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陪伴她的人,是他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42:37
A+ A- 關燈 聽書

喬御琛正想著,安然的手機響了起來。

見是安諾晨打來的,她接起笑道:「哥,是又忘記什麼事了嗎?」

「是你蘇阿姨忘記了,剛剛她跟我說,她在警察局的時候聽到安展堂給安心打過電話,讓安心去警察局救她,可是安心說,自己在喬家老爺子那裡,不肯過來管他。

我不知道安心在做什麼,可她接觸的人是喬家老爺子,傳聞中這個老爺子可是個厲害角色,你要小心點,還有,安心這個女人,一肚子壞水,防備一下總是好的。」

安然點頭:「我知道了,哥,你幫我謝謝蘇阿姨。」

「行了,剛剛你才說,我們之間不必說謝的,那我先掛了。」

安然笑:「嗯。」

掛了電話,她將手機扔回到包里,表情凝重了幾分,轉頭望向車窗外。

喬御琛看她:「安諾晨跟你說了什麼沉重的話題?」

「安心在你爺爺那裡,不知道在做什麼,甚至連來救她父親的時間都沒有,」安然看他:「我總覺得,安心接觸老爺子,是因為我。」

喬御琛眼神微微一愣,挑眉:「林管家,掉頭,今晚我們去老爺子的別墅吃飯。」

林管家從後視鏡里看了喬御琛一眼:「少爺,這種時候,還是算了吧。」

「怎麼?」

安然拍了他的手腕一下:「這次就聽林管家的吧,我不想面對你爺爺。」

「你是我合法的妻子,而且現在肚子里也懷著我的骨肉,你不必怕那老頭子,而且,我會一直陪在你身邊。林管家,掉頭。」

林管家頭疼,「是。」

他正找路口掉頭的時候,安然臉色冷冷的道:「林管家,前面路口放下我,我自己打車回去,你帶你們家少爺回他爺爺那裡吃晚飯,我想,安心應該會挺高興跟你和你爺爺一起吃飯的。」

她說著,笑了笑看想喬御琛。

喬御琛蹙眉:「我是為了你才回去的。」

「可是你並沒有問問我願不願意,」安然表情平靜。

喬御琛沉默片刻。

安然道:「我不想面對你爺爺,理由想必你也清楚,不是只有你爺爺討厭我,我也非常討厭他。另外,我覺得你爺爺應該並不會相信,我肚子里的孩子,是喬家的種,在我看來,你爺爺這個人,猜疑心很重,沒有那麼容易相信別人。

這種時候,若安心有心挑撥,他一定會讓我給孩子做檢查,確定這個孩子到底是不是你們喬家的種。」

她太了解安心的招數,賣乖,裝善良,裝作愛喬御琛愛的欲罷不能,這是安心的拿手戲,而且戲非常好。

喬御琛現在因為對自己的愧疚,所以根本就不搭理安心,所以安心才會將注意力轉移到老爺子的身上。

對於現在的安心來說,老爺子也是在她失去了安家這個靠山後,唯一能依靠的人了。

可偏偏,現在她安然,就是不買這老爺子的賬,不買她的賬,任憑她耍進千般心機,只要她不在乎,那安心的心機就無用武之地。

聽了安然的話,林管家連忙道:「少爺,算了,對安心這種人,何必費心,總有人會收拾他的。」

林管家的言下之意,喬御琛也聽出來了。

喬御琛看向安然,「那就不回去了。」

安然看著他笑了笑,問林管家:「林管家,今晚咱們吃烤魚吧,不知道為什麼,這會兒特別的想吃烤魚。」

林管家笑:「是,夫人,我回去就讓阿姨準備。」

喬御琛無語的笑了笑,「你這幾天胃口好像明顯變好了。」

「我從網上查了一下,有些人的孕吐反應只有幾天,我可能就正好是這種類型的。」

「那真是再好不好,我總是覺得你太瘦了,正好,咱們趁這個機會,好好的補補。」

回到家,兩人一起上樓,林管家叫上阿姨去了廚房。

安然從洗手間出來的時候,喬御琛已經換好了家居服。

她邊將已經能束起的頭髮扎了個馬尾,邊走進了衣帽間,換衣服。

才剛脫完,喬御琛走了進來。

安然不好意思的用衣服擋了一下:「你怎麼進來了,快出去。」

喬御琛倚靠著門壞笑,抱懷看著她:「你身上,哪兒還有我不熟悉的地方,我們孩子都有了,你就別害羞了。」

安然白了他一眼,快速轉過身,背對著他穿衣服。

「你不知道距離產生美嗎?」

「我們最近沒有做過那種事情,距離已經夠美了。」

他走進來,她快速將睡袍穿上,白了他一眼:「你還真是,不正經的沒有下限。」

喬御琛笑:「我準備做個日常調戲老婆,刷存在感的流程。」

安然無語的搖了搖頭沒有做聲,只是要出去。

他長手一撈,環住她的腰,右手指撩了撩她的頭髮:「我們認識的時候,你還是短髮,現在已經算長發披肩了。」

安然抿唇一笑:「我不喜歡短髮,可是在監獄里沒有辦法啊。」

喬御琛眉心閃過淡淡的憂傷:「最美的年紀,卻無法隨心所欲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這個話題閃過,你進來是要幹嘛,難道不是有話要跟我說嗎?」

喬御琛撩著她頭髮的手,順勢在她額頭上點了一下。

「下午你睡覺的時候,我試探性的問過林管家了,他說自己沒有結婚的打算,因為他有喜歡的人了。」

安然覺得,這可真是個勁爆的消息:「林管家有喜歡的人了啊,怎麼從沒見他出去約會什麼的呢。」

「說是以前在國外念書的時候認識的,後來分開了,至於為什麼分開,他倒是沒有說,你也知道,他這個人話風很緊,他不想說的事情,你勉強他也不會告訴你的。」

安然點了點頭:「看來,林管家是個痴情的男人呢,他念書時候喜歡過的女人,直到現在還念念不忘,這可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做到的。」

喬御琛挑眉:「我怎麼覺得,你這話裡有話呢?」

「有沒有,你自己領會去吧。」

安然笑嘻嘻的說完,回到了卧室。

喬御琛跟在她身側:「我沒有你想的那麼花心。」

「誰說你花心了嗎?」

「你不是讓我自己領會嗎?」

安然無語的翻了個白眼:「所以,你就做賊心虛了一下?」

喬御琛上前,輕輕戳了她腦門一下:「所以,你這個小女人到底是在想什麼。」

「我就是覺得,楠楠姐……懸,誰讓你往你自己身上扯了,說你做賊心虛,不冤枉你吧。」

她壞笑,「那你倒是說說,你的前女友和前前女友,你更中意哪一個?」

喬御琛抱懷:「聽說,聰明的女人不會問自己的老公這種問題。」

「所以啊,我不是聰明的女人,我是八卦的女人。」

喬御琛挑眉:「八你老公的卦?」

「因為你比較有料。」

喬御琛壞壞一笑:「我的身材比較有料吧。」

安然無語的白了他一眼:「我覺得你的腦子比較有料,因為你成功的規避開了我的問題。」

「我對前前女友,也就是初戀的女人比較中意,對安心,從一開始就是因為那一晚上的幫助。」

聽她這麼說,安然笑了起來。

「你又笑什麼,你這個鬼靈精的女人,能不這樣笑著看我嗎。」

「我想到了一句話,不過要反過來說,你的嘴巴比身體誠實。」

喬御琛挑眉:「你就不懷疑我是在騙你?」

「我覺得,男人的行動力是騙不了人的,你可以在自己沒有那麼強大的時候,為了你的前前女友,跟你爺爺反抗,那就證明,你對你前前女友是用了心的。

至於對安心……老爺子對她很滿意,可你們卻用四年的時間沒有走進婚姻,只有兩個原因,第一是她不肯嫁,第二是你不願娶。現在擺明了,不是她不願意嫁,所以我才認為,你剛剛的話,很誠實。」

喬御琛看著她,沉默了好半響,真是個漂亮的分析。

也由此可以看出,她的心思剔透。

他對她的好,她不是看不見,只是選擇視而不見而已。

他看著她的眼神,溫柔了幾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安然看著他忽然溫柔的眼神,蹙了蹙眉:「我說錯了?」

「沒有,說的很好。」

「那你幹嘛這麼看著我?」

「長的美還怕人看?」

這話……安然看著他的表情滯了一下。

喬御仁追她的時候,也說過這句話,「然然你長的美還怕人看嗎?丑的人才怕人看呢。」

話一模一樣,就連表情和語氣都幾乎一樣。

她凝望著他,眼神裡帶著懷疑。

喬御琛看著她的眼神,穿透他似乎在看著別的什麼人。

他眉心微微蹙起,抬起雙手,握住了她的手。

「安然。」

安然回神,甩了甩頭,連忙將手收回,悶悶的笑了笑。

「抱歉,剛剛晃神了。」

喬御琛心裡微微有些失落,不過……

「當著我的面兒還能晃神,難道我還沒有把你迷住?」

安然不禁笑了起來:「好了,別開玩笑了,我們下樓去看看,什麼時候能吃飯吧,我餓了。」

她邊說著,邊往門口走去。

喬御琛望著她的背影,不過……沒關係。

畢竟,餘生陪伴她的人,會是他。。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