘴,「既然這樣,三天後,你讓阮姑娘帶我去拿葯,這總沒問題吧?」

他點點頭,並不反對。

「雖說三天時間,不過你這三天別太用武功,不然毒發會暴露身份。」

他眉目一柔,知道她是在真心關心自己,唇角邊的笑意越發瀲灧。

「好,都聽夫人的。」

雲輕歌還待說什麼,人卻被他壓倒了下去,唇也被堵上了。

男人袖風一拂,帳中燭火熄滅了。

……

翌日。

雲輕歌醒來時,已經很晚了,桌上的毒藥確實不見了,而外面一陣嘈雜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